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昆开口赶自己走,陈晋也不生气,他也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是把林昆给惹毛了。

“行!”陈晋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合作越快,昆哥!”

随着陈晋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开始跟着陈晋朝大门走了过去。

陈晋这伙人的动作还真的是有够迅速的,从陈晋带着这么多人走进林昆家的大门,到现在准备带着人离开,总共加起来还不到十分钟。

也不知道陈晋是不是有点乌鸦嘴的天分,就在他打开林昆的大门,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是发现,林昆的大门口已经是站满了人。

眼前这些人,有不少的便衣,后面也是跟了更多穿着制服的警察,他们都是手持武器荷枪实弹,甚至陈晋都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眼前这应该是有两队人马,而且好像还是属于不同的系统。

扫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些警察们,陈晋看到了华生,还看到了一位喊不出名字,但是相貌有点熟悉的高级督察,不过华生的好搭档马军,这次陈晋是没有看到他。

门口突然是出现了这么多的警察,可是把林昆给吓了一跳,这个时候林昆已经是在考虑,应该是用什么样的借口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陈晋的头上去,也别怪他林昆不讲江湖道义,就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搞出的事情,要不然他林昆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

看着眼前的这群警察,陈晋的表现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呦,这不是我们的卧底警察华生哥么,听说你打死渣哥,是因为贪了他们越南帮留下的好几百万黑钱,你现在又出来带队,这是身上的麻烦处理完了?”

被陈晋这么一说,华生的脸是涨的通红,“陈晋!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别以为这么说就能够把水搅浑,我跟你说,陈晋,你这次完蛋了!”

“完蛋了?”陈晋很是诧异,“我吃的好,睡得好,身体也是非常棒,我怎么就完蛋了?难道华生哥现在不光是回到了警队,而且还会算命了?”

“这卧底一趟,业务能力增强的很厉害啊。”

看着陈晋这嚣张的模样,华生真的是没有忍住,“陈晋,我告诉你!这些天我们警方可一直都是在盯着你,你以为你跟林昆两个人的交易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其实这一切都是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前面我们是故意抓那些不痛不痒的小人物,就是为了让你放松警惕,现在被我们人赃俱获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换一个人在陈晋的面前这么说,他或许还会相信,但是现在情绪激动的华生,那还是算了吧。

前面抓那些不痛不痒的小人物,到底是为了让陈晋放松警惕,还是直接打草惊蛇,这种事情在每个人的嘴巴里也都是有着不一样的答案。

陈晋依然是不把华生放在眼里,“人赃俱获?华生你这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现在在说梦话?我也是当过警察的,警察也不能够一手遮天,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我们四海公司,可不是你随口污蔑的对象,华生,你刚才所说的话,已经是对我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等会我的律师会来警署,我要告你!”

“哼!”华生根本不在乎这个,“陈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你还是让你的律师好好想想,怎么样在法庭上为你辩护来的好一点。”

“现在,把你手里的箱子交出来!”

陈晋摇了摇头,“华生,我也当过警察,在正常情况下,进行搜查必须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除非在执行逮捕、拘留时遇紧急情况,才可以无证进行搜查。”

“搜查令呢?拿来我就给你箱子!”

看着华生的表情,陈晋摇了摇头,“看你的这个模样我就知道你没有搜查令,华生啊,知法犯法可是罪加一等的!”

没有再让华生开口,旁边这位高级督察站了出来,“四海公司陈晋,这几天你的名字我可是听了很多遍了,你果然就像是我听到的那样,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我姓秦,如果不是因为某些败类,或许我们还是同僚。”

陈晋笑了起来,“其实我们还是有机会一起共事的,秦sir,只要今天你不动我这个箱子,我觉得我可以成为警方的一个线人,卧底什么的,虽然我们四海现在规模还不大,但是有些消息我们还是比警方要灵通的。”

陈晋说话时候的表情跟刚才一样是带着一点戏谑,但是在周围其他人看来,陈晋这已经是非常的心虚,已经开始千方百计的想要寻求退路了。

秦sir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不好意思啊陈晋,你这个要求我无法答应!”

听见秦sir拒绝,华生这个时候是笑的非常的开心,“哈哈哈...陈晋啊陈晋,你不是很得意么?不是很嚣张?不是问我要搜查令么?”

“我现在看你怎么死!”

一边说着,华生一边跨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陈晋手里的箱子,准备把他夺过来。

看见了华生的动作,跟在陈晋身后的王建国他们几个,也是立刻围了上来,准备动手,而王建国他们的动作同时也是引发了外面警察们的连锁反应。

看着眼前的形势,王建国他们几个都是有点后悔。

他们后悔的当然不是跟警方作对,而是因为陈晋的命令,他们今天都没有带上家伙,如果手里有枪,哪怕走不了,也能够多拉几个垫背的。

但是哪怕他们手里是没有武器,哪怕是面对这么多手持枪械的警察,王建国他们几个也是没有打算束手就擒,而是冷静下来,准备做最后一搏。

陈晋也是看到了他们几个人的反应,伸出手拦在了王建国的面前,“别冲动,配合警方,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陈晋松开了提着箱子的手,让箱子落到了华生的手里,“华生,你最好小心一点,箱子里的东西很贵的,万一出现了任何的问题,我一定让你倾家荡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