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八条物语 > 第三百章 葛尾城落

就在高岛城开城后不久,葛尾城也迎来了末日。

上杉景信、高梨政赖、井上清政、长野业正、仓贺野尚行、小幡景纯等上杉家诸将对葛尾城发起了最后的勐攻。

由于葛尾城是最早被上杉军围困的城池,故而城中早就被切断了补给,武田信繁、原虎胤等守将也比高岛城更早吃上了草根、老鼠、树皮。

在面对上杉军的攻城,葛尾城守军根本无力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和反击,他们几乎是被饿的就剩下半条命了,站都不一定能站得直,更别提拿起刀枪、弓失了。

随着法螺声吹响,大量上杉军用木材、竹束填平了葛尾城外围的壕沟,并用攻城锤分别砸开了葛尾城三之丸的大手门、搦手门。

曾经横扫甲斐、信浓两国的武田军现如今不少因缺粮而疲惫不堪,只能或坐或躺,等待着不断涌入城中的上杉军将手中的屠刀落下,担任武田信繁副将的原虎胤见状只能被迫带着少数还能动弹的守军放弃了三之丸,撤入二之丸和本丸中固守。

“典厩殿,三之丸······三之丸已经陷落了!”原虎胤摇摇晃晃的进入了葛尾城的大广间里,向正在擦拭太刀的武田信繁说道。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城外的上杉军越来越多就已经说明兄长大人撤回了甲州放弃北信州诸郡了。”武田信繁说完就将手中的太刀缓缓收起。

“如今城兵已经无力再战,二之丸和本丸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原虎胤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道。

“我等已经尽力了,兄长大人他会理解的。”武田信繁已经认为自己足够对得起武田信玄了。

“可是二之丸、本丸之中中尚有领民、城兵两千余人,若是继续抵抗下去的话,恐怕······”原虎胤甚至都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我明白,原美浓守,由你来出使上杉军本阵吧。”武田信繁无奈的说道。

“典厩殿,难道御馆大人真的就放弃我等了吗?!”原虎胤如今还不愿相信武田信玄放弃救援葛尾城一事。当然,此刻的葛尾城中还并不知晓武田信玄败亡的事情,更不知道上杉军已经将甲斐一国完全压制。

“砥石城、小诸城皆先后陷落,只是那位山内屋形殿不愿背上恃强凌弱的恶名,故而没有以数万大军勐攻葛尾城罢了。”武田信繁早就听闻上杉辉虎的义理远超常人,知道只要主动出降,就不会故意为难的,与自己的兄长武田信玄行事完全相反。

“我等已在葛尾城坚守了半年之久,城外的上杉军会同意议和吗?”原虎胤表示对此有些怀疑。

fo

“不是议和,是开城投降。”武田信繁随即说出了令原虎胤大吃一惊的话来。

“什么?!开城投降?!”原虎胤在听完武田信繁的话后吃惊的嘴都快合不拢了,他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武田家御一门众笔头竟然会说出投降的字眼来。

原本,原虎胤还以为武田信繁的设想是在主动开城放弃葛尾城后,城兵撤回甲斐从长计议。可他从来都没想过直接开城向上杉军投降。

“不错,原美浓守,你认为如今当家还有一战之力吗?兵力、外援、粮草辎重等一样都比不过上杉家,我们拿什么去战胜上杉家?上杉家现如今坐拥十七州(算上出羽)之地,奥州、飞州、越前等地的大名皆是上杉家的盟友。而武田家呢?这些年来不断丢城失地、损兵折将,加上各种天灾**,而兄长大人却依然在穷兵黩武,武田家走向覆灭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武田信繁说着说着就不愿继续说下去了,他抬起头望着大广间外远处坐落的信浓群山,陷入了沉思。

“典厩殿,只要御馆大人将上杉军拖在南信州、甲州的群山之中,并坚持到来年春季,上杉军必退兵返回本领,我等也只需再坚持一下就能看到胜利了。”原虎胤如今还是不愿就此放弃,仍然幻想着武田家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数天之前,飞脚来报南信州各地皆不战而降,尤其是一门亲族众的木曽家、下条家。我只是不愿让你知晓罢了。”武田信繁说完就将一封书状递给了原虎胤。

“什么?!那甲州岂不是无险可守了吗?!”原虎胤大致看了一下书状的内容后,双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上杉军此次所动用的兵力不下于十万,恐怕武田家是真的在劫难逃了。为了保住城兵、领民的生命,我等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了,甲信两州的大势早就无法逆转了。”武田信繁摇了摇头后缓缓说道。

“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原虎胤说完就瘫坐在了地板上,双目失神,陷入了绝望。

“父亲大人不是让今川礼部侍郎收阿菊为养女送至小田原城,作为那位八条令公的侧室了吗?恐怕武田家的血脉以后要靠阿菊来延续下去了。”武田信繁隐隐约约觉得武田一族滴流恐怕凶多吉少,若是武田信玄曾经在信浓攻略中不经常屠城、杀降的话,上杉家倒是有可能放武田家一马,说不定还能让武田家领有一部分领地苟延残喘。

“典厩殿,不如我等与占据三之丸的上杉军拼个鱼死网破吧!”这时,坐在一旁的青木信立(武川众)提出了一个建议。

“青木尾张守,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身在甲州的家卷想想吧?万一你的所作所为迁怒于上杉军,导致上杉军攻入甲州之后,像兄长大人在信州那样该如何是好?”武田信繁当即否决了青木信立的提议。

“可是典厩殿······”就在青木信立还打算继续进言时,武田信繁直接将其打断了。

“就以我切腹自尽为代价,换得剩余领民、城兵保全生命吧,你等也之后出仕上杉家保全家名延续。”武田信繁打算以自己一命来换得二之丸、本丸的所有将士、领民得以生还。

“典厩殿万万不可啊!”原虎胤、青木信立等人异口同声地劝谏道。

“有何不可?难道牺牲你们换得我一人苟活于世不成?”武田信繁笑了笑后拒绝了他们。

“可典厩殿,武田家可以没有我等,但是却不能没有你啊!”原虎胤这下着急了。

“原美浓守,事不宜迟,快去吧。”武田信繁摇了摇头后说道。

“在下遵命······”原虎胤见武田信繁已经下定决心后只好领命而去。

而武田信繁之后在青木信立的介错下完成了切腹,其首级随后就送至城外的上杉军本阵。

上杉景信、长野业正等上杉军诸将在看到武田信繁的首级后都不禁为他的遭遇而感到同情,他们将武田信繁的首级送往甲府后就在葛尾城外特地修建了一座寺院,用于安放武田信繁的尸体,并取名为典厩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