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笔判诸仙,我即阎王 > 第30章、曹贼竟是我自己

天元界中,方武松只见那三个外乡人突然表情茫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闵守仁还在背对着众人,同样一动不动。

孙彻也不动,搞得方武松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阿彻……”

话音刚落,三人中的一个往房中走去。

然后是下一个。

等到三人依次走入房中,孙彻才睁开了眼睛呼出一口气。

在这三具元躯中只埋了自己一丝丝的神魂,操纵起来实在难多了。

这是孙彻的后手。

闵守仁是真正的分身,控制其中一个时另外一个好歹能在别人的引导下做最基本的本能行动,就像当年他还傻着时候一样。

但过来的老乡们现在很难二十四小时在线,万一突然掉线了,身躯不能无法动弹。再者,如果将来老乡们从追求或者立场上真有什么问题,也有一个根子上能控制住局面的手段。

他是找帮手来的,不是找敌手来的。

眼前这场面让方武松目瞪口呆:“他们……到底是……”

“老方,灵晶已经交足了。机会难得,这可是在仙城!灵气浓郁,抓紧修炼。”孙彻说罢自己也走进了卧房,“把我们四人的躯体都看护好,我要用闵守仁的身份回家了!”

“不是……”方武松只感觉满脑袋问号。

但孙彻已经以修炼的姿势入定了,门外院中传来闵守仁的声音:“看管好!吃的让他们送来就行!”

方武松赶到院中便只见到他的背影。

看着这间房里的孙彻,再看看另外一间房中并排躺好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三人,方武松听着突然静悄悄的院子感到一种森森然。

太诡异了。

之前那三人,明明各有各的眼神,就像三个从没见过世面的人到处左看右看。

怎么突然之间就都变得像孙彻以前一样了呢?

……

南都仙城以天元塔为核心,全城共栽种了八棵天元宝树,其中最外围的天元宝树也有七重树冠,最内围的三株,更是足有十八重之多。

孙彻心中的震撼一点都不比王姬他们少。

闵守仁的记忆是一回事,现在自己亲眼所见是另一回事。

红尘仙国七大仙城,帝京之外南都、北都、西都,东面防御妖族的就是狂沙关、京口关、升平关这三座仙城和更外围的九卫。

下界人族领地基本都集中在东灵、西杀、南荒三域,其中以红尘仙国的人口最多。此时在这南都仙城中,孙彻找到了地球上一线城市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仙城!

纵有凡人模样,除了年幼的,恐怕就都是真修。

而数量更为庞大的,则是形形色色的凡修。

在丰宁县,孙彻只见到了邹云福一个已经妖化比较彻底的凡修。然而到了这南都仙城,巡守司全员都比邹云福妖化得更彻底。街上的行人,更是是不是见到境界很高的凡修。

如果孙彻当初来到天元界的时候是出现在这里,一定会以为那些就是妖兽。

闵守仁的家位于最内围的一株天元宝树的十七重。他是塑魂境的修士,夫人是金丹中期修士的女儿,师父是仙尘书院南都分院现任的学政,他自己有督学的身份,就算在这南都仙城也非无名之辈。

此时出现在这仙尘书院南都分院的教职居住层,立时就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

孙彻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脚步不停地来到闵守仁家门口。

门上挂着的是“闵府”,院墙上有灵光流转,这是他自家“洞府”的法阵。

有通行令牌在,孙彻长驱直入。

前院中仆人见到他,立刻惊喜地上前问候:“老爷回来啦?快,快去禀告夫人,老爷回来了!”

孙彻如闵守仁一惯的性情,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目不斜视,神识可以观察。

好家伙,这闵守仁的洞府,只怕占地足有十几亩。这一株天元宝树之大,可想而知。

这样的人造宝树,其中耗费了多少材料,孙彻一时吃惊不已,也为三教五圣宫的实力忌惮不已。

神阵八家血相连,万古灵山丹仙殿。无宝可炼神兵阁,三教九流证天元。

如今神阵八家、丹仙殿、神兵阁这阵、丹、器三教仍在,当初无数流派势力却只剩下五圣宫。仙尘书院是其中之一,而这南都仙城只有仙尘书院不到一成的力量。

闵守仁就这样打量着洞府中的诸多地方进了前院主殿的大厅,一个冷若冰霜的中年美妇刚好从后院过来,见了他就说道:“神魂传音总是不再及时回复!只是过去查看你督学的奖励之物,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并不是每个厉害爹的女儿都这样强势,只不过闵守仁没有那样的好运气。

贺芝兰名字清雅内敛,性情却正好相反。

她的控制欲不弱,说话也很不客气。

按往常来说,闵守仁一定会立刻赔上笑脸低声解释的,但今天他却表情不变,只是静静说了一句:“先回房再说。”

说完,竟也不等她的反应径直往后院走了。

贺芝兰愣了一下,随后怨气登起追了过去。

翻了天了!他怎么敢没有一句话解释,一回来还呼来喝去的?

饶是有下人在,贺芝兰也立刻提高了音调:“你对我是什么态度?你去雷火卫三十年,回来又领了三县督学马不停蹄地离开南都城。三十年了,除了过年时节,你在家呆过几天?我就那么让你厌烦吗?你一句话都不肯跟我多说?”

下人一个个装作没听见。

孙彻也不多说,径直往两人起居的小院落中走去,进了院门就吩咐贺芝兰的一个女弟子:“你们先出去。”

“是……”那女弟子看了师父怒气冲冲的样子,赶紧溜了。

身后院门无风自动关好了,院里也没有半点声音再传出来。

贺芝兰见他还启动了隔音阵,更加咆哮了起来:“要吵架是吧?吵啊!你说,你是不是在哪里养了个年轻的。我好不容易到了凝魄境,现在寿数和你一样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无法突破,寿尽而亡?”

然而这回有点古怪,这个死鬼竟背对着她开始脱衣裳了。

浴房中,更已经传来了水流声,那是凝雨盘已经被打开了。

这死鬼竟脱了一件又一件,过不一会,他的背脊就全露了出来。看着他背上的数道疤,贺芝兰一时呆了呆。

孙彻用这闵守仁分身坦坦蛋蛋地转了身,对贺芝兰露出闵守仁记忆中当时迷下她的笑容:“就知道浪费时间吵,快过来!今天,非得听你一遍遍地叫我好人。”

贺芝兰呆了呆,随后终于还是有些害臊地骂了一句:“老不羞!”

“是我老了还是你老了?说些什么鬼话,你来看看我压了多久的火!”

看贺芝兰压着惊喜过来揪她的模样,孙彻没想到当日最后刺激闵守仁的话成了真。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去见金丹大佬时,身边还有个经年旷女说些怪话?

万万没想到,曹贼竟是我自己。

但夫人从小养尊处优,真的不是盖的。

孙彻压了多久的火?想一想也可以算是有近二十年了。

既已抵达战场,那今天这战火就猛烈至极。

主人起居的别院里隔音阵一直没打开,后院回来已经有一阵的闵绯云焦急地问:“陆师姐,我娘真的是很生气跟着我爹一起进去的?”

“……师父是很不高兴,师公也一句话都没说……”

“……不行,我要去看看!”

说罢,闵绯云展开遁术就来到了爹娘住的院门口,神识传音道:“爹,娘,你们还在吵吗?我回来很久了!”

院中脸色绯红的贺芝兰吃了一惊:“小云已经回来了……”

“别打岔!”

孙彻一掌拍下,面前的贺芝兰身上再多一道巴掌印。但她双手被绑在柱子上,却又发出一声享受的怪声扭了扭。

“我在雷火卫,带队征伐,杀妖无数,这才攒了足够功绩,领到了督学之职。你不想我结丹吗?不想我更强吗?想要我停下吗?”

“好人,好人,不想,不要停……”

“错没错?”

“我错了,好人,好哥哥,我错了,你惩罚我……”

孙彻不知道泉下有知的闵守仁作何感想,但他真的没想过自己强势霸道的夫人,其实还有另一面。

结果孙彻适才看得不对,一试之下竟大获成功。

此时闵绯云还在外面喊,贺芝兰反而更感异样了。

偏偏孙彻还对外高喊了一句:“吵什么吵,我跟你娘亲热呢!”

贺芝兰一时浑身发抖,而辕门外的闵绯云更是猛然一脸红,赶紧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