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眼中寒芒一闪,不管是谁,偷偷摸摸的跟踪,肯定是不安好心。

更有极大可能是豪哥的人,

还没来得及找他们麻烦。现在还敢跟上来?

李宇拿出对讲机,缓缓问道:“他们,现在距离你们远吗?”

“他们很小心,远远跟着,离我们有点距离。”大舅的话从对讲机那边传来。

李宇听到之后,想到如果调车,回去追赶他们,必定会被他们发现。

甚至有很大可能性被他们逃脱!

但是如果一直这样让他们跟着,跟到基地,

就会和之前的周升一样,在基地周围制造麻烦。

不行,不能让他们跟到基地,必须在基地之前就解决这个麻烦!

必须全歼,不能放过一个人。

李宇心中想到。

突然,灵机一动。

拿出对讲机,说道:“前面就是加油站了,到拐弯的时候,你们车速放缓下来,你们的车帮我遮挡一下,我下车。

我下车后,你们和天隆都继续开,等到了他们在我们之间,你们就下车,包围他们!”

大舅闻言,感觉这方法虽然可以消灭他们,但是有点危险啊。

“万一撞到你怎么办?还有你跳下来万一摔伤怎么处理?”大舅担心的说道。

李宇说道:“车速放慢一点,你们的车和我们的车拉开一点距离,时间应该足够我滚到路旁。”

虽然听到李宇这么说,众人还是有点担心。

毕竟在车行驶过程中,李宇跳车会有一定危险,即便车速放缓了许多!

但李宇依旧坚定他的想法,麻烦必须要解决。

在李宇的坚定态度下,加上李宇说到会穿上刚刚拿到的防爆盔甲,可以起到一定防护作用人。

大舅等人只能作罢,想着待会车开慢一点。

于是两辆车的人商定好,就按照这个计划行事。

车慢慢的行驶到了加油站。

防爆车开始减速,行驶到了重卡车的左后方。

李宇仔细看了一下前方,烈日当空,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

前面,没有什么丧尸,李宇心中微定。

杨天隆开的重卡车,也慢慢减速到较低的状态,李宇打开车门,

瞄准国道旁边的树丛方向,深呼一口气,

仿佛像一只猎豹一般,从车上一跃而下。

李宇双手抱头,尽量让身体弯曲,

采用半屈体方式。

在车的惯性作用下,脚尖落地,下落后借助腿往下蹲的过程,就势往前滚。

最大限度的缓冲冲力。

这种方式又称“倒地法”,是柔道基本技术之一。

李宇虽然没有专业学习过,但是重生前的那几年他可没少做这个动作,都是在生死存亡中,硬生生被逼着练出来的。

重卡车即便行驶速度降下来很多,但是为了避免后面跟着的人察觉,所以速度也没有降低到特别多。

这就导致跳车的惯性更大,伴随而来的就是李宇往前滚动的距离越长,力量越大。

跳下车的李宇,随着身子的滚动,直接滚到七八米远,直接撞到了一棵树上。

李宇被撞得闷痛,一股气从腹部涌了上来。

下意识的想要张嘴,李宇牙齿死死咬住下嘴唇,嘴唇被咬破,一股腥甜味道刺激味蕾。

硬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头晕目眩,还没来得及好好缓解一下,李宇屈身,直接往树后面一钻。

直到趴在了灌木丛中,将身体彻底隐藏起来。

而身后的大舅等人的防爆车,也从李宇刚刚跳下的地方驶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在灌木丛中,李宇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衣被划破,拳头上和胳膊处被擦伤,渗出鲜血。

后背上更是传来一股疼痛,估计是刚刚落地的时候,滚到了一个石头上。

李宇没有时间处理伤口,反而仔细检查了一下带着的枪械。

看到没有问题后,李宇松了一口气。

杨天隆在李宇下车之后,就迅速把车门关上了。

而在后车跟着的大舅等人,在挡风玻璃后亲眼目睹了李宇跳下去的过程。

太惊险了!

幸好车距拉的足够长,不然就撞上了。

大舅等人看着出了一身冷汗,而当事人李宇却波澜不惊。

这种事情,李宇之前做过很多次。

对自己狠,对敌人狠一点,世界才会对你好一点。

李宇潜藏在灌木丛中,慢慢调整呼吸,刚才剧烈运动之下,让他呼吸有些紊乱。

一边死死地盯着后面。

几十秒后,李宇看到正缓缓行驶而来的一辆黑色的SUV。

李宇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

成功了!李宇跳下车,没有让那帮人看到,那帮人还在跟着前面的防爆车。

这辆车从李宇眼皮子地下驶过,李宇透过灌木丛,

隐约看到车内坐着大概三四个人。

拿起对讲机,对着李铁等人说道:“车过去了,现在,你们可以掉头了。”

由于杨天隆的重卡车掉头困难,所以就没让他参与,让他停车在前面等。

李铁闻言,防爆车急停,倒车调转方向向后面开去。

此刻,李宇也从灌木丛蹿了出去,站在大树下,举起枪对着前方的那辆黑色SUV

而在黑色SUV车上的人仿佛也察觉到不对,特别是看到防爆车掉头往他们方向过来。

瞬间停车,匆忙的想要调车回撤。

正在这时,本就相距不远的李宇,直接拿着冲锋枪向SUV车轮胎射击。

砰砰砰!

轮胎被射爆,车内的人一阵慌乱,他们完全没想到,后面还有人!

黑色SUV车上的人,调车之后,想要迅速驱车离去。

但李宇岂能随了他们的愿,冲锋枪直接往驾驶位置射去。

砰砰砰!

瞬间,司机和另外一个人直接毙命。

但坐在副驾驶的人,刚好低下头,躲过一劫。

轮胎被打爆了,就算开着车离开,也跑不了多远,绝对会被后面车追上来。

副驾驶的人看到前方的李宇,仿佛下了狠心,瞬间握住车把手,稳住车况。

轮胎被射爆,但车依旧可以行驶,车轴咕噜咕噜,摇摇晃晃向李宇冲了过来。

李宇一惊,幸好刚才没有站在路中央。

看着眼前冲过来的SUV,李宇急忙躲到大树后面,这颗行道树,估计有十几年了,一人张开手臂都抱不住。

咚!

车辆撞到树,树叶簌簌的落下。

车头灯被撞碎,车头也有些扭曲。

车内的人也在撞击之下,被震得七荤八素,满目金星。

李宇迅速从树后面出来,举着枪对准车内的人。

“出来!”李宇满怀怒气,大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