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神殿。

“裴尊,您已经一个月没有执行任务了。”

云雾缭绕的城门,黑袍男子恭敬叫住正欲离开的修长身影。

镇神殿秉承着一视同仁的规矩,无论是高高在上的序列传承还是蝼蚁般的外门弟子,每个月都要做贡献。

裴晚止步,面无表情地点头。

任务大殿人满为患,当胜雪白衣的俊美男子走进来,周遭瞬间噤若寒蝉。

裴序列!

这个男人最不像魔教中人,因为他温文尔雅,眼神纯净清澈,仿佛是一个安静的邻家哥哥。

可没人比他更像魔鬼,因为他随心所欲、捉摸不透,情绪跟正常人不在一条线上。

如此反差,更显裴序列的恐怖之处!

裴晚环顾嵌在墙壁的令牌,随意攫取一块,平静走出宫殿。

“那是先天境一阶,大衍圣地的外门长老,序列之间竞争愈发激烈了!”

有弟子眼尖,敏锐捕捉到令牌正面一闪而逝的资料介绍。

越阶而战如同家常便饭,这就是战力非凡的镇神殿序列传承,他们这群蝼蚁只配仰望膜拜。

“何止是序列竞争,上层也暗流涌动啊,咱们镇神殿这艘万年巨舰,该由谁来掌舵?”

一些弟子压低声音,眉宇间忧心忡忡。

殿主殒命在罪恶深渊,最高宝座空缺,五个副殿主各自栽培序列,而问鼎大典是至关重要的筹码。

谁能脱颖而出,谁身后的副殿主就占据先机,甚至是决定性的优势。

当然,一切跟他们无关,毕竟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只是希冀不生动荡,岁月静好。

……

天寒地冻的凛冬域,阴云沉沉,荒野白雪皑皑。

一辆辇车在虚空隆隆碾过,中年男人一双浓墨眉头深皱,身边娇柔的妇人依偎在他怀里。

“相公,再慢一点。”妇人嗔骂,嫌弃辇车速度太快,影响她观赏雪景。

“圣地玉简传音,我被镇神殿盯上了,就因为抢了一座灵矿。”

男人面色焦急,恨不得眨眼就出现在圣地,方能保证性命无恙。

“怕什么,夫君你是最棒……”美妇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透着浓浓惊悸。

有人踏雪而来,在山峰驻足,弯腰摘下一株被雪覆盖的枯萎小草。

“裴晚!”男人攥紧手中的七彩磨盘,面色陡然惨白,像风雪中抖蔌的树枝。

妇人更是骇恐,直接瘫软在辇车里,怀里的古琴都抱不稳了。

裴魔的名头太响亮了,尽管才脱胎境七阶,可她压根不信夫君这个先天境可以应付。

“杀!不坠圣地荣耀!”

男子怒吼一声,虽只是大衍圣地区区一个外门长老,但也不可能临阵怯逃。

七彩磨盘横亘虚空,磅礴的法宝威能如一座座山岳覆压而落。

锵!

剑势搅乱漫天风雪,形成一道恐怖的剑气结界,呼啸吞噬万物。

“怎么可能?”

妇人毛骨悚然,头皮都要炸裂掉,那是一株草!

以草为剑。

磨盘被震飞,枯萎草儿呈不可抵挡之势斩向男子,灵力悉数被切断。

“噗——”男子双目圆睁,手臂被卸掉,血液与雪花融合。

草茎缓缓推来,像给梨子削皮一样,平平地在脖颈削掉一片带血的圆皮肉。

“裴魔,无冤无仇,却要赶尽杀绝,你做人还有底线吗?!”

男子歇斯底里地咆哮,感受生命慢慢流逝,绝望又不甘。

裴晚走进辇车,怔怔地看着断裂的小草,轻声道:

“永远别拿底线道德绑架我。”

说完从自己身体抽出一柄晶莹剔透的断剑。

准确来说,是从灵魂拉扯出来。

断剑像是一件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美得不近人情。

在男子恐惧的眼神中,断剑将他神魂血肉缓缓吞噬,血水疯狂四溅,转瞬后辇车只剩一句斑驳的白骨。

像是死去很久了。

妇人颤抖低泣,几乎吓得昏厥过去。

一株草就将夫君斩了,这一幕太过震撼惊悚,裴魔的剑法究竟强到什么程度。

“埋葬吧。”裴晚拆卸辇车一角做墓碑,将白骨埋进雪地里。

随后失神地看向天空。

他想起前世,那个在网吧通宵的叼烟青年,他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锐雯在他的操作中超鬼0-18,正玩得兴起便昏厥了。

醒来睁开眼,熟悉的穿越流,在一个玄妙修仙世界,他成了不足半岁的婴儿。

体内有一柄晶莹断剑。

被吞噬者越是仇恨他,断剑滋补的效果就越强。

“你最好恨我。”

这句话俨然是裴晚的口头禅。

其实他不想穿越,也不想要什么金手指,快乐最重要。

可他没有。

“裴尊上,饶命!”

见恶魔发呆,妇人再也承受不住折磨,跪地哭哭求饶。

裴晚回过神,就要一掌拍碎她的天灵盖,可他停住了。

女儿残忍无情的言语对他打击太大,裴晚皱眉问道:

“我是好人么?”

“是……是!”妇人颤颤巍巍,就要解开衣裙,“我愿意服侍尊上,给尊上做奴隶。”

裴晚盯着她的胸脯,平静道:

“骚鸡,他是你的道侣啊。”

“不……他霸占我,我是屈辱从他。”为了求生,妇人痛哭流涕,编纂夫君恶迹斑斑。

“原来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裴晚张开双臂拥抱大雪,看向她身边的古琴,饶有兴致道:

“我女儿弹琴好听,你也弹一曲。”

妇人如逢大赦,哭啼着抚上琴弦,她害怕下一霎那就身首异处。

琴声飘忽颤抖,音色忧郁而阴森,像一个幽灵的呜咽

“你想用琴声埋葬我么?欢快,欢快,欢快。”

裴晚走出辇车,在荒野漫无边际地徘徊,大雪很快让他白头。

妇人恐惧的目光中,俊美男子竟独自翩翩起舞。

雪白天地,刚杀完人却自顾自陶醉在舞里,形成的构图呈现出一种妖艳的美。

丝毫不觉违和。

渐渐的,妇人竟没有惶惧,更没有丧夫之痛,沉浸在这一幕无法自拔。

在残酷的修仙世界,在虚无缥缈的长生梦里,在无尽杀伐岁月中,一个人起舞仿佛是灵魂挣脱束缚的自由自在。

世界群魔乱舞,他不融入,一个人也能翩翩起舞。

琴声慢慢愉悦舒缓,如珠落玉盘清泉流淌,妇人发誓,这是她平生弹奏过最美的琴曲。

可笑的是,在她夫君的尸体旁边。

飞禽鸟兽盘旋在空中,静静欣赏着男子的独舞,雪越下越大,白衣白发,只能见到那双清澈纯净的湛蓝色眼睛。

一舞毕,裴晚消失在风寒里。

践踏着洁白完整的雪地,留下他的痕迹,他的标记。

ps:修炼境界——

开脉境、脱胎境、先天境、法相境、争渡境、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