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之风投天王 > 第六十七章 金陵?

赵大江不慌不忙坐下,礼貌笑道:“谭总抬举了。”

“可不是抬举,实话实说罢了。”

谭亚龙道了这么一句之后冲服务员道:“快快快,上菜上菜。”

不多时,桌子上一斤摆满了各类精美的菜肴,琳琅满目,不可谓不丰盛。

“来来来,”谭亚龙将菜单递给赵大江,“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按照我的喜好随便点了一些。赵兄弟你看你要不要再加几个菜。”

“不用了,”赵大江道:“谭总这一桌已经够吃了。”

“你喜欢就好,”末了谭亚龙忽然想起什么,从地上拿起一瓶茅台,“这可是我朋友好不容易给我弄来的珍藏,咱们喝一点?”

赵大江摆摆手笑道:“不用了谭总,我在外面不喝酒。”

“喝一点嘛,就一杯,不多。”

赵大江仍然是摇头,“真不喝了,今天晚上我还有一顿酒局,现在得保持战斗力,否则晚上就闹笑话了。谭总体谅体谅。”

“那好吧,”谭亚龙略显失望,“可惜啊,这么好的酒,一直都没机会好好跟人喝一个。那就吃菜吧,来,多吃点。”

赵大江随意夹了一筷子,尝了尝,味道确实不错。

要是没有跟许灵清订下了餐厅了的话,来这里吃其实也行,主要是距离学校没多远。

“味道还不错吧?”

“确实不错,”赵大江点头,“这么好吃的菜,想必价钱也不便宜吧,倒是让谭总破费了。”

“害,一点小钱而已。”

谭亚龙自己吃了一口菜,忽然问道:“听说赵兄弟又在几个大学城开了几家轰趴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五家吧?”

这五家新店开业确实没多久,这人消息还够灵通的,都摸好底了。

“谭总是做情报工作的吧?”赵大江一面吃菜一面笑道:“我看国名党的特务都没您消息灵通。”

谭亚龙摆摆手,“我哪里比得过他们?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一眼就看到了,无非是多跑几个地方多看两眼而已。”

他吃了一口菜之后又道:“加上这五家店,还有校内的那一家,赵兄弟手底下已经有十家店了吧?”

“谭总看得仔细。”赵大江道。

谭亚龙注意着赵大江的脸色,“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赵兄弟就扩张到了十家店,这动作果然是足够迅速。赵兄弟这么急于扩张,想必是日进斗金啊。”

“能挣多少钱?无非就是图哥温饱罢了。”赵大江大口吃菜,“谭总你也开了几家轰趴馆,具体挣多少钱,你不是比我清楚么?”

“正是因为我清楚,所以才约赵兄弟吃顿饭嘛,咱们也算是交流交流经验不是?”

赵大江笑道:“比起经验,我一个毛头小子哪里比得过谭总?谭总才是商界的风云人物,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我无非就是一顿乱打,有道是无知者无畏嘛。”

“又有话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那可不就被老虎给一口吃了么。”

谭亚龙看着赵大江谈笑风生的模样,心说这年轻人还真够沉得住气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年轻人的样子。

换做其他人,多少得问一句你找我来是做什么的吧?

他就是不问,埋头只顾着吃,好似真是单纯来吃这顿饭的。

或者说是早就知道了自己请他来这里吃饭的目的,只是装作不知道,装糊涂罢了。

谭亚龙想了想,道:“我看赵兄弟这架势,是打算继续扩张么?”

赵大江嘴里吃着菜,含糊不清,“这不得看情况么,要是挣钱我就开,不挣钱我就看看呗。反正都是这些呜啦呜啦呜啊……”

“啊?”谭亚龙没听清赵大江后面的话。

赵大江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我刚才说的是看情况,挣钱就继续开,不挣钱就再观望观望,嗯嗯啊啊呜啦呜啊了……”

谭亚龙嘴角抽了抽,这小子果真是装糊涂呢。

他沉着脸,直接问道:“我看赵兄弟挣这么多钱,实在也是眼红,不如赵兄弟给哥哥我指条明路呗?这店开在哪里能挣钱?”

总算是来到正题了是吧?

赵大江笑笑。

谭亚龙这话看似是在请教,实际上是在逼宫。

魔都就这么点地方,你不能全占了,你得分我一块地方让我也多开几家轰趴馆,咱们这就算是划分界限,你在你地盘挣钱,我在我地盘挣钱,井水不犯河水。

这样一来,大家还是好兄弟,到时候出现了第三方开轰趴馆的,我们两个还可以联手起来干他!

谭亚龙其实也无奈,他知道轰趴馆能挣钱,但不知道能挣多少钱。因此,这首月他就先观望观望,等这个月收益出来了之后再看情况是否扩张。

可奶奶的,这一个月还没过去,刚看到确实能挣点,转头再一看市场,所有大学城都开了至少一家新汉轰趴馆了,他往哪儿开去,又跟以前一样跟对方开在一起抢生意呢?

他觉得这年轻人不错,不愿意跟对方闹僵,再说了,开一起抢生意说不定最后大家都挣不到钱,何必?

因此他才约了这一顿饭局。

赵大江打了一个饱嗝,拿起餐巾擦擦嘴,“既然谭总这么问了,那我就斗胆说一句吧。”

“老弟请讲。”

赵大江看他一眼,道:“金陵!”

“啥?”

“以我来看,最适合老哥开轰趴馆的地方就是金陵了,这个地方特别好,我都想去。”

谭亚龙黑着脸,你这意思,魔都你给包圆了呗?金陵好,老哥我让给你,你去金陵开,我在魔都开怎么样?

赵大江道:“谭总想得没错,魔都我是打算包圆了。谭总就不要插手了,会亏钱的。去金陵吧,我保证你能挣钱。金陵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

赵大江没骗他,金陵这个地方其实确实比魔都环境好。

好在职场客户。

魔都的企业大多数要高端一些,如许多投资公司,其实整个公司就十来个人。人数太少,公司团建的话谁会来轰趴馆?而且压力大,生活节奏快,相比之下,来轰趴馆这种没有酒吧KTV刺激的场所的人也少。

而金陵则称得上是创业基地,公司企业多如牛毛,但企业没魔都那么高端,一个中小型公司人数还是不少的,若是团建,肯定首选是轰趴馆。且相对魔都而言,金陵的生活节奏要比魔都慢些,来轰趴馆的人群自然也比魔都多。

只是他没明说为职场人群服务,要是谭亚龙知道轰趴馆不仅可以服务学生还能服务企业公司的话,恐怕他会在魔都跟自己抢生意。

如今自己可还没将轰趴馆往这一方面扩张铺设呢。

谭亚龙显然是没听进去,沉着脸没吭声。

赵大江笑笑,“多谢谭总的盛情款待了,下次一定陪谭总喝个尽兴。”

谭亚龙看着赵大江走出门,骂了一句毛头小子!

不过他转念一想,也确实哈,全中华又不是魔都一个地方有大学城,那么多城市都有呢。

而且比起寸土寸金的魔都而言,其他地方的房租地价还便宜一些,利润更高。

这小子在读大学,没精力管魔都之外的地方。

而自己完全可以。

想通了这一点,他脸色好看了起来,这小子也算是说了点实话。

不过这态度,始终叫人恼火。

若以自己娘胎里的脾气,指定要跟你在魔都拼一场你死我活。

可现在,不行了,还得养家养情人,拼不动了。

别这会跟他在魔都拼得血流成河,回过头来一看,全国各地的大学城都被其他人给占了,那才是亏大了。

啧,金陵?

金陵就金陵,先拿他试试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