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期待着陆言继续讲下去的时候,陆言却是抄起惊堂木一拍。

“诸位,今日说书便到此结束了,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众人听到陆言这样说,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忍不住闹了起来。

“陆先生你怎么能这样呢!”

“这听得这起劲呢,怎么就没了呀!”

“后来呢?哪吒抽了三太子的龙筋,有受到责罚吗?”

“陆先生,陆师,陆师祖!你就再说一段吧!”

面对众人的哀求,陆言微微一笑,说道:“今日说的也不少了,咱们还是等明天吧。”

这故事精彩纷呈,一段**接着一段。

如果继续说下去,众人是永远也没有一个满足的。

倒不如留下一个小小的尾巴,吊一下众人的胃口。

大司命看着陆言,忽然掏出一锭金子丢到陆言面前的桌子上。

“故事说的不错,这是赏给你的。”

说完这番话,大司命便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陆言,想要看看陆言会有何反应。

陆言笑着拿起那不知道被放在哪里,还很温热的金锭,拱手说道:“那就多谢这位姑娘的打赏了。”

大司命看着陆言那满脸笑容的模样,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经过昨天的事情,陆言已经是桑海城最为出名的人。

不说德高望重。

身为儒家掌门人伏念的老师怎么也算是身份尊贵。

可是看陆言此时的表现,当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寻常。

可如果谁看到陆言这个样子,就真的将他当做普通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大司命看着陆言笑着将高台上的赏钱一一捡起来的样子,愈发觉得陆言这个人无比的神奇。

心中忍不住的便生出一种想要将陆言由内到外研究透彻的冲动。

只是她心中清楚,陆言并不简单。

想要研究陆言得用温柔的方法。

若是动粗的话,只怕最后要倒霉的人会是她!

“陆先生,人家有一句良言要说与你听,不知道能不能私下里聊聊?”

大司命抬起那鲜红的手掌,轻轻拨动耳边碎发,风情万种。

陆言微微一笑,说道:“可以。”

大司命闻言便朝着楼上走去,妙曼身子扭动,对陆言说道:“人家在雅间等你。”

……

大司命在雅间里坐了没有多久,收好赏钱的陆言便走了进来。

他在大司命的面前坐下,笑着问道:“不知道这位姑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大司命看着陆言,有些娇媚的问道:“你难道就不打算先问一下人家的姓名?”

陆言微微一笑,说道:“那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

大司命巧笑嫣然,回答道:“你就叫人家司姑娘好了。”

陆言轻轻点头,说道:“那现在司姑娘可以告诉我究竟是要对我说什么事情了吧。”

大司命回答道:“你今日说书,可是犯了大戒。”

陆言笑笑,反问道:“不知道哪里犯了大戒?”

大司命回答道:“始皇帝自命祖龙,你却在说书时让哪吒抽了龙筋,这难道不是犯了大戒?”

“若是始皇帝听闻此事,只怕要怪罪于你。”

陆言听到大司命的话,笑着说道:“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大戒。”

大司命看着陆言,问道:“难道你不惧怕始皇帝吗?”

陆言摇了摇头。

始皇帝的确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大人物。

他若是平民百姓,甚至是天人,也许还要礼敬始皇帝三分。

但是他可是真仙。

既然为仙,又何须惧怕人间帝王!

大司命看到陆言摇头,心中不免又觉得十分惊奇。

六国余孽痛恨始皇帝,却也不得不畏惧始皇帝。

可陆言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始皇帝。

她可以看得出来,陆言的澹定并不是在伪装,而是真的有这样的底气!

这让她心里不免有些好奇,陆言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陆言看着大司命说道:“如果司姑娘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大司命听到陆言说要离开,忽然起身朝着陆言走去。

她将手轻轻放在陆言的肩头,娇声问道:“你就这么想离开人家吗?”

陆言望着大司命那近在迟尺的妖媚容颜,又低头看了一眼大司命那鲜红的手掌。

他轻笑一声,说道:“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在我的身上施放六魂恐咒。”

听到陆言的话,大司命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她看着陆言问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陆言伸手在大司命那在半蹲时显得尤为挺翘的蜜桃上轻轻揉捏几下。

他在感受过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之后,澹澹的说道:“我的提醒很及时,你应该庆幸。”

面对陆言这有些肆无忌惮的动作,大司命却是不敢有任何的举动。

因为她有种预感,一旦自己要反抗挣扎的话,一定会死!

陆言又拍了拍大司命那两瓣蜜桃,说道:“这就算作对你略施惩戒了,走吧。”

“以后再敢对我动一些小心思,可就没这一次这么好的运气了。”

听到陆言的话,大司命缓缓站直身子。

她深深地看了陆言一眼,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陆言笑笑,回答道:“我啊,就是一说书的。”

……

那一日的学术辩论在经过数日时间之后,终于是传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咸阳城。

当身处咸阳宫中的嬴政听闻此事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不禁变得有些微妙。

早在半个月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了陆言。

让他注意到陆言的便是这《封神演义》。

他日理万机,每日都在忙碌公务,对于说书并不感兴趣。

而他之所以会关注陆言,关注《封神演义》,则是因为陆言在说书时提到的一个称呼。

人皇!

帝辛之后,人族再无人皇!

他在登基称帝时,虽然曾经命丞相李斯在传国玉玺上刻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

可是他从来不喜欢“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说法。

他取三皇五帝之中的皇帝二字,是立志要做千古一帝。

更是想要再现当年的人族辉煌,与天地同尊,号称人皇!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喜欢君权天授的说法!

只是眼下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天地抗争,所以只能暂时委曲求全,以天子自称。

可若是让他寻到长生不老药,覆灭六国余孽,等大秦帝国再发展壮大一些。

他是必然要称人皇,与天地斗争的!

这是他的野心,更是他的理想抱负!

纵然最后争斗失败丢了天下,他也在所不惜!

而在今日,他看到从桑海城送来的机密文件之后,有些惊讶的发现陆言并不只是一个说书先生那么简单。

一个说书先生怎么可能会对儒家思想了解如此通透。

一个说书先生又怎么可能会说出仁政霸道并存,内圣外王之说?

这说书先生,分明来历不小!

“仁政霸道,求同存异,并驾齐驱,内圣外王……”

嬴政看着机密文件上的记录,脸上的神色不禁出现一些细微的变化。

他是通过武力征服六国,一统天下。

如今天下虽然名义上归于大秦帝国。

可是六国余孽仍在四处活跃。

再加上外有匈奴人进犯。

为了防止统一不久的天下再出现反复,他不得不借助法家的霸道来治国。

等到解决了六国余孽,筑好长城,内外肃清之后,他自然可以按照陆言所说内圣外王的方式来治国。

在他看来陆言的提议甚好,只是眼下时机还未成熟,所以只能暂时搁置。

至于陆言在说书时提到的哪吒抽龙筋的事情,嬴政听说了以后只是微微蹙眉罢了。

他是祖龙,是始皇帝。

和故事中的东海龙王截然不同。

更不要说是什么三太子敖丙之流了。

况且这只是神魔罢了,算不得什么。

身为始皇帝,未来要做人皇的人,这点格局他还是有的。

“这个陆先生学识渊博,奇思妙想也极为有趣,也许朕应该找一个机会认识一下他。”

嬴政放下手中的密件,又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沙盘。

等到修筑长城的事情结束,他便亲自去桑海城走一趟。

一来是为了巡游,让民众见识他身为始皇帝的威严。

二来是为了蜃楼出海寻求长生不老药的事情。

这其三,则是为了亲自会一会陆言。

当然,除了这些事情之外,他还有一件特别关心的事情,那就是真仙踪迹。

最近这小半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命人四处寻找真仙踪迹。

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收获。

若非这是东皇太一的预言,又事关长生的话,他也许早就将此事搁置了。

“咳咳!”

嬴政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用手帕捂住口鼻。

片刻之后,洁白的手帕便被殷红的鲜血浸透。

他放下手帕,看着手帕上沾染的鲜血,脸上的神色不禁变得更加冷酷了。

“朕时日多无,必须要尽快寻得长生之法!”

……

夜晚。

陆言正在房间休息,忽然心有所感。

他起身来到窗前,将窗户推开,而后从窗户跳上屋顶。

谢卓颜跟在陆言身后出来,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陆言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海,说道:“要出现了。”

谢卓颜将目光看向大海方向,有些疑惑。

什么要出现了?

就在陆言和谢卓颜远眺大海时,高空之上正来回飞行穿梭的警卫发现了他们两人的踪迹。

但是有些奇怪的是,这些警卫就如同没有看到他们两人一样,完全没有要发起攻击的意思。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陆言和谢卓颜循声望去,便看到一支部队正缓缓朝着港口的方向前进。

在这支部队当中,两座巨大的撵轿极为引人注目。

前面那座撵轿当中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他头戴云冠,身着华服,面容诡诈,那一撮小山羊胡也透露出些许的狡猾。

他是阴阳家金部长老,号称云中君,名为徐福。

同时他还是蜃楼的船长。

专门为始皇帝炼制丹药和寻求长生不老药的使者。

如今蜃楼已经建造完毕,大功告成,他身为船长,自然是要先行一步,去船上看看情况的。

而在徐福身后的另外一座撵轿上,则是坐着月神和姬如千泷。

在经过一番休养之后,月神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她心里依然有一个疙瘩。

那就是关于陆言的秘密。

她非常非常好奇,特别想要知道陆言的身份是不是如同她所猜测的那样。

她很想去调查这件事情,但是她不敢。

因为她的猜测如果是真的,那她再去招惹陆言无异于自寻死路。

甚至她都不敢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其他任何人。

因为她害怕事情泄露出去之后自己会被牵连。

这是她自从成为阴阳家右护法,大秦帝国护国法师之后,头一回遇到这么憋屈却又毫无办法的事情。

想到这些,她忽然心有所感,抬起头来将目光看向上方。

然后她便看到两道身影站在屋檐上,正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

其中那个男人甚至还微笑着朝着她挥了挥手!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但是几乎是在瞬间,她便确定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陆言!

那个神秘又恐怖的说书人陆言!

念及此,月神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屋顶上,陆言看到月神变了脸色,不禁挑了挑眉。

他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

这脸色变得未免也太难看了一些。

“这都是谁?”

谢卓颜有些好奇地询问。

陆言指着两座撵轿说道:“前面那个是云中君徐福,一个死骗子。”

“后面那个是月神,一个神棍,她旁边那个女孩子叫高月,也叫姬如千泷,来历有些特殊。”

听到陆言随口道出这些人的来历,谢卓颜不免有些诧异。

“我就随口一问,你居然还真的知道他们的身份啊。”

陆言笑笑,说道:“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

说着陆言又将手指向后面的第三座撵轿。

“这个叫做星魂,那两个女人,大一点的是大司命,小一点的是少司命。”

“我刚才说到的这些人都是阴阳家的人。”

“阴阳家是如今大秦帝国最为厉害的门派,即便是儒家也要逊色一筹。”

“尤其是那个什么东皇太一,更是神秘,说不定也是一位真仙。”

谢卓颜有些吃惊,问道:“大秦帝国也有一位真仙?”

陆言摇头说道:“这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对。”

其实陆言也并不清楚东皇太一究竟是什么身份,实力又如何。

因为东皇太一根本没有出过手。

谁也不知道东皇太一的实力究竟如何。

不过陆言估计,即便东皇太一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毕竟他还有一手不讲道理的小李飞刀。

他以前还是行者的时候就凭借小李飞刀秒杀天人。

如今他已经是真仙了,那秒杀一个真仙应该不过分吧。

就在陆言和谢卓颜说话的时候,坐在撵轿当中的星魂以及大司命和少司命也注意到了他们。

事实上,就是星魂下令让天空之上的警卫不要对陆言动手。

因为他已经得到大司命的情报,陆言的实力很不简单,绝对是天人。

在不确定陆言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他们最好还是不要贸然招惹强敌。

星魂深深地看了陆言一眼,脸上露出骄傲之色。

“我不管你是天人还是什么,乖乖的也就算了,若是要阻碍我们,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年少成名,实力强大,极其骄傲,一向不把别人放在眼中。

即便是号称天下第一剑圣的盖聂,他也自信可以单手应对。

再来一个卫庄的话,倒是勉强可以令他动用双手。

若非这两个人行踪神秘,至今没有暴露行藏,他早就将这两人生擒,把六国余孽连同流沙一起覆灭了!

大司命听到星魂的话,脸上的神色不禁变得极为微妙。

她一向尊敬星魂,不仅是因为星魂地位比她高,更因为星魂实力强大。

可是星魂给她的压迫感,完全没有今天中午时陆言给她的压迫感巨大。

也许陆言的实力还要在星魂之上!

念及此,大司命不由得又将目光看向了陆言。

只是当看到站在陆言身边,不施粉黛,容貌倾国倾城的谢卓颜时,她的心情忽然变得十分恶劣。

2k

她在嫉妒!

少司命看到大司命脸上的神色变化,又抬头看了一眼陆言。

随后便收回目光。

彷佛一切事不关己。

平静的就像是一座凋像。

“你看。”

陆言伸手指向远方的大海。

谢卓颜转头将目光看向大海。

空无一物的海面之上,忽然缓缓浮现出一座庞然大物。

看着那缓缓出现,如同山一般高大,宽阔无比的楼船时,谢卓颜不由得瞪直了眼睛。

这座楼船简直就是一座海上城市,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那天我们来到桑海城的时候,你说的庞然大物就是它?”

谢卓颜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

她在听到陆言的描述之后,已经尽可能去想象那庞然大物的模样。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庞然大物竟是会这么大!

“他们这是要上船?”

她看着众人前进的方向,忽然意识到这些人是要登船。

陆言轻轻点头,说道:“接下来桑海城可是要愈发的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