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超重的爱情 > 第十六章 修电脑

“这么大的人了,做事这么不靠谱,真不知道辛爸辛妈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新海的?”毕文倩毫不留情的数落辛光。

“我……”辛光无言以对,这次,的确是做了荒唐事。

“你,你什么你!你知道我跟你姐有多担心吗?”要不是看在辛晴的面子上,这样的弟弟,她还想动手教训教训才是。

辛光见毕文倩真怒了,眼珠转了转,谄媚笑道:“那个女孩,就跟文倩姐一样漂亮,我一时情不自禁,才跟了上去……”

“哼!”毕文倩知他有意哄自己,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只扭过脸不再看他。

辛晴看着辛光讨好的模样,无奈的笑了笑。

“小光,你还没吃晚饭吧?”辛晴望了望窗外的夜色。

“嗯嗯,姐,我饿坏了。”辛光猛点头。“哪里有吃的啊?”

“我们也都饿着呢,为了等你!”毕文倩凉凉道。

“袁先生,您吃了吗?”辛晴抬头看他,

“哦,我一会还有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吃晚饭了。”说着,袁宏彬将花束稳稳的放在床头。

看见这些美丽的花,辛晴有片刻的恍惚,上一次收到鲜花是多久以前了?而那时送她花的那人现在又在哪里呢?

袁宏彬敏锐的感觉到她的晃神,还有她脸上淡淡的忧伤。

“跟我走,带你去吃饭。”毕文倩察言观色,拍了拍辛光的肩膀,带他出去了。

“哦……”辛光乖乖跟着出去了。

两人走后。

“小晴,你还好吗?”袁宏彬低沉的嗓音打断了辛晴的愣神。

“不好意思,袁先生。”辛晴忙敛了伤感,勉强扯出一个微笑道:“谢谢您今天又来看我,您帮我的这些忙,我……我不知道……”

“呵呵,小晴,我早就说过,你可以叫我宏彬。”袁宏彬憨实笑道:“我今天来,一是为了看看你,另外,还要告诉你,健身房那边的事情你不用再担心了。”

看见辛晴不解的目光,他继续解释道:“健身房老板已经联系了我,将昨晚的医药费都给我了,还将你的入会费都退回了。”

“为什么?今天上午,那个年轻教练还说……”辛晴更加疑惑了,事情怎么进行的如此顺利,而那健身会所又怎么会将入会费一道退给自己,明明交的时候教练说过,不会退回的啊。

“不用管他说了什么,总之,你不用再担心这件事了。”袁宏彬依然笑着耐心道。

“我不懂,明明……”辛晴仍是不肯放弃追寻真相,直觉告诉她,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她不妥协的盯着自己,意思是一定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她乌溜溜的黑眼珠里是异常执着的眼神,四目相对……

好吧!他妥协!

他无奈笑答:“只是找了个不错的律师朋友,给那健身会所的老板打了个电话,普了普法……”

原来,他早已从昨晚健身会所只安排一个没有经验的年轻小伙跟来,便知晓此事必然不好处理。因此,干脆就请了个律师朋友,帮了下忙……

辛晴低下头,以最大的诚意道:“谢谢!袁先……宏彬。”

他勾了勾好看的唇角:“别客气。”

投手看了看腕表,时间过的如此快:“我把退回的会费打给你。”

她仍是低着头,过了一会,木讷的声音响起:“如果,你家的电脑坏了,我可以帮你修。”她实在想不出,作为一名IT技术人员,能帮上这个人的忙是什么。

“好的!小晴。”袁宏彬唇边的笑容愈发深刻,口气却是十分认真。

目送袁宏彬离开,辛晴躺在床上发呆了许久……

啊,到底当时是什么样的脑回路,竟会想到要帮人家修电脑这样的答谢方式的啊???……

第二日,小晴脚上的肿胀消去了一些。

到了第三日,辛晴已经可以下床,杵着拐棍行走,额头上也不再疼了。

早上,辛晴的手机铃声响起。

“谁啊,这么早?!”还在一边没睡醒的辛光迷糊的不满道。

“我同事。”辛晴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喂,陆工?”

“早啊,辛姐!”

“有事吗?”

“我听总监说了你受伤了,我今天上午来看你。呃……代表公司……和同事……”

“哦,不用了啊,太客气了,我很快就会好的。你们都很忙……”

“一定要的。辛姐,你把地址和病房号发给我,总监交代我……”

“哦,那好吧,我等下把地址和病房号发给你。”既然小陆都说是总监交给他的任务了,她便不再推辞,挂了电话,就将信息发了过去。

接近十点,果然,陆工来了,提着水果篮和牛奶。

“辛姐!你恢复的怎么样啦?”陆工肉肉的脸上满是笑容,走进病房。

“今天上午的检查如果没事的话,下午就能出院了。”说起来,除了不能按计划继续减肥外,其他一切都挺顺利,自己恢复的也很快,提前了一天出院呢。

“哦,那就好那就好。”陆工搓了搓手,一时便无话了。

这时辛光打了开水进来,“这位是?……”望着与辛晴的眉眼有点相似的男生,陆工问。

“辛光,我是她弟。”辛光简短的自我介绍。

“原来是辛姐的弟弟,你好你好!我是陆琛。”陆工也说了自己的名字。

“嗯。”辛光随意的应了一声,看这男子胖墩墩的,脸上的笑容总让人觉得他有些心虚,心底就没有什么好感。

见弟弟这么不礼貌,“小光……”辛晴刚想说他几句,

“没关系没关系!”陆琛忙摇摇手。

辛光出去了。

辛晴笑着看向陆琛:“小陆,公司里怎么样?工作现在都在你那边,你一个人能担的下来吗?辛苦同组的各位同事了,尤其是你,小陆!”

陆琛忙答:“不,不辛苦!”又接着补充道:“都是我应该的。”

沉默了一阵,陆琛似乎有话要说:“辛姐……”

“怎么了?……”辛晴疑惑他的欲言又止。

“谢谢你,辛姐,当初我刚进公司,在学校没学到多少东西,有很多不懂的知识,都是你教的!”其实他们同组的其他同事,好多不懂的地方,都是辛姐指导的。

他有时不明白,她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怎么懂的那么多。

更让他钦佩的是,辛晴对工作的负责态度。

编程有严谨的逻辑,复杂的算法,清晰的注释,还要尽量易读。

不放过每一处bug,不忽略每一个细节,她编写的程序质量高、错误少,堪称完美。

还有,作为组里的骨干力量,她总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用工作狂来形容她亦不为过。

陆琛有时候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如此拼命工作,是不是有很大的抱负,为了钱为了权利?

然而,事实是,好几次升迁,其他和她同期甚至能力不如她的人都上去了,而她依然不卑不亢,奋斗在第一线的她总是惯常勤奋。

“客气什么嘛!”辛晴笑呵呵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