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且慢!”

正当那滴精血即将落入唐昊嘴中时,夏侯渊庞大的身躯猛然出现。

不加丝毫迟疑,他大手一挥,那漫天的魔气便瞬间包裹着那滴精血回到了玉瓶之中。

“怎么了?“望着自发出现的夏侯渊,曹焱兵一愣,有些莫名的看着他。

夏侯渊道:“曾在魏国疆域有一名巫师,专门修行一些邪法,而在他那众多邪法之中,有一种制造傀儡的手段与其颇为相似,想来应该用得上。“

“噢?说来听听。“

听闻夏侯渊此言,曹焱兵的心头顿时一动,双眼微眯,忍不住询问道。

闻言,夏侯渊点点头,说道:“他这种手段阴险无比,而且同样也是需要用到血液和躯体。“

“先是用火焰将躯体淬炼,将其中残留的灵魂净化,随后将血液注入,等到躯体炼制完毕以后,最后才用秘法,将其作为傀儡。“

“末将且看此法与这复活所需材料有几分相似,这才出声制止。“夏侯渊道。

闻言,曹焱兵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说着,他抬起了手,对着夏侯渊做出一个手势,“夏侯渊,那就由你来炼制躯体。”

“遵命。”

见状,夏侯渊会意,大手一挥,黑暗深邃的地狱火呼啸而出,瞬间将尸体席卷其中。

唐昊不愧为封号斗罗,具体坚硬程度,远非平常魂圣强者可以比拟,即便是在地狱火的灼烧下,都花费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才开始呈现出一种半晶莹状态。

这夏侯渊。

还真是不简单。

望着夏侯渊被铁胄覆盖,仅露出猩红光芒的面孔,曹焱兵不禁在心中暗忖着。

虽然夏侯渊的实力并不是几人之中最强,但他无论是对魔气的掌控,还是极多的手段,都让曹焱兵感到惊讶。

“看来,夏侯渊倒也算得上是一名智将。“曹焱兵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弧度。

时间在快速流逝。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夏侯渊那猩红的眼睛逐渐恢复了正常颜色。

而处于地狱火包裹中的躯体,在此刻也变成了一种晶莹状态,只不过缺少了一臂一腿,有些丧失美感。

“夏侯渊,成功了么?“曹焱兵望着夏侯渊,急切的询问道。

“回禀主公,成功了。“夏侯渊道。

“好!!!“闻言,曹焱兵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他的目光再次转移到了剩下的那三件复活物品上。

他一步跨出,手掌一挥,那三样东西,也纷纷被他收进手中。

“既然躯体已经炼制完毕,那么接下来便是这第二步,融合精血了。”曹焱兵说着,旋即大手一挥,三个玉瓶同时打开,三滴不同颜色的魂兽精血瞬间飞出,落入了炼制好的身躯中。

嗡——

低鸣声响起。

在曹焱兵欣喜的目光中,那原本晶莹剔透的躯体在精血入体的刹那,便是瞬间蔓延全身,宛如血管一般,布满了躯体内部,看起来极为渗人。

哧——

三种不同颜色的精血逐渐汇入心脏处,刹那间,一阵诡异的红光大盛,淡淡的危险感弥漫在二者的心头。

“好厉害的身躯,单是这具躯体恐怕就足以和一般封号斗罗比拟。”

望着那具被炼制得完美无瑕的尸体,夏侯渊忍不住感叹着,脸上充满了惊叹之色。

“嗯。”曹焱兵笑着点了点头,显然,这具躯体的强度。即便是他都颇为满意。

只不过……

目光下意识的撇向了那残缺的一臂一腿,曹焱兵心头依旧是有着一丝芥蒂。

这就像是自己亲自出手,造就了一件很完美的艺术品,到最后却发现他缺少了一部分。

心里总归是有些不舒服的。

“主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见曹焱兵神色有些不对劲,夏侯渊连忙询问。

曹焱兵摇摇头:“继续精炼吧。“

“遵命。“

话音落下,夏侯渊的手掌再次举起。

顿时,一股磅礴的地狱火在他手中升腾而起,朝着那具炼制完毕的躯体席卷而去。

身躯和血液已经全部炼化,现在只剩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灵魂。

目光望向装载着上古灵兽内丹的玉瓶,曹焱兵不禁陷入沉思,若是直接使用小亮的灵魂炼制,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

一道声音在曹焱兵耳边骤然响起。

“主公不必担心,这具躯体中残留的那人的灵魂已经被我清理干净,小少主的灵魂进入其中是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夏侯渊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曹焱兵瞳孔一缩,旋即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竟然夏侯渊能够看穿他内心担忧。

“那就开始吧。“曹焱兵闭上双眼,他知道,这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

闭上双眼,意识归于识海。

来到那熟悉的拱门前,曹焱兵深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旋即不再迟疑,大步踏了进去……

依旧是那熟悉的街道。

“曹将军回来了?”

“曹将军早上好啊!”

“将军看上去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是啊,好久都没看到过了。”

面对着街道两旁那些熟悉的居民们,曹焱兵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洋溢出一丝淡笑。

这一刻。

他突然想念起当初的岁月来。

“哥,你怎么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虽稚嫩,但却夹杂着一丝威严的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

“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曹焱兵心头一跳,扭头望向了身后。

只见身后不远处。

一袭武袍的曹玄亮背负着双手走来,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气息。

而在其身后,守护灵唐流雨正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

“哥,你怎么回来了?”目光凝视着曹焱兵,曹玄亮眉宇间流露出浓郁的惊奇之色。

“呵呵,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我自然想要回来瞧瞧你了。”曹焱兵咧嘴笑道。

“哦?”

闻言,曹玄亮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之色,道:“这么长时间没见,哥你竟然变了许多。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曹玄亮的性格本来就很敏锐,从曹焱兵的表情上,他便看得出,此时的曹焱兵的行为举止和平日有着些许不同,至于是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

曹焱兵点了点头:“不瞒你说,我的确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你说吧。”

闻言,曹焱兵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脸上的那一抹喜悦,一字一句道:“复活所需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全部凑齐,现在只剩最后一步……“

说到这,曹焱兵的语气突然一顿,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震惊的合不拢嘴的曹玄亮:“需要你,进入那具躯体。”

“换句话说,你会在那具躯体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