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明天文生 > 第048章 公子张忠

屋中没人回应,曹泗等了片刻,再次敲响房门。

“公子,曹……”

还不等曹泗说完,屋内就传出一声爆喝:“哪来的混账东西扰老子清梦,滚!”

张忠脾气暴躁,这是国公府人尽皆知的事。

曹泗自然也有所耳闻,听张忠暴怒,心中顿时生出了退缩之意。

不过,现在他身负重要使命,要是就此退去,怕是会有严重后果。

曹泗犹豫片刻,咬牙道:“公子,府中出大事了,您不能再睡了!”

可能是曹泗三番四次的提醒,屋内的张忠也意识到这次情况不同寻常,这才窸窸窣窣的穿起了衣服。

吱呀——

房门打开,张忠睡眼惺忪的站在屋内,上下打量了几眼曹泗,皱眉道:“怎么是你,出了什么事了?”

曹泗不经意朝屋内看了一眼,屋内少儿不宜的画面,吓得他连忙低头,不敢再看。

“回公子的话,前两天,朝廷大军于土木堡大败,二十万人马全军覆没,圣上被瓦剌俘虏,随行文武官员惨遭屠戮,就连国公爷也……”

“我爹他怎么了?”

张忠闻言,神情大变。

曹泗哭丧着脸,嚎道:“公子,国公爷也殉国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老爷阵亡是哪听来的消息?”

张忠一把抓住曹泗的衣领,急忙喝问道。

若是薛瑞在场,就能明显看出,张忠的左手有些畸形,像是一只大号的鸡爪,跟右手完全不相称。

倒不是后天受伤的原因,而是先天娘胎里就没发育完全,他这左手除了能做些简单的屈伸动作,完全没有其他用处,这也是他被张辅嫌弃的原因。

“公子,现在战败的事京城都传遍了,老爷身故的消息是宣府总兵杨洪送京军报上写的,死的还有平乡伯陈怀、首辅曹鼐、兵部尚书邝埜……”

阵亡名单中都有些谁,张忠根本就没仔细听,他松开曹泗的衣领,踉踉跄跄走到庭院中,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就像是灵魂被抽空了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了十几息时间,张忠忽然仰天大笑起来,整个人都像是疯了一般。

闻询赶来的下人们都惊慌的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曹泗也有些愣神,听到国公爷的死讯,张忠怎么好像还挺高兴?

“咳咳咳……”

笑了好半天,张忠有些喘不过气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声咳嗽起来。

等喘匀了气,张忠用手拍着地面,歇斯底里喊道:“老东西,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老子畏畏缩缩这么多年,终于不用再受你鸟气了,你死的太晚了啊!”

听到这番话,下人们都惊呆了。

曹泗不禁暗道,果然如夫人所说,这张忠就是个畜生,老子死了竟然这么开心,要真被他袭了爵,这英国公府怕是真没他的容身之处了。

想到这里,曹泗不禁更坚定了做卧底的决心。

见张忠还在破口大骂,他连忙上前提醒道:“公子爷,不能再骂了,万一传出去一点风言风语,朝廷那边怕是会对您有看法!”

骂的正欢的张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如今他老子刚死,这爵位还没正式落到他头上,要是传出个不孝的名声,袭爵的事恐怕要生波折。

“对对对,我不能高兴的太早了,我现在要装的悲痛些,才显得父慈子孝……爹呀,你死的好惨啊,孩儿不孝,竟没能送您最后一程……呜呼哀哉!”

张忠表情一变,装出一副难过模样,在庭院里嚎起了丧。

曹泗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对周围的下人道:“刚才的事,谁都不许说出半个字,不然统统打死,还有,老爷过世,你们也给我哭起来……老爷啊,您戎马半生,竟没个善终,天道不公啊!”

“呜呜呜,老爷……”

被这么一带动,西跨院的下人们也加入哭丧行列,跟主子一块嚎了起来。

众人嚎了半天,总算有点悲痛气氛。

张忠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晃晃悠悠走向房内,路过曹泗面前时,低声道:“你随我进来。”

曹泗心中一紧,知道关键时刻来了。

进了房间,张忠去卧房将几个青楼女子叫醒,让她们穿上衣服赶紧滚蛋,如今府里办丧事,再荒唐下去会授人以柄。

等这些女子得了赏钱,欢天喜地的出了房门后,张忠才阴着脸看向曹泗。

曹泗忙做出卑微状,道:“公子找小人有什么要交代的?”

“是夫人派你来的?”

张忠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曹泗表情险些失控。

“这倒不是,夫人那边得到消息,一时忘了告诉公子,小的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让您知道,所以才赶忙过来禀报。”曹泗压下惊慌,一脸讨好的样子。

“我看她是想故意瞒着我吧,你来这里,莫非是受夫人指使?”

张忠也不是傻子,前几天土木堡大败,竟然没有一丝消息传入他耳中,除了自己沉迷酒色的原因外,恐怕也有吴氏刻意封锁消息的缘故。

只是,这曹泗向来是吴氏心腹,平日里并不与他往来,怎么今日却转了性,竟跑来提醒自己,实在有些奇怪。

待问出这个问题,曹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痛哭道:

“公子冤枉小人了,小人这么做,只是忠于国公府而已,如今国公爷故去,将来这国公府就是公子说了算,小人日后自然要以您马首是瞻。

至于夫人那边,说句不好听的,日后公子高兴,她还能继续管着国公府内宅的事,若公子不高兴,她哪凉快哪待着去,小人跟着公子,自然才有前途。”

这么**裸忠心表白,顿时将张忠逗笑了,他轻轻一脚将跪着的曹泗踹了个四仰八叉,嘲笑道:“你倒是识时务的很,眼见他楼塌了,就来烧老子冷灶,天下也没如你这般不要脸的人了吧?”

“嘿嘿,公子说笑了,小人也是弃暗投明罢了,公子切莫再笑话我了。”曹泗忍住气愤,挤出笑脸来。

“也罢,本公子正是用人之际,只要你肯帮我做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张忠嘴上这么说着,可心中却在发狠。

看老子起势了才来拍马屁,实在是有些晚了,等老子有了自己心腹,再将你跟那贱人一起炮制!

“公子宽宏大量,小人日后定然以死相报!”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张忠大笑几声,突然想起先前的事,问:“对了,先前你说大军败了,还有啥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