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1990我在香江开出租 > 第六十五章开玩笑

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邵向北就再次离开半岛酒店,驾驶着出租车朝着铜锣湾驶去。

铜锣湾的冰岛酒吧底楼大门外面被人用蓝白色的带子围了起来,还立了一块重新装修的牌子。

邵向北撩起带子走到大门口朝里面一推,没想到大门已经被锁上了。

眼睛透过玻璃大门,看向里面黑洞洞的楼梯口,确认没有人后,邵向北只好离开。

铜锣湾不是陈耀庆话事吗?

邵向北走过几百米来到另一个名叫夜都市的酒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冰岛酒吧停业的缘故,这间酒吧的生意异常地火爆。

邵向北挤过人群来到酒吧的吧台。

“要点什么?”

调酒师手里摇晃着手中的调酒器。

“你们这里看场子的是新义全的人吗?”

邵向北食指敲击了两下吧台的黑色大理石桌面。

“你说什么?”

调酒师有些疑惑的看着邵向北。

“我说你们这是新义全的场子吗?”

邵向北一巴掌拍在了吧台桌面上。

这次调酒师没有再回答邵向北了。

很快两个青年就来到了邵向北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两下邵向北。

“你找我们?”

“不会是来找事的吧?”

看着目露挑衅的两个青年,邵向北没想到新义全的人反应这么快。

“我找靓坤。”

“靓坤?”

两个青年疑惑得看着邵向北。

“你认识他?”

“我是他表哥。”

“他老妈腿摔断了,我只好来找他了。”

“小黑你看着他。”

说话的青年转身走向吧台的电话。

不过很快那人就愤怒的转头指向邵向北。

“小子敢骗我!”

“小黑按住他!”

邵向北伸手抓住小黑的手腕,用了一个关节技就把他擒拿了下来。

推着小黑,邵向北走到打电话青年的身边。

“我来跟他说两句,他就知道有我这个表哥了。”

松手把小黑推向青年,邵向北一把接过青年手里的电话。

“靓坤。”

“你是谁?”

“别让我遇到你。”

“我开出租的。”

电话那边靓坤‘不然’两个字后面的话语硬生生的压回了自己的肚子里。

“北哥?”

“呵。”

“你在哪里,我有事要来找你。”

邵向北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女人抱怨的声音。

“北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靓坤发出油滑的笑声。

“当然是好事。”

“就看你有没有胆子做。”

“还是说你想做一辈子的马仔?”

邵向北朝着还在盯着自己的小黑两人摆了摆手。

小黑跟青年看到邵向北跟电话那头的靓坤竟然真的心平气和的聊了起来,两人互相对视了眼,然后就走进了酒吧的人群里。

“谁会一辈子做马仔?”

靓坤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有些疯狂。

邵向北听到听筒里传来靓坤砸东西打女人的声音,想来他换了字头后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要知道字头里面过档本来就是大忌,除非你本身很有实力。像靓坤这种本身没什么实力,又是靠着出卖以前的大佬才过档进了新义全。

在新的字头里又哪里会有好日子过,老大不会真的信任他,现在的兄弟看不上他,以前的兄弟又恨不得砍死他。

“你在哪。”

“我过来找你。”

邵向北等到电话那头平息了下来,再次开口询问。

“云丰大厦B坐201。”

邵向北听到地点后就挂断了电话,转身走出了酒吧。

同样位于洛克道上的云丰大厦,邵向北很快就到了楼下。

敲了敲201的房门。

过了一会,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黄色寸头的靓坤正在快速的系着他大红色衬衫上的纽扣。

邵向北看着如此动作的靓坤,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刚刚很忙?”

“没有,没有。”

“北哥你快进来。”

靓坤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脸上泛着笑伸手邀请邵向北进门。

邵向北走进房间。

房间里很乱,没有什么好形容的就是乱。

邵向北刚在客厅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卧室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怀里抱着点衣服,光着屁股就跑了出来,然后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卧室隔壁的卫生间。

邵向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目光有些不善的看着关好门走过来的靓坤。

“她是谁?”

“应召女郎喽。”

“100元一次,活还不错。”

靓坤一脸无所谓的拉开一把椅子坐到了邵向北的对面。

“什么意思?”

邵向北吸了吸鼻子,一股子怪味从卧室敞开的门里面飘出来。

“北哥,还是说说之前你跟我电话里说的事吧。”

靓坤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一脸享受地吸了一口,后背靠在椅背上,一只脚还踩上了椅面。

“你过来我说给你听!”

邵向北把自己的身体往前倾一点,做出一副要跟他小声交谈的模样。

靓坤放下脚伸头过来想要听听邵向北的话。

邵向北看着靓坤那颗越来越近的黄色脑袋,右手伸出一把就将它按在了两人中间的方桌上面,按得靓坤的脸都变形了。

靓坤双手撑着桌子,可是他的脑袋怎么也挣脱不了邵向北的右手。

“北哥你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靓坤吃力的从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出这一句话。

“是你跟我先开得玩笑。”

邵向北语气冰冷的在靓坤的耳边说道。

“我错了。”

“我错了!”

靓坤反应很快开始求饶。

邵向北这才慢慢松开了按着他脑袋的手掌。

“别以为我是来跟你开玩笑的。”

“我知道了。”

“北哥。”

靓坤揉着被压得发红的脑袋就一肚子火气地冲进了卫生间。

“让她穿好衣服离开就好。”

邵向北听到卫生间里面传来巴掌的声音,立刻出言提醒。

很快那个之前光着屁股进去的女人就穿着衣服从里面跑了出来,边跑还边咒骂靓坤。

房间的门被那女人‘嘭’的一声带上。

现在房间里就只剩下邵向北跟靓坤两个人了。

“北哥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靓坤重新坐到了邵向北的对面,脸上陪着笑。

“还是先说说你现在在新义全的处境,我们再来说其他的吧。”

邵向北现在弓已经拉开了,就要看看这箭的成色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