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楼之挽金钗 > 第029章 逗蜂轩兄弟合谋

荣国府大门外,贾瑛刚骑上马驹,便收到了系统发布的任务信息。

【挽金钗系统】

【主线任务:挽金钗之晴雯(待接受)】

【任务名称:帮助晴雯逃离虎口】

【任务详情:因晴雯姑舅表哥吴贵欠下时运赌坊的大额债务,晴雯惨遭殃及,请你及时搭救晴雯,使其免受卖身之祸。】

【任务奖励:金钗20支】

一眼看到那个“任务辅助”是灰色后,贾瑛内心是忍不住想吐一口老血,先前【前置任务:提升武学修为】因为开启了“任务辅助”,故梭哈了所有的金钗数量。

现在正是紧急使用的时候,却无金钗可用。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贾琏,眼见贾瑛面色郁郁,忙劝慰道:“瑛兄弟,莫要担心。我对那些赌徒之流有几分了解,他们是求财并不害命。”

又看了看贾瑛腰间悬挂的钱袋,笑道:“好在是袭人心思缜密,早早给你准备好银两了。倘若你我空手而去,那事情可能就不好办了。那些人可是亡命之徒。”

袭人看了看心神不宁的贾瑛,内心稍稍有些吃味,旋即又撇去不着调的歪念头,这次对贾琏盈盈道:“琏二爷,我家二爷就托你照顾了。”

“这话可就见外了,自家兄弟,当然是理所当然了。”贾琏轻笑一声,一双桃花眼觑着神情悠悠的袭人。

袭人闻言,也蓦地面颊绯红,才知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不恰当的话,幸好贾琏没训斥。

“二爷,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也能助你一臂之力。”麝月说话间,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去打架的样子。

史湘云直接抓住贾瑛的手臂,央求道:“爱哥哥,我也去。咱们不是说过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么?”

“云妹妹,快别这样,你当是去看热闹么?”贾探春扯了扯史湘云的衣袖。

贾瑛挥挥手,道:“谁也不准去,你们在家等着就是了,有我和琏二哥就够了。”

说罢,与贾琏打个招呼,疾奔而去。

两人一路疾奔,徐徐跨过架设在洛水东部的“光风桥”后,便直接行至安众街东头的“时运赌坊”。

此时已是上午十时,赌坊门前已是车水马龙。

贾瑛抬头看去,顿时神情有些凝重,眼前是一座三层气势宏伟的楼宇,一楼大门口正有七八个守门的彪形大汉。

在京都这地儿,能开起这等规模的赌坊,想必后台强硬,或是其中牵涉到的方方面面的关系,自然不容小觑。

贾琏看了看神情肃穆的贾瑛,笑道:“瑛兄弟,别那么紧张,咱们是带钱赎人的,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又不是来砸场子的。”

两人下马,将马匹栓好后,便直接往大门口行去。

“琏二爷,您里边请。这位爷看着面生呀。”

金字招牌下的一名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一见到贾琏便急急迎了上来。

“孙管事,这位是舍弟,政老爷家的二公子。”贾琏玉面一笑,介绍了贾瑛的身份。

孙管事抱拳拜道:“原来是瑛二爷,里边请。”

贾瑛停下脚步,直接开口问道:“孙管事,不知是否见到一位十二三岁的姑娘?”

孙管事立即堆起笑容,道:“瑛二爷说笑了,咱们这地儿鲜有女客来。更甭说什么黄毛丫头了,我自打来这儿后,就从未见过。”

“有劳了,孙管事。”贾琏冲孙管事拱拱手,然后就拉着贾瑛就往赌坊里面走。

——

宁国府内,逗蜂轩。

贾珍因昨晚贾家宗祠的牌楼无故起火,当时就害怕极了,当真以为是宁荣二公显灵了。

当晚又心有所思,便夜有所梦。

一场噩梦下来,今早起床后,顿觉全身湿透了,可想而知,梦境对于贾珍的影响有可怕。

最后终于不得不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秦可卿再美,哪有命重要?更没有这“敕造宁国府”的继承人重要!

但心中仍不免低落,万事索然无味。

但此时眼前之人却给他带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贾珍看了看立于下首的赖大,再次问道:“那小子当真为了个丫鬟,跟琏二爷去赌坊了?”

赖大看了一眼站于对面的弟弟赖二,这才说道:“千真万确。不瞒老爷,那晴雯原本是吴贵那酒鬼要卖给小人家的,结果被瑛二爷一眼看中,这才给强行买了去。”

“当时我就劝瑛二爷,这丫鬟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是小人先调教几年,然后再送到府里孝敬给老太太。结果他不但不听,还把小人大骂一顿。当真是……”

后面的话,赖大没胆量说出来,但意思在场诸人都明白。

赖二也跟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西府的瑛二爷呀,还真是个混世魔王,又是抢丫鬟,又是拆姻缘的。俗话还说,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他倒好,仗着老太太的恩宠,三番两次破坏蓉哥儿的好姻缘。”

一提这个“姻缘”,贾珍登时就气得牙疼病又犯了,侍候的一小厮赶紧拿出冰块给他敷上,痛意才稍减。

“过去的事就休提了。”贾珍就此揭过,反而对贾宝玉闯赌坊的事有了兴趣。

因问道:“这个什么赌坊有何来头?”

“洛神帮。”赖大轻轻吐了三个字,却让贾珍心底惊奇一颗炸雷。

洛神帮的大名和凶名,在京都,甚至直隶省境内,那可是尽人皆知的。

这股势力主要活跃在洛水两岸,不管是青楼赌坊、酒楼客栈,还是漕运牙行等各行各业,凡是能赚钱的,洛神帮名下都有不少产业,或者参与分红的。

更有传言,这洛神帮的幕后掌舵人,很可能是某位王爷。

贾珍心念一转,突然起身说道:“这个宝玉太不像话了,小小年纪,竟为了一个野丫头而学人争风吃醋,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丢尽了我贾府的脸面?”

“倘若再不知轻重,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岂不是会给我宁荣二府带来灭顶之灾?这还了得!”

“我身为现任贾府族长,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赖二,你即可带人……”

刚说到此处,贾珍又改口道:“不,还是我亲自出面吧,这事儿容不得有任何差池。”

又吩咐赖二,道:“去把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也叫上,给他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于是,贾珍、贾蓉及贾蔷,以及赖大和赖二,并八个长随或小厮,离开宁国府,浩浩荡荡开向安众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