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听到了秦珂的话,也不由点了点头。

本来他还有些担心秦珂能不能做的好,不过看秦珂回来了他顿时也就放心下来了。

九叔稍微板起脸来问道:“说吧,详细说说?”

秦珂笑着自信的说道:“师父,我出马你还不放心啊?”

说着,从怀里摸出两千五百两银票递给九叔:“喏!师父,这是报酬。”

两千五百两银票,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来说,绝对算是一笔巨款了。

不过秦珂自然没有私吞的打算,他吃九叔的,住九叔的。

九叔不但要维持义庄的运转,还要养文才和秋生这两个二货,开销不可谓不大。

九叔宅心仁厚,有时候帮助穷人家驱邪作法都不收钱的,日子过的还是有些紧巴巴的。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他在。

秦珂早就暗暗决定,一定要多挣点钱,让师父过上好日子。

有时候,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好好修炼,如此才可以为观主报仇。

九叔此时听到了秦珂的话,接过银票一看,不由的大惊失色说道:“怎么这么多?”

秦珂不由笑道:“师父,放心吧,我可没乱来!”

看九叔现在的表情就知道在怀疑他是不是乱来了。

秦珂接着解释说道:“主要是谭老爷找了几个和尚道士都搞不定,只有我搞定了,所以他自己主动给了我这么多。”

本来九叔还想要说什么。

秋生和文才在屋内听到秦珂的声音,也飞快的跑了出来。

“小师弟,你回来了?哇,这么多钱?”

秋生看到九叔手上白花花的银票,眼睛都亮了。

文才更是夸张,对着九叔惨兮兮的说道:“师傅,可不可以给我摸摸?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九叔一巴掌拍在文才脑袋上。

“摸你个头啊,摸摸摸!”

他从银票中抽出一张五百两的,递给秦珂说道:“秦珂,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你制作符印也需要大洋。”

制作符印的确需要大洋,这些银票也算是可以换取一些银票了。

因此秦珂也就没有推迟,接过银票。

毕竟,钱这个东西,宜多不宜少!

“哇塞!这么多,师父你怎么这么偏心,我们每次跟你去办事,一分钱都得不到。”秋生看到秦珂得了五百两,羡慕无比。

“是啊!师父,也给我点呗。”文才可怜巴巴的说道。

九叔将剩下的银票往身上一揣,板着脸说道:“不当家不知油盐贵,你们吃的穿的住的那一样不要钱?”

秋生和文才顿时焉了,他们可没有小师弟那种天赋,可以出去抓邪祟挣钱。

九叔看着两个不成材的徒弟,再看看新收的秦珂。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秦珂看着两位师兄的吃瘪样儿,笑着说道:“好啦,大师兄二师兄,师弟我挣了钱,不得请你们吃顿好的?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请客。”

两人这才欢呼一声,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九叔看着三个徒弟打打闹闹,和和睦睦,心中开心不已。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收到这么好的徒弟,上天……也算待我不薄了。”

九叔看着天边,眼神唏嘘,相比起他们师兄弟,有几个关系算是不错,但是有几个却……

当晚,秦珂请文才秋生还有九叔,在任家镇最好的酒楼撮了一顿。

足足花了秦珂十几个大洋,看得九叔肉疼不已。

不过这对于刚刚得了巨款的秦珂来说,到时并不怎么在意。

毕竟钱嘛,挣了就是用来花的。

师徒四人乘兴而来,乘兴而归,开心不已。

之后的几日,义庄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师徒几人难得过了几天清净日子。

这几日,每天天一亮,秦珂就到院子里练功,从不懈怠。

功夫,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练功最是辛苦,要每日勤勤勉勉,不能懈怠。

只有不断的去熟悉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去运用自己的技能,来自肌肉骨骼的记忆才不会消退。

秦珂一身的修为,大多数来自在抓拿邪祟获得的阴灵力,然后利用阴灵力提升自己各种技能。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极为方便的道路,比别人修炼起来可容易多了。

只要可以抓拿邪祟,清除妖邪就可以获得阴灵气。

不过虽然他有这么一个简单的修炼方式,不过他并没有要懈怠练功,反而更加勤勉。

毕竟他明白,如果自己因为能力关系,就懈怠,可能自己也无法发挥自己学习的东西,如此以来,自己只会浪费了这个忌讳。

所以他更加的努力。

只有越是努力,他才可以越强大。

九叔站在门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暗点头。

秦珂这孩子,勤勉、好学、天赋高,将来一定能够走的比自己更高,更远。

说不定,还能走出前人从来没有走出的路。

九叔拿起手中的信,再次看了一遍,心中若有所思。

“现在又有别的事情,不如将也让他去处理!”

九叔喃喃自语,毕竟对付邪祟这种事情,一定要多做,如此才可以从中获得经验。

“虽然我和麻麻地关系并不好,不过也算是有同门之谊,现在他遇到麻烦了,我也应该帮忙一二!”

九叔师兄弟关系不少,不过关系也有好有坏,不过他们大部分都各自有自己的营生,所以接触也比较少了。

当然若是出了什么麻烦也会想到他。

他修炼在众多师兄弟中也算是数一数二。

想到了这里,他开口说道:“秦珂,你来一下!”

“哦,师父!”

秦珂停下了动作,走了过去。

“师父,什么事情?”

“秦珂,师父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九叔让秦珂坐在身边,开口道。

“什么忙?”秦珂有些好奇,难道又有邪祟出现了?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九叔将手中的信递给秦珂看了看。

秦珂看了一眼信件上的署名,有些疑惑。

“这个麻麻地,是师父的师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