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长生望着手中的青云令。

“应该就是这东西了,该怎么用呢?”他嘀咕着。

而后试着用剑气灌入其中,没有反应。

“难不成是滴血?”叶长生喃喃自语,也不敢尝试。

万一触发什么禁制,或者什么诅咒之类的东西,自己岂不是惨了。

“算了,带回去, 让庄主自己研究吧,按照庄主的说法,大多数的周天碎片,只要掌握了掌门令,就可以自由出入其中,周天碎片就由无主之地,变成了自家的后花园,庄主应该有办法吧。”

叶长生把那些储物袋之中的东西全部装在掌门的储物袋之中。

“现在来看,剑气或许和法力本就是同根同源的东西, 要不然剑气怎么可能打开储物袋?”叶长生把那些还能用的储物袋给收起来,全部塞入怀中。

“到时候让庄主给我一个储物袋,以后装东西方便多了。”

叶长生离开这最后的大殿,开始朝外面走去。

如今这周天碎片应该已经没有什么探索价值,毕竟是荒废了不知道多久的地方。

有价值的东西,除了这个灵气略微浓郁的周天碎片本身之外。

也就是那千年何首乌,先天造化丹和这些储物袋之中的法器功法之类的。

对于叶长生来说,能够得到先天造化丹就足够了。

这枚丹药至少给他节省了半年的修炼时间。

“等这次出去之后,全力闭关,早日突破到陆地剑仙境界。”

等叶长生回到前面的大殿的时候,白小天他们正在百无聊赖的等着。

“叶大哥,怎么样?”白小天问道。

“还行,任务应该完成了,我们回去吧。”叶长生淡淡的说道。

“总感觉叶公子变化了很多, 又说不出来哪里变化了。”乔姑娘说道。

她大概是感觉到叶长生整个人的气势和自信程度,都比刚刚要强了不少。

“对了, 叶炎呢?”

叶长生望了望四周,没看见叶炎, 就问道。

“叶炎兄刚刚说有事,暂且独自离开了,他会在出口处和我们汇合的。”

乔姑娘说道。

“那走吧。”

……

回去的路,就比来时顺利多了。

如今的周天碎片之中,大多数人都在返回。

他们有的小有收获,心满意足,有的则是一无所获,垂头丧气。

路过百草园的时候,叶长生发现,那里面的草药已经被洗劫一空。

“这……”乔碧萝有些无语。

“这样的苗子,都不放过。”她说道。

叶长生早就料到会这样。

路上,他们还遇见一些尸体,看样子都是被其他人打死的。

可以想象那些人为了争夺这点可怜的资源,争得头破血流的样子。

很快,叶长生他们就快到了出口之处。

远远的,就看见叶炎在那边等着,看叶炎的表情, 春风得意,看样子似乎在这周天碎片之中也有收获。

忽然, 天空之中一声穿云裂石的鸣叫, 震慑八方。

密林之中,无数飞鸟惊起,四散而飞!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炸雷之声和一声尖锐的呼啸。

一道紫色身影迅速接近叶长生他们,破空之声大作!

“小心。”叶炎面色一变,他拔出赤色的长剑,轰。

一股炽热的火焰缠绕在长剑剑身之上,犹如火龙盘绕!

刷!

赤红色的剑气和火焰夹杂在一起,和那紫色的身影撞击在一起。

叶长生他们在叶炎提醒的时候,就已经各自散开。

轰!

火光四射!紫雷迸发!

忽而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叶炎直接被一股大风掀飞,撞在一棵大树上才停下来。

可见来者的实力,远在叶炎之上!

那紫色身影突破火光,径直朝着叶长生抓去,完全不顾离它最近的白小天。

那紫色身影太快,其速度远超叶长生之前遇见的任何一个敌人。

铮。

赤霞剑挥出!

因为感知到敌人强大,叶长生不敢保留。

天外飞仙!

人剑合一,辉煌灿烂至极的剑光居高临下。

上洞八仙之景在叶长生周围幻化,凝聚成为如惊雷掣电的一击!

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之后,叶长生落在地上,额头冷汗流下。

而那紫色身影,一声哀鸣,也轰然坠地。

如今的叶长生已经是二品境界,施展天外飞仙已经不像此前那样,拥有很大的副作用了。

而他本身的身体素质,也不弱于下三品的武夫了。

叶长生呼出一口气,望着那地面上的身影。

这是一只翼展足足有十丈的紫色大鸟,浑身覆盖着紫色的羽毛,看样子像是猛禽,拥有弯钩状的鸟喙,锋利的爪子透着寒光。

只不过叶长生刚刚那一剑,直指要害。

如今这紫色大鸟胸口被爆,心脏化为一团血雾。

“好大的鸟。”

“应该很好吃吧。”白小天说道,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这就是我说的那只上三品的妖兽。”叶长生说道。

他想起来之前在灵兽园捡到的羽毛,和这大鸟一模一样。

“似乎身上还蕴含一丝雷霆之力,还好我刚刚没有和它接触到,要不然可能就被电了。”叶长生望着那尸体,表面偶尔还闪烁一丝雷光,后怕的说道。

等到这些雷光彻底消失之后,叶长生用剑气将这巨鸟大卸八块,而后收入储物袋之中。

“哇,叶大哥,刚刚这是魔术吗?”白小天惊叹。

“应该是炼气士的储物道具?”乔碧萝面色震惊,“叶公子,你找到了储物袋?”

叶长生点点头。

“发达了,这可是炼气士储物袋。”乔碧萝说道,眼中无比的羡慕,可她也就羡慕羡慕。

这次探索,说好的团队合作,结果完全变成了叶长生个人的表演。

她完全没有给叶长生提供什么帮助,自然也不会厚着脸让叶长生分一些给自己。

再说了,这些战利品,都得统一上交给陆地神仙,叶长生也只是暂时保管罢了。

“走吧。”

叶长生回头望了望那片山林,虽然他还想趁机找一些妖兽来刷刷经验,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炼气士的地方,自己还是别浪了,任务完成就行了。

从出口离开之后,叶长生等人再度回到了烟云湖。

此刻,刚刚出现在烟云湖外面,就有一双双眼睛望着自己。

叶长生他们一行人一出现,立马成为了现场的焦点。

很多逃出生天的各家弟子此刻都在各家长辈身边,敢怒不敢言的看着叶长生。

“就是他,他杀了季九玄和熊楚。”

“他还抢了我的玉简。”

“他杀了王星……”

“他……”

一位位弟子指着叶长生,数落着叶长生的罪状。

一道浩大的气势降临叶长生身边,天香阁主从天而降,望着乔碧萝问道。“乔碧萝,其他两个人呢?”

乔姑娘红着眼睛,指着赤幽王说道:“我们进去之后,被分散传送到了不同地方,在前往那炼气士宗门的路上,那赤幽王麾下熊楚杀了我两个姐妹,南宫世家的大小姐也下落不明,肯定也是熊楚杀的。”

赤幽王此刻面色很难看,阴沉如水,他冷笑道。“叶长生,你杀了我的人?”

刚刚在外面,早有人把里面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赤幽王也知道,这叶长生真实实力,已经在上三品!

依靠碾压所有人的实力,叶长生几乎抢走了周天碎片所有的资源。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撕破脸,也不能让叶长生一走了之。

叶长生点点头,他现在是二品,再加上身边有天香阁主撑腰,胆子也大了。“熊楚想害我,被我反杀,我是正当防卫,爱信不信。”

“你……!”

赤幽王差点就要发作,枯墓夫人忽然传音到。

“别因为这个,影响我们的计划。”

赤幽王刚冷静下来,他就看见叶长生身上挂着一圈的储物袋,眼角缩了缩。

果然,叶长生收获颇丰,看样子,把这周天碎片有价值的东西都搜刮走了。

“你们藏剑山庄不会打算把这周天碎片的好处全占了吧?”赤幽王问道,散发着陆地神仙的强大气场。

“怎么?不是各凭实力吗?”天香阁主冷笑道,怡然不惧,无形的气势在这片天地上空交锋。

“呵,那叶长生杀本王的人,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过去,交出周天碎片的控制中枢,本王就此离去,既往不咎!”赤幽王说道。

“那你的人杀了我天香阁的人怎么说?”天香阁主气笑,这赤幽王已经不打算装了,越来越不要脸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那边,只有你们天香阁的人指证是熊楚杀的,而我们这边,这么多和我赤幽王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都可以指证是叶长生杀的熊楚和季九玄。”赤幽王微微一笑,冷冷说道。

“呵,敢杀老夫的弟子,藏剑山庄的小后生,是谁给你的这个勇气。”那位一品巅峰的剑修,白发剑翁此刻剑意冲天,剑势凌人!

这次周天碎片之行,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自以为季九玄的实力,在中三品之中,已经达到了巅峰,就算是寻常的三品强者,也能斗一斗。

可是,却被那些逃出周天碎片的人告知,季九玄和熊楚,居然被叶长生一剑秒了。

这让他如何接受?

这叶长生,绝对不可能是中三品境界,而是上三品强者。

“你肯定用了什么掩盖境界的方法,你这是作弊!周天碎片的控制中枢老夫不要,但你腰间的储物袋,你莫非想独吞不成?”白发剑翁说道。

“刚刚可是赤幽王前辈亲自检查我的修为的,你这老头子这样说话,是在质疑赤幽王前辈的实力吗?”叶长生完全不慌,淡淡说道。

在场的人之中,除了四位陆地神仙!

其他的人,哪怕是白发剑翁这样的一品巅峰的剑修。

叶长生也完全不惧之!

这就是他进阶二品之后的底气!

更何况,他体内还有三道陆地剑仙的剑气!

甚至有一道是剑骨境的,叶长生甚至打算直接尝试一下那得自南宫诺澜师尊的剑气,看看能否灭杀赤幽王这样的陆地神仙。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忍耐住了,他不清楚剑骨境和剑胎境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万一只是强的有限,那一道剑气,最多让赤幽王受伤,那自己还是很危险。

要知道,对方现在有枯墓夫人和赤幽王两尊陆地神仙,自己这边只有天香阁主一人。

而现场还有一位散修的陆老鬼,变数太多。

“小子,别想挑拨老夫和赤幽王之间的关系。”白发剑翁冷笑道。

赤幽王眯着眼睛,杀气凛然。

“交出控制中枢,否则,今日别想离开烟云湖。”赤幽王说道。

伴随着三位陆地神仙的对峙,现场的气氛立马凝滞下来,压抑寒冷。

“有意思,有意思,你这个小辈有意思。”陆老鬼哈哈大笑,在他身边,赵公子则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在周天碎片旅游了一遭之后,赵公子终于发现自己和叶长生之间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难以估量。

所谓的预判型望气,在叶长生那全方面,粗大无比的剑气攻击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预判了也是白瞎。

赵家家主赵无极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何一出来就这样,还以为他是因为这次周天碎片之行没有收获而郁闷。

就拍了拍赵无邪的肩膀说道,“儿子,没事,接下来天地剧变,周天碎片将会越来越多,这不过是前奏而已,我们赵家还有的是机会。”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赤幽王握拳,咯吱作响,他身上的衣服鼓荡开来,血色的气息激荡青天,在他的周身狂舞,犹如地狱归来的血色修罗。

他的全身,金色的光芒闪耀,流露着金铁的光泽。

枯墓夫人面色微变,“王爷,有不知道底子的陆老鬼在这里,不宜动手,而且真正的大鱼叶知秋也不在这里,我们现在动手,岂不是打草惊蛇?”

她传音说道。

赤幽王面色一凝,而后他仰天长呼出一口气,而后收起气势。

“走,反正迟早也是我们的。”赤幽王内心冷笑道,便独自离开了此地,枯墓夫人也大有深意的望了叶长生一眼,而后离开。

“呼,还以为要打起来了呢。”叶长生手中赤霞剑之上,一道深邃浩瀚的沧海剑气再度返回叶长生的体内,回到了白玉石广场之上。

“走,回庄。”叶长生拍了拍白小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