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元官方医务院。

甲六号,装修豪华的贵宾病房内。

啪!

装着温开水的杯子被用力砸在地上,然后裂成两半,浸湿了名贵的羊毛地毯。

陈麒麟看着杯子碎片,皱纹密布的脸上是极致的愤怒。

“再说一遍,我不需要吃药。出去!”

他浑身微颤,目光阴狠地看着来送药的护士。

“好……好的……陈先生。”

来服侍贵宾病号用药的护士小姐,瑟瑟发抖地端着药箱,退出病房。

过了一会儿,房门再度被推开,一名拿着文件袋,脸色蜡黄的矮个子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走进来。

“爹。您没事吧,可是吓死我了。”

坐在沙发上的陈麒麟余怒未消,瞪了大儿子一眼,怒声道: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你爹我今年都九十七了,在东元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人用粪汤浇了一身,老脸往哪放!”

“我那是故意装晕,你给我送医务院来干什么?”

陈玄武一脸尴尬:“您装得太像了,没看出来。我的爹哎,我也怕啊。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万一出个什么意外,咱们家的生意就全完了。”

陈麒麟脸色更难看了,冷笑道:“你可真是个大孝子。巡检所那面查出来没有?这次咱们损失大了,没个三年五年是缓不过来的,我一定要让这个人死。”

“没那么快。专案组刚成立,我刚去吴所媳妇儿开的古董店,买了两百块钱的古董,这案子他不敢不卖力。”

陈玄武说着,脸色也阴沉下来:

“爹不用您说,我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没完,一定要将这个畜生找出来。他缺德缺大了,咱们刚建的新楼啊,那么好的地段,就这么给人糟蹋了。”

见儿子处理得还算妥当,陈麒麟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

“另外,你再去城区建设所找王主任,钱不是问题,让他帮咱们协调一批人手,尽快将美食楼清理干净。”

“那是旗舰店,是咱们家的脸面,臭烘烘摆在那,一天不重新开业,就被人多笑话一天。”

陈玄武点头:“行,我等会儿去找姓王的小舅子,他们家新开了间茶叶铺,买上一百块钱茶叶就差不多够了。”

陈麒麟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冷声道:“玄武,你说这个涂粪怪人,会不会是那李无迭?”

“不能吧?”

陈玄武皱着眉头:“您之前让我教训教训那头肥猪,让他少搀和油饭仙人评选的事儿,我是叫了几个人去他的破店泼粪,他们也报案了。”

“后来,冯巡检来打了招呼,说案子压下去了,报案时死肥猪连个屁都不敢多放。我看,他没胆子干出这么大的事儿来。”

陈麒麟语气阴狠起来:“不管是不是他干的,都要收拾他。这胖子手艺确实不错,不能让他参选下一届仙人评选。”

“好,回头我就去办。”

陈玄武嘿嘿笑道:“我打听过了,他媳妇不能生孩子,每年都要交绝育税,欠着生育名额呢,这可是明摆着的违法行为。”

“我去财税所打个招呼,合理合法送他媳妇去劳改营呆两年,我看死肥猪还老不老实。”

陈麒麟微微颔首:“可以,就这么办。我累了,你去吧。”

陈玄武将文件袋放在茶几上,临走又提醒了一句:

“对了。爹,这是您办公室里的文件和银行支票。楼里现在臭的不行,我实在进不去,找了个不识字的小工拿下来的。我可没看啊,您瞧瞧是不是有漏拿的。”

陈麒麟摆了摆手。

啪。

病房门关上。

陈麒麟故意多等了一会儿,才撕开封口,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各种文书和票据。

今日他之所以忍着恶臭,也要亲自去办公室拿这些东西,实则是为了一本既是日记、也是账册的黑色笔记本。

那里面记录的名单和账目,都是要命的东西。

也是他在关键时刻,可以用来自保的底牌。

“嗯?”

陈麒麟尽是老人斑的脸上露出错愕表情。

“没有?玄武那小子拿漏了?”

他蹙着眉头,又仔细翻查了一遍,发现确实没有他要的笔记本。

“这是……”

不经意间,他发现了几页陌生的文稿。

看着上头用狗爬字迹写的一行行贿账目,陈麒麟眼角抽了抽,皱巴巴的额头瞬间沁出一层冷汗。

坏了。

日记。

可能被那涂粪怪人拿走了。

陈麒麟只觉得脑袋在嗡嗡响,两眼开始发黑。

这种东西,是他自保的手段不假,可若泄露出去,也是能要他命的存在。

这些年靠灵石币开道,他的餐饮生意做得可谓风生水起,期间贿赂过的官僚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

真被抖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官老爷死不死他不知道,自己是肯定要完蛋的。

“也……也有可能是玄武找的小工拿漏了。”

陈麒麟开始自我安慰。

可看到第二张纸末端的那一段话时,一切自欺欺人的幻想瞬间烟消云散。

(缺德仙人你好,我是你爹。)

(你的命根子在我手里,看到这段话时,请先默念三声爹,否则我会生气的。)

(你只有一天时间。)

(准备好一千元灵石币,注意,要不连号的新钞。还有,那个什么朱玉街四十八号弄得长生法器也要带上。)

(然后……敲断自己的右腿,敲断你儿子的左腿。注意喔,必须是彻底敲断的那种。)

(如何怕疼,本爹给你个建议,你们可以互相敲断。)

(在后灵历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整,带着钱和法器,前往DC区、夜猫大街的邮电通信所。)

(到时我还你日记,你给我钱。)

(记住!过时不候。报案、敢带狗腿子、我把你全家塞粪坑里淹死,顺便将你写的账目印一万份,洒满整个东元城,同时,法纪审查委员会也会第一时间收到账目的正本……)

(差不多了,就先写到这……)

(对了,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

(你这个不孝子,敢生你爹的气?)

(算了,暂时先原谅你,就这样吧……)

蓬!

看完纸上的内容,陈麒麟愤怒地起身一脚踹翻了沙发。

在外面听到动静的护士小姐,连忙推门进来。

“陈先生,陈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麒麟伛偻着背,浑身发抖,指着护士怒吼:“滚!我没让你进来,给我滚回去!”

“是,是。”

护士被吓得花容失色,用力关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