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炼气士,就是炼化气,使用气的人,这天地之间,存在许多悬浮在空中的力量,或游离于天地间,或附着于事物上,充盈在这世间的每一隅,这种力量谓之“灵气”!”

“炼气士将灵气吸收进体内,随后将灵气提纯,炼化,化为己用,便成了所谓的“真气”,继而用真气施展术法!”

说完这一通,邓遂摊了摊手:“是不是很简单?”

吴驹点点头,光看原理确实不难理解。

最让他在意的是邓遂所说的吸收灵气入体内……这不正是呼吸法吗?

他思索片刻,当即问了出来:“呼吸法和炼气士有关吗?”

邓遂疑惑:“你竟然知道呼吸法?”

“从一个古籍里看到的。”吴驹眼睛都不眨的胡扯道。

“古籍?可鲜少有炼气士的事情记载在书籍上,不过我听闻有人会把自己的修炼法门编到书里,变成书的一部分,继而隐藏起来,不会真的有人这么做吧?诶,那本书叫什么名字?”邓遂连忙问。

吴驹深吸一口气,若有其事的说道:“斗破苍穹!”

“好霸气的名字啊!一看就不凡!”邓遂眼睛一亮,更觉得有可能了:“书还在吗?”

“不在了,多年前在一个行医朋友带的几本医书里翻到的,现在他早已不知道带着书到哪里行医去了。”吴驹担心邓遂真的向他讨要,连忙叠了好几层buff,断绝一切可能。

“那太可惜了,指不定就是一场机缘呢。”

小小的感叹了一番,他旋即进去了正题。

“呼吸法确实是炼气士用的一个词,是吸收气这个阶段的法门。

不过一般的法门其实不足以叫呼吸法,只有高级的法门,才会叫呼吸法,又或者叫导引术。

其特点就是运转时丹田就像一呼一吸一样,会自动吸入灵气,将灵气里的一些杂质呼出去,给炼化灵气的阶段省了一些事。”

“除此之外,呼吸法使用的时间长了,就会真正融入到呼吸之中,会随着呼吸自然的催动,修炼速度事半功倍!”

“空气净化器加……挂机器?”吴驹心中莫名的出现这两个名词。

他连忙又问道:“你刚才说呼吸法是吸收气这个阶段的法门,那炼化灵气呢?”

“那就是所谓的功法了!自然也有三六九等,好的功法炼化速度快,真气纯度高,修炼起来当然也就事半功倍了!”

“还有的功法会有特质,这个太复杂就不说了,举个例子,我的功法就是和速度有关。”邓遂说。

吴驹点头,若有所思。

这么说来,那无名经书便是一门功法了!

“简单来说,吸收气是呼吸法或者导引术,炼化气是功法,使用气就是术法!”邓遂说。

“明白了!”吴驹点头。

“那炼气士有境界之分吗?”

“有!正常来说分为九个境界,分别是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真吾,问道,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九层。”

“能分别讲讲吗?”

邓遂欣然同意。

“所谓炼体,是吸收天地灵气洗涤自身,创造一个可以供真气容纳的容具。

筑基是正式吸收气体,凝聚出气海和丹田。

金丹是炼气的一个更高阶段,也是炼神的开始。

元婴是金丹破碎后诞生的神识的一种初始形态。

化神,所谓的神便是元神,是元婴的进一步形态。

合体乃是人与神合。

渡劫是渡天劫,经受天地的考验,同时突破自身桎梏,算是炼气士的一道大坎了,从古至今命丧于天劫之下的绝对数以万计。

真吾是渡劫之后的阶段,取得是成就真我之意。

最后的问道,便是问鼎大道之意了!

这一阶段和前八个境界完全不同,靠的是悟道,所以其层数划分也是最模糊的一个境界。”

邓遂一通长篇大论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润了润喉。

吴驹花了一点时间消化掉这些知识,随后忍不住问道:“那……问道之上呢?”

“问道之上啊……”邓遂听到这话,又多了许多感慨一般,长吁短叹了好一阵才说道:“问道之上的境界,有人说就是仙神……”

“仙神?”吴驹不由得一惊,但又注意到邓遂话语中的感慨,于是问:“有人说……是什么意思?”

“随着时间推移,已经鲜少有人踏足过问道之上的境界了,甚至踏入问道的都极少。”邓遂摇摇头,说道:“成仙之路,已经断绝了!”

吴驹心头一凛!

二人沉默了好一会,吴驹又问道:“那你是什么境界?”

“我?真吾巅峰,正在找寻自己的大道。”

邓遂说完自己,转头又给吴驹类比了几个人:“当日河谷中,那苏纵乃是半步问道,大司命和我一样是真吾巅峰,和苏纵交战的那个使用道家术法的老者也是真吾巅峰,山鬼是真吾六层。”

吴驹点点头,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湘夫人呢?”

“湘夫人?”邓遂眼中闪过一丝惊叹:“她可能是那场战斗中唯一一个问道境,也有可能只是半步,不好说,她毕竟出手的少。”

吴驹点点头。

“那怎样修炼?每个人都能修炼吗?”他又问。

“当然不了。”邓遂摇摇头:“是否可以修炼,要看资质,有些人天生就能沟通天地灵气,有些人则无法与之契合,这便是所谓的资质!”

“资质越好,上限越高,修炼速度越快,事半功倍,资质越差,则恰恰相反。”

邓遂叹了口气:“现在天地间灵气越来越稀薄,有资质修炼的人也越来越少,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许哪一天,炼气士就要消失在历史中了。”

吴驹又问道:“那怎样判断是否有资质?”

“这个倒是简单。”邓遂在怀中掏了掏,找出一张发皱的小纸条:“这就是一门呼吸法,你试试能不能沟通灵气就行。”

吴驹正要接过,突然想起什么,所以手却在半空中止住了:“炼气士的修炼法门应该都很珍贵,不轻易外传吧,这是不是不太合适?”

“没关系。”邓遂摇了摇头:“正常炼气士的法门确实都是秘密,但这是金吾司的入门级基础呼吸法,对于你来说不算秘密,平常有人来找我问炼气士的事情,我也是给他们这个的,大王也知道。”

“那就好。”吴驹松了口气,接过纸条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