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蛇此刻充满了恐惧,作为一个专业杀手,他早已经摸透了黎蒙的情况。在他看来,只要杀掉对手,再将它制成封印物,就会更好的取悦真实造物主,让自己获得更加强大的能力。

他已经通过这种方式从真实造物主那里获得了很多种让人难以想象的能力, 这让他面对许多比他强大的超凡者,也可以轻易的逃脱甚至击败对方。

可是这一次,他的“毒蛇之噬”竟然失效了,他通过自己多次和超凡者战斗的经验,发现对方用某种奇怪的方法避开了真实造物主的污染,还伪装成受伤准备偷袭自己。

这让他决定顺着对方的伪装,一边用言语放松对方的战斗意志, 一边乘机偷袭。

在激烈的战斗中,他发现对方使用了至少三个途径的超凡能力。

而且这三种能力, 彼此之间互相冲突,如果是以被牧羊人放牧的灵魂,那么它们的存在就很合理了。

这种封印物,往往掌握在极光会的神使手中。

天啦,自己竟然想杀死一名神使!

黑蛇知道,这一刻自己连极光会也回不去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先脱离这里,再祈求真实造物主的恩赐。

就在他在水中疯狂的向前游动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同样在水下游动的身影。

灵活的像一条本来就生活在水下的鱼!

他看见那条‘鱼’在水里飞快的摆动着双腿,迅速的接近自己。

他看见那条鱼抬起头,对准自己举起了极为粗壮的手臂,手臂上还覆盖着一层层暗金色的鱼鳞。

黑蛇奋力的向上划动着,准备浮出水面,离开塔索克河。面对一位放牧了‘风眷者’的超凡者, 在水里战斗是极为愚蠢的。

就在他蹬腿的霎那,他感觉自己的脚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抓住, 那只手如同铁钳一样,死死的扣住他的小腿,把他朝水底拖动。

电光火石间,黑蛇做出了最艰难也是最正确的决策,他举起手里的匕首,对着那条被抓住的小腿砍了下去。

黎蒙幻化的鱼人用力一拉,一股黑红的血液喷涌开来,瞬间染红了附近的河水,让他的视线不再清晰。

他的手里,握着黑蛇断掉的半截小腿,上面的血肉已经完全枯竭。

黎蒙扔掉那条小腿,闭上眼睛迅速浮上水面,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已经快游到了塔索克的对岸。

他估计了一下残留的灵性,一阵旋风吹起他的身体,将他卷到了半空,飞快的朝黑影飞了过去。

50米,30米,10米,眼看就要接近黑蛇, 黎蒙的灵性突然开始失控,一股阴冷的感觉浮上心头。

是那把“毒牙之噬”!它似乎可以在黑暗中隐形,准确的命中自己。

黎蒙操纵着风眷者,让自己降落在附近的河岸上,再朝河面看去,黑蛇已经失去了踪影。

那把黑色的匕首,如同毒蛇一般的锋刃,正插在黎蒙胸口离心脏几厘米的地方,但这次它力量似乎开始衰竭,仅仅刺入了1厘米,就停止不动了。

黎蒙用带着牧羊人手套的右手拔出那把匕首,看着它在微弱的星光下倔强的扭动着,上面沾染着自己的血液缓缓的渗入了匕首。

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黎蒙感觉了一下自己将近枯竭的灵性和密布全身的伤口,以及上面不断涌出的鲜血,大脑开始一阵阵的裂开般疼痛。

他艰难的操纵着风眷者灵魂,朝附近有灯光的地方飞了过去。

..................

这一觉,黎蒙睡的非常不安稳。在梦里,他看见了一片污秽,堕落,扭曲之地,无数邪恶的怪物到处爬行,互相撕咬吞噬着,还有数不清的怪物潜伏在模糊的黑夜中,静静的等待着受伤的猎物出现。

在这些厮杀的怪物正中央,是一座高耸的山峰,无数的怪物从山顶往下爬行,加入到厮杀的怪物之中。

在山峰的最高处,树立着一柄巨大的十字架。它的高度无穷无尽,穿过了天空黑暗的乌云,贯穿了黎蒙的梦境,甚至蔓延往现实世界。

做工粗糙的十字架上,链条绑缚着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巨人。

巨人四肢被钉在十字架上,巨大的头颅正中央可以看见一道蓝色的闪电跳跃着,随着闪电的明灭,一滴滴漆黑的鲜血从巨人的身体流入大地,形成了一个个邪恶的怪物。

在巨人极其强壮而宽阔的身体上,密布着仿佛被高温灼烧的疤痕,还有各种刀劈斧砍的痕迹,几乎所有在漫长历史上留下痕迹的武器,都能在上面找到对应的伤痕。

倒吊的巨人就像一个历史博物馆,展示着人类所能找到的,伤害别人的方式,这些伤疤似乎从来没有愈合过,黑色的血液从伤口流出,在巨人的头顶汇成一条连续不断的河流,滴入脚下的土地。

黎蒙甚至能感觉到血液传来的阵阵腥臭,这种臭味刺激着他的鼻腔,让他从恶梦中醒了过来。

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昨天被他收入盒子里的‘毒牙之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它竖着扎着自己的手掌正心,血液像小溪一样从伤口汩汩流出,滴落在地上。

最诡异的是,黎蒙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受伤。

他拔出匕首,闻到了上面传来的阵阵血液的腥臭味道。自己的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污秽和堕落。

这把匕首,诡异之处超乎黎蒙的想象。

黎蒙强打着精神,驱散了脑海中恶梦的残留,拿出9998号博学者之书,左手按在书籍打开的第一页,右手紧握着‘毒牙之噬’。

“我手里的这把匕首的使用方法。”

“我手里的这把匕首的使用方法。”

....................

随着解密能力的发动,博学者之书上面,开始出现一幅幅活灵活现的画面。

这是他最近发现的新功能,可以将博学者之书作为显示器,来显示占卜和解密的结果。

这让他可以有选择的观看结果,不会因为直面某些不可直视之物陷入疯狂。

在一间貌似森林小屋的房间里,一位穿着类似原始人服装的老人,正在调配着一瓶看上去就非常危险的魔药。

那是一瓶泛着气泡的绿色液体,即使隔着画面,黎蒙也能觉察到它的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