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书我不要当炮灰 > 第二章 初来乍到

还没等齐轻收拾好心情,木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

齐轻尚未从自己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脑子还有些糊,听到敲门声就立刻做出了回答。

门外的人似乎有被她的秒回吓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应,那声音稚嫩中带了些许怯意。

他像是怕惊扰到齐轻似的小声说道:“师父,您身体好些了吗?今天是中秋,大师伯让我来请您去逍遥峰。”

等等!师父???外面是男主吧?是男主吧?是叶霁清吧?

他应该不会杀我吧?对!他现在应该没那本事杀我的,不怕不怕!

但想到原著中自己这身体何等凄惨,齐轻还是忍不住害怕。

但她还是强行压下对死亡的恐惧尽力用平缓的声音回复道:“我知道了。”

但门外的身影并没走开,就这样静静等候着。

既来之则安之吧!齐轻轻轻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开始了梳妆。

嘿!这原主长得不赖嘛,瞧瞧这脸蛋,瞅瞅这身段,活活一美人胚子啊!

打开衣橱,哇靠!这么有钱!这红的黄的蓝的绿的,颜色多种,款式多样…但为啥都这么艳呢!

齐轻从中挑了条没那么花里胡哨的黑色劲装,经历一通摸索穿在了身上。

然后,她又在发型上犯了难。

这长头发怎么梳啊……这发带怎么系啊…为什么这么难啊!

在一翻苦苦挣扎后,齐轻终于……绑了个看得过去的高马尾,推开了门。

阳光倾洒,小小少年站在光中,身后是阴亮,身前确是一片阴暗。

听到开门声,他抬起了头又迅速低了下去,喏喏叫了一声“师父”。

“叮咚,与男主连接成功,系统服务正式激活,任务开始!

常规任务:1.每日任务,宿主7777与男主距离不得超过五百米,同时宿主每日每日须与男主进行友好交谈。

2.常规任务,宿主任务期间不得被发现真实身份。

每日任务每日完成积一分,失败扣五分!请注意:积分低于零宿主将受到惩罚!常规任务失败,宿主将受到严厉惩罚。”

齐轻:???一分和五分是不是不太对等?还有惩罚又是什么鬼啊!?系统你给我粗来!这不公平!

“师父?”

久久没有听到齐轻回复,叶霁清又轻轻叫了一声。

“没事,我们走吧。”齐轻回过神。

然而,她还还没走过门槛便摔了个狗啃泥。

齐轻:我就说这裙子这么长肯定得扑街嘛!!!杀了我算了吧!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叶霁清连忙扶起她,齐轻脱口而出的“谢谢”却是让他愣在原地……

齐轻自觉失言,毕竟原主可不像是会道谢的主。

完了完了,男主好像挺聪阴的,他不会发现这壳子里换了一个人吧!!啊啊啊!!天要亡我啊!

但叶霁清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默默在前头引路,不知怎的看着那白色身影,有些难以抑制的情绪便涌了上来。

才进凌云宗一年不到呢。

虽说原著中这时候的齐轻还算正常,最多也就罚他几顿饭,做些脏活累活,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齐轻本来心中只是把面前人当做纸片,但看到以后,却是怎样都无法代入原著中的那个疯批。

齐轻嘀咕了一声“好奇怪”随之跟了上去。

凌云宗主峰,苍穹顶。

“诶嘿,小师妹,今儿个怎的来这么迟。”

齐轻现已开发出了系统的新用法,于是乎,在见到来人时系统就响起了“叮咚”声。

“角色姓名,欧阳煊,凌云宗山水峰峰主。”

哦…欧阳煊,那个吊儿郎当的老六啊。

“五师兄不也才到?”齐轻回应道。

“哎呦呵,奇了怪了,往日你不都直接给我翻个白眼然后就走了?

还有你这说话腔调,这穿着,这头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哪个孤魂野鬼夺舍了呢!

大师兄前个儿给你说什么了,让你这么一副模样。”

“没什么,也就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丢了些记忆罢了。”

齐轻在路上思来想去总结了这么多年看小说的经验,为了不被人发现换了个芯子,就决定扯了这么个理由。

反正按照小说这段时间原主也确实走火入魔了,而这阵子一过,原主就开始发疯,疯狂虐待男主,也为自己最后的悲惨命运做了这么一个铺垫。

齐轻在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过来得早,要是原主开始发疯以后才过来,那她岂不会很惨?

而一旁的欧阳煊听了齐轻的话则大喊大叫起来:

“哦,走火入……走火入魔???!!!”

但齐轻没再理他了,转身向自己的座位走去,却错过了身侧叶霁清眼中闪过的一抹希冀。

七个座位并没有坐满,而她的位置就在主位旁边,虽说凌云宗各峰主关系都很好没有什么番位之争,但这也足够看得出来这一众师兄对原主多宠。

齐轻并没有和周边人打招呼,因为根据原著,原主就是这么一个不讲礼的主,总是垮着个脸,像是别人欠她个百八十万的。

而因为原主在原著中是个不出五十章就挂了的炮灰,再加上作者的辣鸡文笔,以至于这些细节连个一笔带过都没有。

齐轻也是在路上依靠了自己强大的记忆力自己系统的补充才零零散散凑了个大概。

齐轻不打招呼不代表别人不跟她打招呼,方才落座,主位上的男人就开了口:

“方才听你说练功走火入魔,现在如何了,可需要让六师弟给你看看?”

而系统也适时响起:“角色姓名,薛靖岳,凌云宗掌门,苍穹顶之主。”

嚯哟,这不就那倒霉蛋大师兄嘛,原著中齐轻被俘,二话不说提着剑就去救然后不幸被已经入魔了的男主反杀,头还扔到了齐轻面前天天看着。

而此后,凌云宗那葫芦娃救爷爷似的一个接一个的行为也激怒了叶霁清,于是凌云宗被灭,齐轻精神深受折磨,最后不得善终。

齐轻在心中浅浅的叹了一口气,正想回话,嘴巴却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我如何我自己最清楚,便不劳诸位师兄费心了!”

下一秒嘴的控制权就恢复了过来,齐轻一愣,然后就疯狂轰炸系统:

“统砸统砸,咋回事啊!我没说话啊啊啊啊!!!不会遇鬼了吧!!!”

“系统066竭诚为您服务,问题检测中……请稍后……滴……”

即使齐轻语气不快,薛靖岳面上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愉,反而温柔地道:

“其他几位在外面历练的师弟今晚也会赶到,今年总算是能吃个团圆饭了。”

齐轻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声“嗯”,心中不断轰炸着系统,但却都像是石入大海,难起涟漪。

无奈,她只得把注意力转移回来,目光投向下方,一个临时搭建的擂台之上两个少年正打得火热。

擂台边上围着一众穿着凌云宗校服的弟子,传出阵阵叫好声。

齐轻:我草,真的打斗诶!戳这边,那边,诶嘿小伙子这剑挺快,这身材挺好诶!这可不比电视剧里带劲啊!

一旁的欧阳煊见她看得正起劲,而一旁的叶霁清却低垂着头,沉默不语,便开口道:

“小师妹,你这徒儿也收一年了,平日里也不曾让他去其他峰逛逛,今儿便让他去玩玩吧!”

齐轻看了眼身旁乖巧的叶霁清,轻声问了一句:“你若是想便去逛逛吧,不必在我身旁侯着。”

突然被cue到的叶霁清瞪大了眼,半晌才细若蚊声道:“可……可以嘛…”

哇靠,这脸,这声音,可爱到犯规了吧你!!!

面对这么一张脸,身为颜狗的齐轻觉得敢对他说句重话都是有罪,同时再次谴责了原主的煞笔行为,微微笑道:

“自然。”

叶霁清愣了愣,眼中仿佛迸射出一抹光芒,小声说道:“谢…谢谢师尊。”

孩童天性本就爱玩,叶霁清这一年可谓是被原主打压得狠,门都不怎么让他出。

看着叶霁清雀跃的背影,齐轻的心更疼了……。

哇靠,原主还是人嘛!多可爱一崽崽!就算摆在身边那也赏心悦目啊!!!她是怎么下得去手的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