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今天开始做项羽 > 番外篇(新书已发求收藏)

盛世大汉,东都临淄,大剧院,座无虚席。

咚咚咚……锵锵锵……

一阵密集的鼓点锣声过后,身着华丽戏服手持宝剑的女子再次出现在了戏台之上,短暂的亮相之后,便以凄婉的戏腔开唱:

敌军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霸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

这是最近火爆临淄娱乐圈的大戏《鸿门宴》的倒数第二幕。

整部戏讲的是刘季善于伪装收买人心,各路诸侯被刘季利用,五星聚奎谣言和刺杀义帝嫁祸霸王成功,天下俱反,霸王兵败垓下,然后霸王别姬乌江自刎的故事。

当戏中的‘虞美人’为了不拖累霸王突围自尽身亡后,剧院内哭声连成了一片,实在是太感人了。

不过,有个人却是个例外,半滴眼泪都没掉,正是这部戏的幕后总导演项羽。

“好了好了,这就是一部戏而已,咱们俩不都好好的吗?”项羽抚摸着虞姬的头发说道。

“呜呜呜……可是我就是止不住啊,总觉得那戏中人就是我。”虞姬依偎在项羽怀中哭湿了一大片。

项羽无奈的喊了一嗓子,“张满玉何在?”

嗖!

一道倩影宛若天外飞仙一般正好落在项羽和虞姬所在的豪华包厢内,赫然是刚刚在舞台上自尽的那个‘虞美人’。大学生修仙记

“张满玉,刚才演的不错。”项羽当初饶了张满玉一命之后,这位女装大佬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当真把项羽那句以后就穿女装贯彻到底,搞的不少帅小伙都对他发起了爱情攻势。

后来正赶上项羽想丰富一下大汉的业余文化生活,就把张满玉叫来唱戏了,各种女性角色都能驾驭,简直神了。

“多谢陛下夸奖。”张满玉欠身一拜。

“我说皇后啊,你看‘虞美人’都活过来了,你是不是也别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啊。”项羽打趣道。

虞姬破涕为笑,“难得哭一回,当然要哭爽了才行。”

项羽笑了笑,“你喜欢就好。”

“哎呀,该去给颖宝喂奶了,我先回去了啊。”虞姬说罢起身离去。

“好吧。”项羽无奈的摇了摇头,“满玉啊,你的轻功真是越发神奇了,朕还没问过你师承何处呢。”

张满玉掩口一笑,“陛下也对在下的轻功感兴趣吗?陛下可曾听过福门?”

“自然听过,张良不就是福门的吗?”项羽随口一说。

张满玉诧异的看了项羽一眼,随即笑道,“张良这么跟陛下说的吗?看来他还是很在意福门弟子的身份啊。”

“喔?看来其中另有隐情啊,说来听听。”项羽对福门真不陌生了,从最开始遇到的荆无命,到后来的巨人阿奴和祁夫人,全都出自福门。

张满玉微微一笑,“福门当初是以刺杀秦wáng zhèng为目的创立的,门主网罗了许多天才加以训练,比如在下,从五岁起就开始习练轻功,还有习练剑法的荆无命等等,全都是各领域的翘楚。总裁大人行行好!

可张良却不是门主训练的,他想以智计入门,接受了考核任务后,历尽千辛散尽家财方才通过,可偏巧刚刚通过不久,秦wáng zhèng就死了,门主也随后失踪,福门名存实亡。

于是,门中很多人都不承认张良的弟子身份,张良原本一直说不在乎,但我知道张良一直想把福门这股力量变成他自己的,可他却连弟子的身份都不被承认,也够可怜的。”

“原来如此。哦,对了,远征舰队过几天就要出征了,第一站就是东瀛岛国,我打算带着虞姬去富士山看看风景,你想跟着一块去吗?或许能见到徐福也说不定呢。”

“陛下,恕我直言,福门门主徐福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小觑不得啊。”张满玉面色凝重道。

“无妨,安期生仙长会跟着一起去,还有数万海军精锐。”项羽心说徐福当年不就是带了三千童男童女东渡岛国吗?现在能有一万兵就算不错了。

“安仙长若去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满玉愿意跟随陛下前往东瀛。”张满玉羞涩一笑。

项羽握了握拳头,“是时候开疆扩土,开启新篇章了……”

恰在此时,项少龙施展轻功飞奔而来,“父皇大事不妙!恐怕出海远征得推迟几日了。”

“这是为何?”项羽皱起了眉头,“难道你想反悔不去替我上朝了?”

项少龙一拍大腿,“哎呀,不是,是郝酒那个扑街作者一不小心上传了新书,然后就失联了……”

新书《叛徒必须死》已经上传,兄弟们收藏推荐票投资走一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