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古神在低语 > 第24章 夜,沸腾!

翌日的早自习,窗外隐约传来清脆的鸟啼声。

顾见临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沉默地吃着一个汉堡,盯着手机发呆。

四面八方都是笔尖在试卷上摩擦的声音。

素来严厉的王主任请了假,而新来的代理班导基本不怎么管事,但班里的同学基本都很自觉的卷了起来,毕竟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谁也不会拿前途开玩笑。

只有苏有珠是例外,这姑娘已经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顾见临今天一大早找她要了那封所谓的情书,盯着上面的字迹看了很久。

前面告白的内容基本都是扯淡的,只有最后几句话有明显的暗示或警告。

“第一,他在告诉我,他能给有珠递情书,就能杀害有珠。”

“第二,他在警告我不要告诉别人,他知道我现在加入了以太协会,一旦他察觉到了危机,就会先拿有珠开刀,作为对我的惩罚。”

“第三,如果我后天没有准时出现在后操场的仓库,他一样会对有珠下手。”

顾见临食指轻扣桌面,旁边的手机屏幕里,赫然是小丑的个人信息资料。

“姓名:约翰·伯格。”

“位阶:一阶堕落者,魔术师途径。”

“身份信息:四十六岁,西裔男性,被检测出升华者资质后就读于密苏尔斯大学,哲学系古代工程学系双料硕士,半年前参与麒麟仙宫项目,担任维度检测员。”

“四个月前曾在血月屠戮事件中重伤幸存,抢救过程中发生精神畸变,当场杀死了三位护士,两位主治医生,挟持一位伤患人质逃离医院,并连夜利用身份权限,盗窃两件尚未运送入库的神话武装。后连续杀害五十七人,至今在逃!”

“推测:此人依靠神话武装的效果,很可能具备了某种隐匿或伪装能力,暂时没有任何已知的手段或能力,能够准确定位其位置。”

“注:此人或许拥有基因畸变能力,请务必小心。”

最关键的,还是魔术师所具备的超凡能力!

危险预知。

纸牌刀。

催眠术。

瞬移术。

死亡幻象。

这是魔术师途径在前三个阶段的所有能力。

考虑到小丑是四个月前成为堕落者的,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进阶了。

战力会有浮动,但大概率不会超过三阶。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以太协会或者陆子呈他们的身上,因为我不能确定他们行事作风,一旦消息走漏,让小丑察觉到危险,他就会立刻逃走。而他走之前,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就算我守在有珠身边,也不能保证她的安全。”

顾见临在心里分析道:“更何况,还有妈妈和苏叔叔。”

涉及到家人,哪怕万分之一的概率,他也不会冒这个风险。

这是他作为男性的担当。

而且小丑是必须死的。

倘若还有其他同党,那么也要赶尽杀绝。

否则的话,顾见临的家人永无安宁之日。

爸爸曾经说过,想要战胜一个犯罪分子,就不能跟着对方的逻辑走。

必须跳出他的逻辑,出奇制胜。

目前,小丑之所以能占据主动权,是因为没人能够找到他。

倘若他的隐匿能力失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陆子呈分分钟爆杀他。

“如果我能找到小丑,那是我独自一人承担所有的风险。”

顾见临敲击桌面的手指微顿。

首先,小丑是魔术师,是公认的前期最弱的职业。

危险预知只能感知到高位阶的敌意,对他应该是不奏效的。

催眠术和死亡幻象同属于幻术系,黑麒麟可以帮助他免疫这种能力的攻击。

上次在高架桥下,李长治的战斗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剩下的只有两个能力:

纸牌刀,瞬移术。

“小丑的位阶比我高,但我有双核驱动,还有枪。最关键的是他拥有畸变的能力,如果像李长治那样的话,的确是非常的危险,但是……”

顾见临想到自己当初穿越到麒麟仙宫经历,下定了决心。

他直接起身,拿起手机离开教室。

这时,苏有珠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

·

与此同时,校园角落的一角。

有人夹着手机,抽着一根烟,笑眯眯说道:“呵,如我们所料的那样,以太协会果然已经盯上我们了,十有**还派出了审判庭的人。”

通话里,传来嘶哑的声音:“亏你还能笑得出来,小丑。”

小丑熄灭了香烟,嗤声笑道:“干嘛那么严肃呢?以太协会的那群人,对麒麟仙宫一无所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当初我们到底挖出了什么。包括我手里不存之锁和安魂铃,相比起最完美的进化链来说,都不值一提。”

对方回应道:“如果没有不存之锁,你早就被审判庭给杀死了。你最好小心一些,如果不是以透支生命为代价,以你的位阶怎么可能收容那两件武装?”

神话武装的价值,要远远高于炼金武装。

但那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驾驭的。

想要强行收容神话武装,就必须要冒着被吞噬生命和灵魂的危险。

“只要能完成那位大人的任务,我们就能得到完整的计划,重获新生。”

小丑舔了舔嘴唇:“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会在后天下午六点半,拿到我们需要的东西,别忘了来接应我。临走之前,我会留给以太协会一个巨大的惊喜。”

电话里,传来严肃的声音。

“小丑,不要节外生枝!”

对面说道:“即便你获得了畸变的能力,也无法跟他们正面抗衡。”

小丑嘴角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容,说道:“但我会让他们自己对付自己。”

沉默了片刻以后,对面说道:“随你,顾辞安的儿子找到了么?”

“一直在我的视线内。”

小丑平静说道:“只要他的家人还在峰城,那他就跑不了。他在明,我在暗,占据主动权的人永远都是我,至于以太协会……呵。”

他嘲弄说道:“他可是顾辞安的儿子,以太协会能有多信任他?”

说完,他挂掉电话,叼着烟转身消失在阴影里。

小丑对自己很有自信。

他才是猎人。

而他的猎物,只不过是一个刚进入超凡世界的菜鸟。

对他来说就像是蝼蚁。

可以随时踩死。

至于以太协会和审判庭,不过是一群蠢货。

不值一提。

·

·

峰城二中的后门,空旷无人的花园里。

顾见临站在草丛旁边,低头看着那些尚未被清理的血迹,沉默不语。

血已经凝固了,呈现出深沉斑驳的暗红色。

还有动物的毛发,散落在地上。

花坛边还有宠物用的食盆,上面的食物早已经质变发臭,令人作呕。

顾见临强忍着恶意,仔细嗅着这些味道。

结合着昨晚看到的动物尸体,一步步的寻找线索。

被打翻的食盆,散落的毛发,地上喷溅出的血液,被染红的草地,还有青草被踩踏的脚印,泥土深陷的痕迹,以及情书上的字迹涂鸦,一幕幕线索串联起来。

侧写开始。

顾见临闭上眼睛,一步步在脑子里构建出凶手的人格画像。

他的残忍,他的病态,他的疯狂。

令人不寒而栗。

“男,四十六岁,性格阴暗,从小在国外的贫民窟长大,或许目睹过枪击案,经历过家暴,喜欢虐待动物。常年单身,长大后受过高等教育,精神状态极不稳定。”

顾见临顿了顿:“并且,有非人的特征。”

很好,跟资料里的对上了。

果然是你,小丑!

有那么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眼前闪过一幕诡异的画面。

锋利如刀的节肢,伴随着喷溅的鲜血,剖开了某种动物的腹部。

鲜血喷溅在某个人的脸上,还有癫狂嘶哑的笑。

染血的手,从动物的腹部探进去,摘出了一枚还在跳动的心脏。

与此同时,草丛上还有一缕白色的丝线。

一幕幕破碎的画面在脑海里稍纵即逝,像是飙车到极速时,窗外掠过的风景。

顾见临转身,在草堆里仔细寻找,竟然真的发现了一缕纤细的蛛丝!

因为这缕蜘蛛丝真的太纤细了,倘若不仔细观察,一定会忽略。

顾见临摸出一张卫生纸,小心的将其取下来包好,放进了口袋里。

人格画像基本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一一对比。

顾见临这次要在整个学校里找出一个可以隐藏身份的人。

工作量前所未有的大。

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不过没关系,今天的课他可以全旷,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找。

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来玩个游戏吧,猜猜我能不能……提前找到你。”

顾见临戴上蓝牙耳机,开始播放手机里的音乐,单曲循环。

伴随着古典婉转的旋律,如倾如诉的男声响起。

“1983年小巷,12月晴朗,夜的第七章……”

·

·

黄昏笼罩的校园。

教学楼,实验楼,办公楼,篮球场,游泳馆,公厕。

有的教室里,数学老师在已经在黑板上设了,台下五十个学生聚精会神。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戴着耳机的少年,从门外匆匆走过。

实验楼的化学老师还在扯着嗓子大喊,毛手毛脚的学生们拿着试剂,手忙脚乱。

窗外,有人收回了视线,转身离去。

篮球场上激战正酣,两拨校队成员你来我往,蓝色红色的队服交错,汗流如雨。

气喘吁吁的声音,篮球激烈碰撞地面的砰砰声,混合在一起。

看台上,只有一个人默默地看着他们,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

还有学校的游泳馆,穿着泳衣的女孩们在水中嬉闹,发育良好的身材曲线尽情的舒展着,水珠在雪白的肌肤上跳跃,她们在身影在水下游动,鱼一般轻盈。

隔壁的体育馆里,还有穿着白色蕾丝的学姐在练芭蕾,单脚着地轻松的旋转。

裙摆如百合般收放自如,美不胜收。

戴着耳机的少年默默看着她们,转身就去了公厕。

男厕的兄弟只觉得门外有个身影一晃而过,仿佛见了鬼一般。

刚从女厕里出来的漂亮学姐,就见到一个戴着耳机的少年倚在门口,正在发呆。

偌大的校园,顾见临像是一个孤魂野鬼,在所有人的身边匆匆走过。

脑海里不断侧写着他们的人格画像,记录在心里。

仿佛他的大脑里有一座记忆的宫殿,里面收集着一本本书籍,每本书打开都是属于某个人的人格画像,记录着他们最真实的一面。

如果是在成为升华者前,他或许还做不到这么夸张的事情。

但自从觉醒以后,他的侧写能力似乎也变强了。

这或许……是生命的进化。

几乎一个白天的时间,他甚至把以太协会安插在学校里的暗子都找了出来。

这一刻,夕阳西沉。

耳机里播放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音乐,开始了新一轮的循环。

顾见临扶着耳机,沉默地走向食堂,右手放在了腰间的手枪上。

他在黑暗里穿行,脚步越来越快。

仿佛踩着某种节拍。

“我们可以,遗忘,原谅。”

“但必须知道真相。”

“被移动过的铁窗。”

“那最后一块图终于拼上。”

砰。

食堂的大门被用力推开,微凉的风灌入进来,吹起满地尘埃。

阳光隐没,黑暗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笼罩了餐桌上正在进食的人影。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那个正在进食的人影,抬起了头。

顾见临站在黑暗里,跟他四目相对。

耳机里的旋律,演奏到**。

“我听见脚步声预料的,软皮鞋跟。”

“他推开门,晚风晃了,煤油灯一阵。”

“打字机停在凶手的,名字我转身……”

“西敏寺的夜空开始沸腾。”

·

·

死寂。

那个人举着勺子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顾见临却面无表情地坐到了他的对面,头戴着耳机,穿着整齐的校服。

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食堂的伙食不怎么样吧?”

少年把一封粉色的情书拍在桌子上:“你不该向我暴露那么多信息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