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圣光大教堂 > 27,生意奇才

将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大教堂锁上,姬莉雅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山坡上破破旧旧的教堂,这个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地方。

而后,她便扶着千辰,带着伊维特向达达岛染坊走去。

来到达达岛染坊老板卡文斯的地盘后,尽管天色刚刚破晓,但这里却正干得热火朝天呢。

地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木料和金属构件,学徒们扛着木板走来走去,一旁还有铁匠生着炉火,师傅们在炉火边敲敲打打,忙的不亦乐乎。

而在场地中央,一个飞艇模样的东西已经逐渐成型,它两翼有着螺旋桨,上面有着很大很大的热气球。当然,此刻热气球并没有充气,只是软趴趴的盖在飞艇上。

伊维特看见那艘飞艇,微微一愣,随后竟忍不住低下头,捂着嘴,肩膀抽搐着笑了起来。

姬莉雅不知道伊维特在笑什么,她把千辰扶到一旁的草地上坐下,随后便向草地中间的飞艇走去。

飞艇旁,达达岛上的几名商人正在和工匠师傅们拿着图纸对着飞艇比比画画,议论不休。达达岛的染坊老板卡文斯也在其中。

姬莉雅来到卡文斯身后,犹豫了一下,拽了拽他的胳膊。

卡文斯回头一看,看见了姬莉雅。

这次卡文斯学精了,没等姬莉雅开口,他就四处张望起来。果不其然,很快他就看见了坐在远处草地上的千辰,虽然他一幅呆滞傻傻的模样,而且还穿了身黑色衬衣,但卡文斯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卡文斯急的跳脚,对姬莉雅说道:“你怎么又把他带过来了,快点把他带走,这里太危险了,又是木料又是人群,出事了你叫我怎么办呀!”

如果未曾见过沸腾之血爆发的模样,姬莉雅或许会对卡文斯的话感到不满。可当她见识到沸腾之血燃烧的恐怖之后,过去那么理直气壮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了,只是恳求道:“卡文斯,等飞艇做好了,能不能帮帮忙,把我们送去爱菲都,我去哪里有点事...”

她的语气极为低微,姬莉雅明白这个恳求很过分,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卡文斯低头听了一会儿后脸色都变了。

“姬莉雅,你是认真的吗...?”卡文斯喃喃道:“你怕不是忘了这艘飞艇是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了,现在你居然还想让他上去,你是准备让我们和那些爱菲都一样被活活烧死么?拜托,我们可不像你,我们是活人,不是石头啊....”

姬莉雅无言以对,她表情变了又变,却最终也只能无奈叹息。卡文斯的顾虑有他的道理,如果他真的不愿意,那她也只能想其他办法去爱菲都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伊维特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它抱着胳膊抬头看着面前的飞艇,嬉笑道:“喂,我说,大叔,这就是你们做出来的东西么,你们是打算去外面做生意啊?”

卡文斯听见问话,好奇的上下打量了眼伊维特,说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做生意。不做生意做这玩意做什么?”

“那你们打算怎么出去做生意啊?”

伊维特懵懵懂懂的问道。

“既然是飞艇,那我们当然要飞出去做生意啊…”

卡文斯无语的说道。

“你确定你们是要飞出去,而不是坐船出去么?”伊维特惊讶问道。

“坐船,不不不,如果是造船我们肯定在海边造了呀。在这里造推也推不到海边去了。”卡文斯理所当然的说道。

“啊哈哈哈哈哈~”

伊维特闻言却哈哈大笑起来,它那笑声很是爽朗,吸引了一旁师傅和商人的目光,他们好奇的看着伊维特,不知道它在笑什么。

“小...伙子?你在笑什么?”有人问道。

“拜托,别做梦了好吗?”

伊维特瞬间变脸,速度快的和闪电一样:“你们懂魔晶工程学,懂气体动力学么?如果是个正常飞艇,做到这个程度好歹也能飘起来了,可你看这玩意...”

伊维特踢踢了踢飞艇卡在地面的部分:“这么笨的家伙,你指望它能飞起来。怎么样,要不要打个赌,能飞起来我给你们一个五十个金德勒,飞不起来你们一人给我五十个金德勒。”

“喂,我不懂你就懂了?”

一名负责飞艇的师傅梗着脖子问,他很想表现的强势,但伊维特的问话的确让他没什么底气。

“嘿,我不懂我在这里跟你们吹牛批呢?”

伊维特走到一旁,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从过去那艘老飞艇上拆下来的零件,放到众人面前,说道:“诺,伯赫兰文,你们有谁能看得懂,又有谁能把这零件上文字的含义告诉我?”

一群师傅面面相觑,都不吭声了。对于伊维特的提问,他们无法回答。

伊维特丢掉零件,指着那群脏兮兮的工匠轻蔑的说道:“你们以为在船上安一个热气球就能让飞艇飞起来呢。飞艇是魔晶科技,魔晶科技你们懂不懂啊,那个气球只是用来转向的。如果只用热气球就让飞艇飞起来,那个热气球得有多大。还有这些零件,你们当真是安的乱七八糟的。这玩意就算飞起来,飞不到几公里就要解体掉到无望海里去了。飞艇的核心技艺在于平衡,那可是高度的艺术。如果没有平衡的话,别人能飞十公里的魔晶你们连半公里都飞不了,你们现在告诉我,要拿这种东西飞去外面做生意,不是做梦是什么呢?”

伊维特叽叽喳喳的指着飞艇一通批评,很快,那些师傅脑门上都开始流汗了。当伊维特停止批评时,在场的商人和工匠竟无一人敢反驳。

“这位...”

师傅们犹豫半天,显然他们也不知道伊维特究竟是男还是女,为了稳妥起见,他们甚至还私下商量了一下,才派了个头发花白的老师傅出来拱手说道:这位...年轻人,术业有专攻,是我们有眼无珠,达达岛已经封闭很多年了,不知道外面的发展。不过您看起来很懂的样子,请问您是不是懂飞艇的修理呢?”

“修飞艇,简单啊。”

伊维特从地上捡起一块木头,往空中微微一丢。

顿时,那块木头竟然在天空中飘浮起来,好一会儿才缓缓落下,它傲然说道:“如果我能让木头飘起来,自然也能让飞艇飘起来。”

这一手让在场的师傅和商人放下一切心服口服,他们纷纷围到伊维特身边,想要说什么。可伊维特又伸出一只手,拦住了他们。它笑嘻嘻捏了捏手指,“当然了,想求我办事,这个是不能少的。”

“呼~”

师傅们不以为忤反而欢呼雀跃,只要能用钱解决都好办,毕竟修好了飞艇,就可以到处做生意了。况且已经搭进去这么多,不在乎再多一点,就怕飞艇飞不起来。

“钱好商量,只要能修好飞艇,多少钱我们也出。”

几个商人聚在一起,异口同声的说道。

但是伊维特接下来的话却让在场的人如坠冰窖。

“一万金德勒。”它面无表情说道。

“一万金德勒!!”

那些商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尖叫道:“你怎么不去抢啊,一万金德勒能买一艘新飞艇了吧!我们要是有一万金德勒还用得着修这玩意么!?”

“哦~?”

伊维特不为所动,它挑了挑眉毛,愉悦道:“那你们就去买好咯,如果你们可以穿过海妖密布的无望海,去法加尔群岛或者其他旧大陆的地盘买飞艇,我不介意哦~”

伊维特的话让这些商人和工匠无言以对,如果铁门大桥无恙,如果无望海里没有海妖,那他们当然用不着飞艇。只是现实并没有那么理想,摆在达达岛这些商人面前的,是异常残酷的现实。

卡文斯站了出来,说道:“一万金德勒的确太多了,咱们整个达达岛一年的收入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万金德勒,您看,能不能便宜点,我们可以贷款,也可以分期付款,只要价格合理的话。”

“嘻嘻~谈生意,我喜欢~”

伊维特笑嘻嘻的说道,它坐在木料堆上,翘起二郎腿。

“那你们觉得,多少价码合适呢?”

卡文斯立刻回到众人身边,一群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小声商量起来,商量了半天。卡文斯又出来了,“咱们的确可以出钱,您看...”

“多少?”伊维特立刻问道。

卡文斯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五百金德勒...分期付款...”

价格直接被砍了二十分之一。卡文斯和一群商人屏住呼吸,等待伊维特的回复。

“成交。”伊维特想也不想说道。

“咦....?”

这下轮到那些商人们惊讶了,他们没想到伊维特会这么好说话。居然这么快就同意了,一群人面面相觑,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我还有个小要求。”

伊维特嘻嘻一笑,它指着身后的姬莉雅和千辰,说道:“飞艇做好了,我要带上他俩一起过去。”

这下那些商人全都急眼了。

“万万不可啊!”一名老商人急的几乎要跳脚:“那可是虞帝国的士兵,身上有沸腾之血的,我们估计这艘飞艇原本就是在天空中飞行的时候被沸腾之血给烧毁了,这才坠落在达达岛的...您现在又让他上去...”

“哼!”伊维特抱着胳膊,看着在场的商人和工匠不屑冷笑道:“又想赚钱,又不想担风险,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一个个都像你们这样,飞艇这种东西永远都不会出现呢!”

被伊维特一通斥责,商人们还有些不甘心。

“可是...可是...我们付了钱的...”

“签合同了么?我答应了么?”

伊维特连珠炮一样咄咄逼人说道:“我可告诉你们吧,爱菲都人和虞帝国人可没有你们这么胆小,像你们这样畏首畏尾的,连这点不确定性都无法忍受,注定一辈子都出不了达达岛,实话告诉你们,过了我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们再想出岛,难!”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

染坊老板卡文斯突然说道,他站了出来,看着一众工匠和商人,恳切说道:“现在达达岛受雾气影响,植物收成不好,海妖这些日子也不来岛上了,蓝晶石储备也越来越少。如果还困在岛上,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了。现在,飞艇修好也得修好,不修好也得修好。”

“卡文斯,可是...”

有人看着千辰,满眼恐惧的还想说什么。

但是卡文斯摇摇头,抬手打断了同伴们的话:“我明白大家的顾虑,也明白这其中的风险。但是我想这位虞帝国士兵去爱菲都是一趟单程旅行,他愿意离开也好,不然总是呆在岛上也是一个定时炸弹。

如果飞艇修好,这第一趟旅行,我卡文斯愿意单独带着他们离开,如果飞艇出事或者有任何风险,都由我独自承担。”

众人看着卡文斯,又看着草地另一边呆坐的千辰,吞了口唾沫,不敢说话。

“这还差不多,有点生意人的气魄。”

伊维特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随后,它拍了拍手,一卷羊皮纸和几只鹅毛笔从虚空落入它的掌心,“来,签合同吧。”

卡文斯接过纸笔,和一群人开始商议起了合同的细节。

伊维特站在一旁,对姬莉雅微微一笑,眨了眨眼。

姬莉雅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几分钟不到的时间,这个不明白性别的家伙不仅搞定了她觉得完全搞不定的事,居然还让卡文斯和那些商人给了它五百个金德勒。

她看了眼呆坐在草地上的千辰,突然觉得他那一百个金德勒丢的一点都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