奇书 > 八极拳师的异世界之旅 > 第三章 决赛

经过与剑鬼的一番交流,我最终收下了他这个徒弟,毕竟像这种实力超凡的苗子收一收总不吃亏。杰克因为有了比自己大很多的师弟而沾沾自喜,走起路来都一跳一跳的。

我让他称呼我为大师,就跟贾利亚一样,以免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剑鬼欣然接受,约定了第二天地时间就告辞了。我跟杰克去路边摊吃了些点心当作晚饭,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杰克向会场赶去。决赛在中午,但早些去总不是坏事。我们一到会场,就看到剑鬼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席上。剑鬼从座位上一跃而起,飞也似的闪到我的身边。

“大师,早啊。今天就开始修炼吗?”

“不不不,下午就是决赛了,今天就先歇歇吧。”

“谨遵大师吩咐。”

“有必要说话那么拘谨吗?你看杰克,跟我说话就很随意啊,这样子反而显得亲切不是吗?”

“那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装了。总之既然今天不修炼,我就先告辞了哈。”

我点点头,也在观众席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或许因为还早,此时的观众席除了我们外一个人也没有。我试着回忆起剑鬼昨天施展的各种剑技,在心中模拟起应对的招式,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闪过。

“剑鬼。”

“大师。”

我们不约而同地向对方搭话。

“你先,我的事不重要。”我轻声说道。

“那行。昨天忘记说了,剑圣是使用暗魔法的天才,对付他一定要速战速决。暗魔法都是慢性子,需要浸染才能施展,但是一旦浸染完成,瞬移什么的都不在话下。昨天对练时我也用了暗魔法,但由于没有浸染,所以暗缚的效果只有一瞬,与剑圣对打时就完全不同了,中招了就意味着终结。大师你什么招都好招架,这样子破绽太大,该躲闪时还是尽量躲闪吧。”

“知道。话说回来,你是不是所有剑技都会用啊。”

“哈哈,被你发现了。不错,我的确会各派剑技,但学得多了难免不精,与剑圣那个全部剑技都炉火纯青的怪物还有差距。所以啊,昨天的对练仅供参考,实战时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我轻叹一口气:“对你老师我有点信心撒。”

……

“各位观众朋友,请不要眨眼,本次大赛最华丽的战斗即将打响,错过任何一秒都是损失!下面我宣布,决赛,白影战神对剑圣现在开始!”主持人大声疾呼,但这次观众们并未出声,而是静默着盯着赛场,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剑圣大人,这次对决您还准备让让晚辈吗?”主持发问道,脸颊上汗如雨下。

“决赛嘛。要是一场比赛都不用剑,还叫什么剑道大会?”剑圣拍一拍肩上的灰尘,轻轻一甩披风,跳跃到了场上。龙剑在他的腰间闪烁着幽蓝色的微光。

“那么,我也拔剑吧。”我象征性地敷衍了一句,把骨剑别在腰间缓步走上赛场。

剑圣搓了搓手,露出微笑:“小子,趁早投降,免得受伤。这次比赛我有必须赢的理由,但我不想被人说欺负弱者。”

“不知您是否看过我前几场比赛,我这个人啊,很有自知之阴,您无需多虑。比赛过程中,若我的确无力反击,自会认输,不会脏您的手。”我轻推墨镜,咂了咂舌。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看剑!”剑圣说着将龙剑扔向了我,自己三步并作两步,以伏地之势向我冲来。他的身子整个沉在淡淡的黑色薄雾中,变得有些模糊。

“止水之境,开!”我早已念完口诀,开启了止水之境,等到剑圣的动作变得可以辨认了,我便闭上了双眼。5秒预测,眼前确是一片黑暗,不好,也就是说他杀我连五秒都用不着!我赶紧讲止水之境切换为2秒,眼前才有了一丝光亮。龙剑朝我飞来,我侧身闪开,剑圣早没了踪影。下一瞬,剑圣从龙剑后窜出,手握剑柄,向空中斩去,“暮光之流·遁!”

我眼前一黑,自己竟出现在空中,正对剑锋,瞬间摆出流水之型,但尚未成型之时已被砍中,先是左手,随后是连左肩在内的整个头颅。顿时,鲜血四溅。

“真可怕。”我不禁惊叹一声,人向前顶上一步,先是一记透拳·春耕,击退飞来的龙剑,随后摆出惑拳·折燕之舞的架势,向后猛地鬼踏五步,以超音速逼近,并用爪一下子抓住剑柄,果然,有人手的触感!

“什么?怎么可能?”剑圣怪叫一声,一脚踢飞了龙剑,身体随之后退挣脱了我的手掌,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能破我这暗流涌动,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一介武夫罢了,不足挂齿。阁下这一记借物瞬移实在是妙不可言,在下佩服!”我拱手行了一个礼,双脚弓步舒展,双手呈掌型作流水之势。

“好眼力,不过也到此为止了。龙剑,采现世之微光,阴万千之浩劫!月光·鬼泣闪!”剑圣双手握剑,向前劈去,天空立刻暗了下来,四周旋即刮起狂风,一道如光轮般的剑气向我飞来,宽的吓人,又高到可以接天连地,几乎密布了整个赛场。

我闭上双眼,又一次看向数秒后的未来。场地整个被推平,剑气恰好波及到观众席正前方,我以流水之势招架,勉强护住了上半身,双腿从膝盖处断裂,流出的血珠却在剑气中迅速蒸发殆尽。

“你在犹豫什么?”耳边突然响起师父的话语。啊,是走马灯吗?

幻觉中,一个小孩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的,满身伤疤。他用沙哑的声音回答:“贯通之境中的红线好可怕!我,我不敢用,太恐怖了!再美丽的花朵,只有伸手抚摸红线,就会立刻枯萎,这红线对生命毫无怜惜,只要看到就叫我怕得不敢挥动手臂。”

“境由心生。不是你看到了才存在死线,而是死线从来都存在你只是碰巧看到。死线,实则是万物的破绽,唯有看到才可真的逢凶化吉,无坚不摧。同时,无需害怕,看见红线实际上也是赋予你主动避开的权利,练武之人不伤及他人性命,也得知道何为伤人才能引以为戒。”师父轻抚胡须,娓娓道来。小孩昂起面庞,轻轻露出微笑。

没错,不该犹豫了,是时候了!我猛然醒悟,开始默念口诀:“生为木,无水则枯,火焚为烬,生灵之灭,由此显现。八极归一,唯吾贯通!”眼前的景色立刻变得淡了,出现了红色和绿色的线,哦不,这一次几乎全是绿色的线,那道剑气恐怕真的无懈可击吧。不,不对,有一个,很小的一个红点!就在剑气的正中心,难道跟台风一样,外圈寸草不生,中心风平浪静?

“八极拳奥义,透拳·无影!”我大喊一句,使出了那超越光速的一拳,左臂立刻传来撕裂般的剧痛,每一根手指都像要断裂一般,掌心更是像穿了孔一般,不断的颤抖着。

再看向眼前,那道吞天剑气已然瓦解,场地已经被推平到我面前,剑圣喘着粗气,用龙剑支撑着勉强站立,刚才那道剑气,恐怕是他的杀手锏了。

单手实在不好施展拳法,此刻又是难得的机会,我用右手拔出了骨剑,使一记奥义·瞬步闪至剑圣面前。剑圣大惊失色,将龙剑一横来做招架,竟是“流”派的击水一式。来不及改崩拳了,况且崩拳单手也无从施展,若要破这一招,只能仰仗超越招架极限的攻击了!

“没办法了吗?”我自言自语道,握骨剑的手开始以固定节律施力,“八极拳奥义,铁合六艺·魔断·千峰尽折!”我告诉挥出骨剑,只见骨剑在一瞬间化为了粉末,剑柄以上完全消失了。

只听得卡啦的一声,那把银灰色的巨剑竟然断成了两截,龙剑的剑刃已被击飞到场外。

“什,什么?”剑圣勉强吐出一口气,随后立刻昏了过去。

我只感到左眼内的世界充满了红色,直到解除了贯通之境,才发现我的左侧额头竟然扎进了一块龙剑的碎片,鲜血直流,哦不,直喷来得更为恰当。我也已经站不住了,但还是用尽全力举起握住剑柄的右手,宣告着自己的胜利。裁判当即宣布了结果,四个大个子两人一组,将我和剑圣放上担架,向场下走去。。

这一次,我坚持到了医务室才晕过去。晕过去之前,还是清晰地听到了观众迟来的叫好声。

这一次,我睡了四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