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修仙从不死不灭开始 > 第三十二章 夜半入深林

作为修仙者,李尘感觉自己还是挺孤独的,但这种孤独,目前感觉还挺爽的。

估计,等到这世界上到处都是修仙者了,万一还有很多比自己强,天天都要夹着尾巴做人的话,像死前过得那种呆鸡瓦狗的生活,就有亿点儿不爽了。

我可以有钱,但你不能太有钱了。

人性。

天色将黑,李尘就和陈丹阳一起,出了营地。

身后的城墙上,是全副武装的护卫队,为了让大家放心,两人也带上了传讯用的火箭枝,以武者的臂力,直接朝天上一丢,都不需要弓。

陈宏和陈芷珮没有闹着什么生死一起去,而是听话的留在了营地,和其他人一起进入了地下防空洞,这也是244厂早就有的,非常坚固,比起李尘上次死亡葬身的梅城防空洞,规格还高,还要安全得多。

里面储备了很多食物和饮水,床榻被褥,通风暗道都一应俱全,极端情况下,目前的300来人,以灾难标准限量供应的话,能生存两个月。

里面还放了很多菌基和蘑菇种子,紧急时刻还可以种蘑菇,配合一些杂七杂八的,再生存一个月没问题。

不过,以侯思平的稳健和老成持重,不知道还有其他后手没有,考虑到这里曾经是军工厂,侯思平是老军人转业回厂里的,考虑问题,通常会有战备思路。

两人没有打火把,中级武者也可以暗中视物,但只能看到周围三五米的样子。

李尘抬头望了一眼,只要没有视线遮挡,眼前一切可见。

没有了奇痒,陈丹阳对今晚可能遭遇的危险,并没有过度担忧,只是简单和李尘说了下,如果遇到危险,他拖着,让李尘先跑,仅此而已。

“天地间的浓雾比之前淡了一些,但这山林之间好像更浓了。最近几天,护卫队员白日进山的时候,都说闻到了很特殊的香味,而且越来越浓。等解决了这件事情,我准备带队几次,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天材地宝,说不定能帮你成为武者或者术士。”

“灾变的第一个阶段,现在看来就是天地间出现某种神秘力量,然后人类和动物抢先一步,接下来应该就是花草树木石一类的了。你还是少冒险一些,不管是我还是芷珮,首先肯定不想看到你因为我们出事。我个人对现状还是挺满意的,也比较懒,吃了天材地宝也未必能蜕变,还不如等你成为了高级武者,我们就在营地躺着,厚脸皮当咸鱼。”

“李尘,其实我有点儿看不透你,我不是说你神力过人,见多识广,而是觉得你和我,以及我以前的战友有点像。”

“哦?”

“你眼里,似乎从来没有畏惧。当年在藏北的时候,我写过十三次遗书。说实话,大家也怕死,但却并不畏惧。”

“死多了,也就不怕了。”

“倒也是。”

陈丹阳走在前面,还专门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李尘脸上居然尽是沧桑,这个灾变时代,见过的死亡多了,心态也就锻炼出来了。

他当然不知道,李尘说的是自己真的死过,怕死,但是不过度畏惧。

李尘话不多,一方面对周围环境保持着高度警惕,同时也细细搜寻着传闻中的灵药。

营地里的资源队也采到了一些,但都不过是普通药材罢了,比如木灵芝,看着晶莹璀璨,但灵力稀薄,对普通人可能有好处,吃了延年益寿,治疗普通的生疮感冒问题不大。

但在武者,术士和李尘这样的修仙者眼中,却和灵药没有关系。

可惜,仅仅是深入密林两里地的样子,李尘就察觉到附近有人,气息熟悉,就是沙坝林场的人。

信纸上没有写见面地点,两人当时就猜测,下毒手的术士应该就在密林中。

出发的时候,侯思平说找两个人把陈丹阳抬着,装成要死不活的,这样也好把幕后主使的阴谋完整地套出来。

这个方法原本不错,但那两个人却可能面临死亡的危险,两人一合计就拒绝了。

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弯弯肠子特别多的人,而且一个身怀地缺呼吸法,一个人可以揍七**、十个中级武者,另外一个更是隐藏猛人,号称后天生神力,就干脆这么直挺挺地走进了密林。

“咦,你们居然都没事?”

密林中传来一个声音,随即李尘两人就发现周围多了一群人,大部分是白日进过营地的,但少了一个萧哲,多了一个新面孔的中级武者。

那术士看着两人生龙活虎的,不禁怀疑是不是中毒的另有其人。

但想了想觉得不对,一旦拆开信,以那只异虫的本事,拿信的人必然中招,而没拆信,就不可能知道晚上来树林里见面。

即便两个人都没拆信,信被其他人拆了,也不对。那种奇痒虽然短时间不要命,但却是活死人罪,估计两个小时都熬不住就跑进树林里找人求饶了。

只有两种可能,虫子从一开始就失败了,又或者那人的奇痒已经被治好了。如果没治好,活生生的人不可能硬扛到现在,哪怕他意志再坚定,被绑起来都没用。

按照经验,只要中了这虫子,晚上进密林来求饶,还能死罪可免,否则连今晚都熬不过,就得自己肝胆俱裂,脑子痒到血脉破裂而死。

除此之外,中毒虫者的奇痒暂时被压制,两人来追击找解药的可能性也基本不存在。

这奇痒,中级武者和中级术士是无法抵抗的,更别说普通人了。

“原来是你这个缩头乌龟躲在背后阴老子,别猜了,那奇痒不过如此,又能拿老子怎么样?”

这是李尘第一次见陈丹阳骂脏话,想想下午他痒到怀疑人生,恨不得伸手从喉部一直抠到脑子的那种痛苦和煎熬,也能理解。

“胡说八道!你一个中级武者,也能破我的灵虫,简直是痴心妄想。本来想让你这刁民受点罪,安分一些才好使唤,看来你是想找死。”

那术士一愣,随即破口骂道。

他也不是没想过营地里有高手存在,但今日进去一趟,他和萧哲都没有发现什么高人,现在连高级武者都特别稀缺,这几个月以来,他只见到过一个落单的受伤的高级武者。

当时,虫子可是建了奇功的,那个高级武者都没阻挡住,陈丹阳又怎么可能。

要是营地有高级武者,他们连营地都进不去,侯思平肯定拒门谢客,又怎么会被欺负到了鼻子上,还忍了又忍。

他的杀机显现无疑,其他的林场人员也杀气腾腾的,准备随时解决这两个没按术士套路出牌的刁民。

当然,不论他如何煽动自己的凶焰,都对李尘没有丝毫效果,在他眼里,头顶着一缕仙缘的霍山,简直是移动的经验怪,送宝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