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话版大唐 > 第五十三章:真武六重!战婆匐仁

一刻钟后。

多坦岭守军已经快要支撑不住,混沌八角盘轻轻摇晃。

“将军,阵力有点紊乱。”

传令兵不敢看婆匐仁的脸色,深深低头,小声提醒。

“撤去阵力,保持阵型…”

婆匐仁声音无力,内心焦灼。

他不是傻子,已经明白了秦远的目的,就是要跟他耗。

结阵,北境大军就等着自己坚持不下去。

不结阵,就给自己玩假冲锋,若是冲锋了自己还不结阵,那假的就变成真的。

进退两难。

但婆匐仁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主动出击风险太大,被动就只能这样被人戏耍。

“冲!”

阵象消散,秦远率领北境大军再度发起冲锋。

“起阵…”

如此再度折腾三次后。

婆匐仁彻底没了脾气,多坦岭守军也被阵力耗去大半体力,精神更是再难以集中。

“时机已到!”

秦远面容坚毅,身上杀气升腾,双目紧盯多坦岭中军望楼。

婆匐仁紧握剑柄,与其对视,空气骤然凝重。

决战将至!

“杀!”

玄纹长剑闪烁暗沉光芒,直指婆匐仁。

秦远一马当先,领军冲出。

“杀…”

身后五千铁骑同时暴喝,杀气冲天而起!

这是北境崛起的第一战。

也是牧民摆脱压迫与剥削的第一战。

积攒数百年的怨气,随着隆隆马蹄声,将在这一战轰然释放。

原本阴沉的天空,仿佛被化为实质的杀气遮盖,彻底暗了下来。

而多坦岭守军,却再也组不起大阵。

骑兵和战马被凝如实质的杀意震慑,惶恐的望着北境大军。

虽然他们有近万人,但是他们并不想战斗,只是踏实力明军令严苛,才不得不站在这里。

毫无战斗意志的他们,面对北境的虎狼之师,心中只有恐惧。

“全部朝坎军靠拢,拦住敌军!”

“遵命!”

传下命令后,婆匐仁纵身飞下望楼,骑上高壮白马,急速来到坎军将领树海身旁。

这是最先接敌的位置,如果这里溃败,后果不堪设想。

五百步。

四百步。

……

秦远已经能看清坎军士兵脸上的紧张神色。

“只诛领主,不杀降兵!”

北境大军集体高喝,声音穿透多坦岭守军的耳膜,直达内心。

“但有后退!避而不战者!全家诛灭!”

婆匐仁赶忙出声,想要稳住军心。

“嘭!”

两军骤然相撞!

血腥气瞬间散发,杀戮的味道充斥战场。

北境大军攻势勇猛,片刻就将无心战斗的多坦岭守军完全压制。

婆匐仁与树海见状,立刻舍弃士兵,合力杀向秦远。

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秦远,北境大军自退。

“婆匐仁交给我!你们去解决树海和其他真武!”

“遵命!”

尼玛迅速带领其他亲卫转向,选择自己的对手。

打开面板,消耗三百二十点军功,锋锐真气流遍全身,瞬间突破至真武六重。

“受死吧!秦远!”

见秦远竟敢与自己单挑,婆匐仁脸色狂喜,白朦朦真气仿佛化为液体,将全身包裹。

他要全力以赴,快速诛杀秦远,奠定胜局。

“铛…”

两柄玄纹长剑剧烈撞击,火花四溅。

两人身材相若,贴面相对,秦远甚至能数清婆匐仁脸上的皱纹。

看清秦远面容后,婆匐仁更是心惊。

“竟然如此年轻!”

号称武道天才的阿根斯,今年二十三岁,也只有真武四重。

身为葛逻禄公主的踏实力雅若,天资更是顶尖,但也是在二十一岁才达到真武五重。

可是眼前的敌人,看上去年纪比踏实力雅若还要更小,修为却已是真武六重!

与他相比,踏实力雅若和阿根斯,都只能沦为陪衬。

“必须杀了他!”

婆匐仁打定主意,用尽全身气力将剑刃压向秦远脖颈。

“喝啊!”

秦远咬牙硬撑,双目圆瞪,死死盯着婆匐仁。

虽说真气总量不如对手,但在觉元真法加持下,也不逊色多少。

剑身相交,白朦朦真气以方寸之地为战场,互相撞击吞噬。

白雾缭绕,两人面容都被遮盖。

真气剧烈撞击,隐隐有风雷之声。

僵持良久,两人都难以拿下对方。

“呀!”

秦远头颅猛然撞向对手额头。

婆匐仁也不甘示弱,同样低头迎上。

“咚!”

玄纹头盔相撞,两人耳朵嗡嗡作响。

“竟然能跟我打成平手!”

婆匐仁心中暗惊。

匆匆环视四周战局,更是焦急不已。

就这片刻功夫,多坦岭守军已经被打的溃不成军,狼狈逃窜。

几位真武将领,也都陷入被围攻的境地。

“必须尽快解决他!”

婆匐仁眼神凶狠,提起膝盖,裹挟海量真气撞向秦远胯下龙马。

秦远稍微抬腿挡住,面露讥笑。

“婆匐仁,你堂堂真武老牌强者,就只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吗?”

婆匐仁闷不做声,突然弃剑侧身,收回真气。

猝不及防下,秦远来不及收力,被闪的趴到马上,差点落地,龙马嘚嘚往前走了几步。

婆匐仁趁机捡起长剑,锋锐剑尖直刺他后背。

“危险!”

秦远急忙侧身贴在马背,躲过袭击。

驱动龙马快速前移数步,调转身形,双眼紧盯婆匐仁。

“大人,救我!”

正当两人紧张对峙时,旁边突然传来呼叫声。

“树海!”

婆匐仁慌忙转头,树海被三名真武围攻,险象环生,身上已经有好几处受伤。

但他现在被秦远拦住,自身尚且难保,哪有可能去救人。

“婆匐仁,投降吧,看在你一身修为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做我亲卫。”

“你也配?”

他面容不屑,冷声说道:“我婆匐仁一族在草原传承数百载,领地数百里,怎么可能会给你这么一个黄口小儿当亲卫。”

“给你机会不珍惜,那就等死吧!”

秦远表情沉着,双目满含杀气,身形微躬,蓄势待发。

婆匐仁不敢妄动,两人气机互相锁定,看谁先沉不住气,露出破绽。

随着时间流逝,树海求救声越来越小,眼看就要命丧于此。

大军局势更是糟糕透顶,恐怕一刻钟后就会完全溃败

婆匐仁再也忍不住,若不能在树海死之前突出重围,北境大军围堵之下,他自己恐怕也要交待在这。

至于杀了秦远,奠定胜局,已经不再奢望。

他骤然策马前冲,却不是杀向秦远,而是冲向左方人员密集处,想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