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锦衣乐 > 第十八章 银子一锭又一两

孙家母女这厢好说歹说劝了贾四莲收下银子,三人回转杨花胡同,三莲在摊上早就等得心急如焚了,见四莲回来,拉着她上下打量一番,这才松了一口气,伸手指头狠狠戳她的额头,

“你说你……是存心我急死我吧!”

回头看了看正在收拾摊上残局的孙家母女,拉了妹妹到角落处道,

“你说你……管甚么闲事,你就不怕惹火烧身……”

四莲应道,

“眼看着她们要遭殃,我不能见死不救吧,再说了……是我到街面上拉了那位公子过来帮手的,总不能人家进了衙门,我都不去作证,这不是害人么?”

虽说是牟彪自家想来插上一脚的,不过去街面上叫人的总归是自己。

贾三莲气道,

“谁让你去叫人的,幸好我出门时娘还在午睡,若是让她知晓了你今儿干的事儿,你看她不打死你?”

贾四莲叹气,

“这样的事儿,今儿天不黑便会在胡同里传遍,娘迟早要知晓的!”

贾三莲没好气道,

“你即是知晓,为何还要去管闲事,你自己摸摸你身上哪块皮厚些,能经得住娘打几下?”

“三姐你放心,我有法宝!”

贾四莲神秘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一锭银子来,

“有了这锭银子,娘应该不会打我了吧?”

“你……你打哪儿来的银子?”

贾三莲一脸惊诧,贾四莲将银子的来处一讲,贾三莲哼一声,看了看对面的孙家母女,

“总算她们还有良心,我瞧着前头她们都不肯为那位公子爷做证,倒是你这傻子没头没脑的上去,心里便气得不成……”

顿了顿对四莲道,

“娘的话也有些道理的,那孙家母女就是惹祸精,你以后离她们远些!”

“嗯!”

贾四莲点了点头,突然又嘿嘿一笑,从袖子里再摸出一锭银子来,

“三姐姐你看……”

三莲瞪大了眼,

“你还有?”

四莲重重点头,

“三姐姐,我给娘一锭银子,剩下的这一锭银子,我们买些零嘴儿吃好不好?”

三莲闻言眼中放出光来,她是要出嫁的大姑娘了,身上还从未有过铜板儿,每日里看着贾老七同向氏要铜板,到外头吃吃喝喝耍乐,姐姐们没一个不羡慕的,三莲乍一听了四莲的提议,那是怦然心动,却是慑于向氏惯来的淫威,犹豫道,

“若是让娘知晓了?”

四莲道,

“这是孙家婶婶谢我的,我们挑一个娘不在的日子,在外头悄悄吃了,谁也不说,娘怎么会知晓?”

三莲听了想了想连连点头,

“好!”

姐妹二人商议着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两个妹妹偷偷带出来,背着向氏用那一小锭碎银子买些从未吃过的零嘴,

“说不得……还能买块布料……给三姐你出嫁用……”

三莲听了呵呵直笑,仿佛耳听着妹妹所言,那花布便到手了一般,笑的格外的欢喜,姐妹俩守着摊儿直到贾金城回来,这才收拾了摊子挑着担儿回家,刚一进门便听到向氏的喝骂声与六莲的哭声,

“我把你个没用的贱蹄子,只知晓败家的玩意儿……”

二人放了担子进去,正堂上见贾金城皱眉坐在一旁,五莲立在角落处,想劝又不敢劝,贾老七却是又恼怒又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打的好,贱蹄子就该好好打打……”

向氏见着姐妹二人进来,立时一瞪眼,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不快去做饭!”

二人见向氏一脸凶恶,连贾金城都在一旁没有说话,也不敢为六莲求情了,忙转身进了灶间,却是刚迈进去一步,便有一股子糊味儿扑面而来,三莲过去一揭锅盖,见一锅黑漆漆早就瞧不出原样的东西,她便知晓六莲为何挨打了,

“六莲把饭烧糊了!”

此时的穷人家,一粒米,一把柴都极是珍贵的,烧糊了今儿的晚饭,难怪连爹都不说话。

姐妹二这厢忙洗刷一番,重新做饭,待到做好后,四莲却是悄悄盛了一碗藏在了墙角的破瓦罐里,待众人用饭时,已是天色漆黑,六莲被向氏罚到院子里跪着不许吃晚饭。

饭桌之上向氏仍是气鼓鼓的,不过现下六女儿打是打过了,她还要寻四女儿的晦气呢,

“你今儿下午跑到哪儿疯去了?”

四莲刚扒了一口饭,见她兴师问罪,却是不慌不忙应道,

“今儿有人调戏孙家婶婶和倩娘……”

于是将今儿做的事儿全数讲了出来,贾金城听了眉头紧皱,向氏听了大怒,手里的筷子呼一声便飞了过来,贾四莲一偏脑袋躲了过去,便听她骂道,

“蠢货,谁让你去街面上叫人的,谁让你上衙门作证的?那孙家的一对狐狸精每日里卖个面都跟男人眉来眼去的,早晚是被男人糟蹋的命,人家说不得早巴望着进大户人家为奴为婢为妾呢,要你多管闲事!”

也是她今儿躲懒没出摊,倒让这小贱蹄子干出这等蠢事来,那孙家母女早点被人嚯嚯了才好,也免的同他们抢生意!

想到这处更加恼怒,起身作势就要对四莲动手,四莲见状忙道,

“娘你先别打我……你看这是甚么……”

说着从袖子拿出一锭银子来,向氏一见立时伸手去抓,只见的四莲的手明明伸向的是自己,这自己的手指头就快要触到白花花的银子了,四莲突然手掌一翻,银子在半空之中拐了一弯儿,伸向了贾金城,

“爹,这银子您收着……”

贾金城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向氏,向氏身子一僵,眼睁睁看着丈夫伸手将银子接了过来,

“你哪里来的银子?”

贾四莲应道,

“这是孙家婶婶感谢女儿上堂作证,帮她们讨回了公道,衙门里罚了那恶少银子,孙家婶婶也得几两,她分了一两给女儿!”

贾金城皱眉暗道,

“八角巷牟府,那不是锦衣卫指挥使牟斌的府邸么,这一回那孙家母女倒是烧了高香,得了贵人相助,想来便是周家事后想报复,也没那胆量!”

想到此处,对四女儿多管闲事的不悦立时便消散了不少。

于是又问四莲,

“那助人的牟家公子你可是认识?”

贾四莲摇头,

“不认识,在街面上偶遇到的……”

贾金城点头,没有再追问,只是赞了一句,

“孙家的寡妇倒是会做人,总算你没有白为她们担一场干系!”

向氏最听不得人说孙家母女的好,如今听自家丈夫居然出口夸赞对方,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好生难受,她有气不敢同丈夫撒,只能撒到女儿身上,瞪着四莲道,

“你个眼皮子浅的东西,人家一两银子就把你收买了,那衙门大堂是你这样的小丫头能去的地方,你就不怕官老爷把你拿了下大狱!”

贾四莲一面扒饭一面应道,

“娘,我们做一个月生意也赚不到一两银子,我不过跑了一趟公堂就得了一两银子,再说了,那衙门里的官老爷都是读书知礼的人,女儿只是去做个证,怎么会无缘无故拿我下大牢!”

你以为人人都似你一般,万事不分清红皂白,只知晓护着你儿子么?

向氏被她顶得心口更痛了,一旁的贾金城还要补刀,他瞪了妻子一眼道,

“你要不要吃饭,不吃便不要杵在那里……”

向氏气得身上肥肉乱抖,有心不吃吧,可今儿贾金城去城外办差,在农户家里买了一只腌鸡回来,今儿晚上蒸了半只,三莲全数宰成了小块,装了满满一碗,一家人除了六莲都能分上几块,她要是不吃不就便宜这几个贱丫头了!

想到这处向氏只得气呼呼的又坐下,待得想摸筷子去夹鸡肉,这才想起来,筷子早被她扔四莲了,当下便沉着脸使唤四莲,

“去给老娘拿双筷子!”

四莲抬头看了她一眼,刚要说话,一旁的三莲忙起身,

“娘,我去!”

她怕四妹妹又同娘呛起来,忙自己起身去拿,四莲看了一眼趁着三莲走开,连着往自己碗里夹鸡肉的贾老七,手疾眼快的抢着夹了两块到三莲的碗里,贾老七见状大怒,

“你敢抢我的鸡肉!”

四莲哼道,

“我拿回来的银子,能吃十几只鸡了!”

贾老七气呼呼应道,

“我也有拿银子回来的,我的银子够吃一百只鸡了!”

他这话一出口,向氏的脸大变,

“老七,你胡说甚么!”

贾老七脑袋埋在碗里,嘴上却还有空闲应道,

“娘,我是拿了银子回来呀,不是在你那儿吗?”

贾金城闻言立时听出味儿来了,问道,

“老七,你哪儿来的一两银子?”

向氏脸色大弯,先瞪了四女儿一眼,又瞪了儿子一眼,

“当家的,老七就是顺嘴胡说的……”

贾金城久在衙门,见惯了衙门里审犯人,他是连这点子眼力都没有,还在外头混甚么,当下脸色一沉,

“老七,你那银子怎么来的?”

贾老七半分不觉羞耻道,

“前头我用狗屎糊人车,被人打了两巴掌,人家赔我的!”

贾金城闻言眼角一抽,又问道,

“银子呢?”

“给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