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能召唤山海经凶兽 > 第23章 连胜七场

王腾踩着旋龟,不断滑行,与冷靖的距离迅速缩短。

冷靖以心念命令自己麾下的霜狼反击,却绝望地发现,只有那两只伤势没那么严重的霜狼,勉强能够上前反击。

当这两只霜狼艰难地跃起,扑向王腾之时,王腾不耐烦地双掌推出,两股神象龟波劲轰出,把这两只霜狼击飞了!

这两只霜狼再受重创,竟然也暂时无法起身了。

冷靖瞠目结舌之余,终于想起要认输。

“我认……”他艰难地挤出了这几个字。

而在此之前,王腾估算了一下,自己距离冷靖还有两丈远,无法迅速击杀冷靖。

因此,这一瞬,他迅速地将双掌推向了同一个方向,那就是对手冷靖所在位置方向!

两股神象龟波劲合二为一,迅速地轰在了冷靖的脚上!

巨大的冲击力使冷靖再受重创,瞬间痛得说不完认输的话语,而且这冲击力还使得他脚下的冰面炸裂开了!

下一瞬,他坠入冰面之下的沼泽中,再无声响发出。

数息之后,冷靖在冰面之下的沼泽中溺亡!

王腾踩在旋龟的背壳上,喘着粗气,迅速地在脑海中回顾了这场对决。

这场对决,他竟然赢得比上一场更迅速。

主要原因是,这一场的对手冷靖,不像上一个对手陈卓那样重视王腾,甚至对王腾太过轻视,竟然命令麾下霜狼使用远程攻击对付王腾。

而王腾对自己麾下的兽宠更熟悉了,也摸索出了更好的战术,甚至面对不同对手需要施展不同战术这方面,他也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还有一个虽然不起眼但关键的因素,就是属性克制。

上一场,对手陈卓的兽宠是雷属性的雷豹,因此王腾无法派出水属性的胜遇作战;而这一场,对手冷靖的兽宠是冰属性的霜狼,与旋龟、胜遇并没有属性克制关系。

因此,王腾就能派出所有兽宠作战,战力全开,自然赢得更迅速。

然而,即便如此,此时此刻,王腾还是感觉到了自身状态接近虚脱,四肢逐渐无力,头脑也不及之前清醒了。

毕竟连着打了七场对决,对手的修为境界还一个比一个高,对手兽宠的实力也是越来越恐怖,自然让他疲惫不堪。

就在此时,裁判高声宣布道:“第七场,王腾获胜!”

王腾疲惫地退到了对决场地的一个角落里,看着已化为一片冰场的对决场地逐渐被恢复原貌,看着成为无主之兽的那些霜狼四散奔逃。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系统又有提示了。

【触发狂暴嗜血模式设置,你获得了当前大境界最高修为10%的修为提升】

【你之前的修为是一念境最高修为的86%,处于一念境大圆满,获得修为提升后,修为提升至一念境最高修为的96%】

“我的修为仍然处于一念境大圆满,并未突破到十堑境。看来,要提升到十堑境,还得再赢一场。”王腾迅速地想道。

“然而,下一场对决,我要面对的就是十堑境大圆满的对手了。如此对手,实力肯定极为恐怖,远超前几场的对手!”

“但不管对手有多强悍多恐怖多难以战胜,我必须赢!只有赢,我才能活下去!”

想到这里,王腾的眼神更为坚定:“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王腾,无惧一战!即便还要再战三场,我也毫不畏惧!”

“战!战!!战!!!”

而后,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望向观战台,同时施展【顺风耳】能力,仔细地听了听众人的议论。

“冷靖可是拥有十六只霜狼的强悍御兽师啊!王腾竟然能击杀他!”

“冷靖虽然有十六只霜狼,而且攻击速度都很强劲,但这些霜狼的防御却是较为脆弱。方才王腾施展了巧妙的战术,将霜狼阵形打出了缺口,趁机深入敌后,又趁着霜狼施展寒冰箭导致防御减弱之时,发动猛攻,一举重创冷靖及其麾下霜狼,自然就获胜了。”

“你怎么还夸赞起王腾来了?!”

“说实话,王腾其实是很有希望连胜十场,通过这一轮闯关制御兽师对决的。所以,这也不算是什么夸赞。”

“依我看,那绝对不可能!接下来的三场对决,王腾的对手比他强得多!他绝对不可能连胜十场!”

“没错!即便王腾能撑到第十场对决,那一场他的对手可是战无不胜的林虎!王腾根本不可能获胜!”

王腾再次听见“林虎”这个名字,于是将目光投向后几场对决的对手所在区域。

那个百炼境中期的对手,平静地望了王腾一眼,眼神古井无波。

而另两个对手,一个是十堑境大圆满,一个是百炼境初期,都是极为不屑地望了王腾一眼,随即转移了视线。

“那个百炼境中期的御兽师,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林虎了。他的眼神虽是古井无波,却也深不可测。这说明他的心性极为沉稳,再加上他的境界比我高得多,这绝对是个实力很恐怖的对手。”王腾心中迅速地想道。

与此同时,那个十堑境大圆满的御兽师,凑到那个百炼境中期的御兽师身边,恭敬地说道:“虎哥,这个王腾,你怎么看?”

被称为虎哥的御兽师平静地看着他,说道:“古沉沙,下一场就是你与王腾的对决了。我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大意。”

名为古沉沙的御兽师认真地问道:“虎哥,这个王腾,既然能连胜七场,说明他确实有几分实力。依你之见,他究竟有多强?”

被称为虎哥的御兽师平静地说道:“这个就不好说了。或许他能连胜到第十场,或许他会死在你的手下。”

古沉沙对被自己称为虎哥的御兽师抱拳行礼,恭敬地说道:“虎哥,那我就借你吉言了!王腾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下!”

望着古沉沙渐行渐远的背影,这个被称为虎哥的御兽师轻叹一声,说道:“古沉沙,你终究是只听进去了我的半句话。你死在王腾手下的可能也很大啊。”

他又将目光投向对决场地内的王腾,眼眸幽暗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王腾虽然并未一直盯着他与古沉沙看,却一直在施展【顺风耳】能力听着他们的谈话。

听到这里,王腾终于不再重点把【顺风耳】的范围覆盖在那片区域,而是重点覆盖在了对决场地内。

此时此刻,他望向进入对决场地的对手古沉沙,目光冷冽,眼神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