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到——

顾太太为大家准备了元旦红包,亲友群里发了一波,自己抢了一个三分钱。

【肤白貌美文太太:哈哈哈哈——

丁宁:瞬间觉得我的三百六也不是最少的。

天生乐天派:天啦噜,为了这天发红包,特意升级可以每人均包500的,居然还有人能领到三分钱,也是厉害啊。

姗姗来迟:哈哈哈哈哈哈——心疼一波。】

叶语薇抱着手机回头看向了另外一个沙发上抱着电脑工作的男人,我抢了三分钱!

顾爵玺头也没抬,依旧在忙,三阳开泰,分秒必争,钱途无量,都是好的。

叶语薇:

唉吆喂,顾总这安慰人的本事,还真的是没什么作用。

六点不到,大家来顾园跨年。

丁宁提议大家打牌,被文珊果断拒绝了,上次的阴影还在,她不想继续和顾总打牌。

但是顾总这次很乐意和他们打牌,我得把我媳妇儿的红包赚回来。

众人:

要脸?

算了,顾总这人就不知道什么是脸!

顾总说打牌,不玩也要玩。

三岁的小顾忆扭着小身子过去爬到爷爷身上要看着爷爷玩牌儿。

顾爵玺将小顾忆放在自己膝盖上,脾气很好的小孙女要出什么就出什么,小顾忆这会儿还有些脑袋转不过来,文珊故意逗她要出什么牌,小丫头不认识,回头看着自己爷爷,对三。

文珊拿了一个三给小顾忆看,这个样儿的。

小顾忆奥了一声,伸着小脑袋看爷爷的牌,没有。

顾爵玺啧了一声,看着自家的败家小孙女,还真的由着她来闹,所以前几把,顾爵玺连输,输的有些大,别说自己媳妇儿的红包没赚回来,就连未来一年的红包都给输出去了。

叶语薇坐在沙发上陪楚洛一聊天,觉得这男人没救了。

小顾忆要星星,他都能上天给拿块陨石下来。

顾总,我的红包呢?’叶语薇回头,凉飕飕的开口问了一句。

顾爵玺抬了抬眉眼,刚好这会儿小顾忆也觉得没意思了,闹着要下去找妈咪,顾爵玺便将人放下去了,然后看着几个赢了不少钱的人,继续。

文珊拽着纳兰淳博起身:纳兰爸爸,我们去看电视吧,我觉得今天的电视不错,有晚会儿哎。

丁宁也抬头看了一眼钟表,还不到八点半,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了,值班。

文特助慑慑发抖不敢动。

萧姚静啧了一声,扯开文特助自己坐下,凉飕飕的和顾爵玺对视,两个人是真真切切的不对付了一辈子,赌个大的,我赢了,他,带薪休假一年。

文特助:

老婆,你,你,你这是在找死。

顾爵玺微微挑眉,就你?

萧姚静呵了一声,敢不敢来?

你输了怎么办?顾爵玺转着手中的牌,凉凉的看着萧姚静。

萧姚静微微挑眉,他,给你白干一年。

文助理双腿发软,媳妇儿,你横竖这都是在害我啊。

无假期。萧姚静又加了一个砝码。

文助理想哭,为什么媳妇儿老板都坑他,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叶语薇听到这边的动静,急忙过来要看好戏。

顾爵玺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没开口。

萧姚静似笑非笑的看着顾爵玺,敢不敢?

洗牌。顾爵玺将手中的牌丢了过去,示意可以洗牌了。

叶语薇和文助理下场,萧姚静对着叶语薇挑了挑眉,叶语薇做了一个了然的手势,在顾爵玺身边坐下。

顾爵玺微微靠近了叶语薇,你不会想着帮她坑我吧?

叶语薇嘴角微微一抽,呵了一声,不能,不能。

来来来,数量加倍。玉江卿说着,拿了另外一幅牌过来,然后放在了桌上,和那一副混在了一起,加了牌就等于加大了难度。

顾爵玺这种变态排除不算,叶语薇和萧姚静都是数学家,其实场上最菜的,可以说就是文特助了。

这种组合,怎么看都是顾爵玺会赢。

叶语薇想了想,和文助理对视了一眼,文助理了然,这种战场级别的比赛,他们两个最好以最快的速度下场,不然会被殃及。

顾爵玺瞥着自己媳妇儿,觉得媳妇儿要和对面那两口子都勾手,这有些棘手。

来来来,买定离手,我要发牌了。玉江卿看着他们,啧啧出声。

陆启川搂着谭晨筱在一边看着,谭晨筱低声在陆启川耳边开口,觉得顾总有些危险。

这分明就是三保一。

不见得。陆启川这会儿站在顾爵玺身后,觉得就算是三个人勾手按顾爵玺一个,也不见得按得住,但是如果是叶语薇一个人去按,那还真的不好说。

纳兰淳博这会儿站在叶语薇身后看着她的牌,几乎都能把大家的牌算出来了,叶语薇的牌算不错的,但是有几个小牌配不上,这个很要命。

叶语薇抓着手中的牌,看看萧姚静,又看了看文助理,文助理给她打了一个手势,叶语薇微微点头。

顾爵玺冷声哼了一下,文助理和叶语薇瞬间就怂了,萧姚静冷眼看着他俩,出息。

叶语薇和文助理一致觉得,这玩意儿在顾总面前,他们俩就没有过。

文助理首牌,要给叶语薇放几张单张小牌,所以很果断的只出了一个三。

萧姚静瞥了文助理一眼,跟了一张,叶语薇跟出去了一张单牌。

纳兰淳博微微挑眉,一个送命的开端。

果然,顾爵玺王炸了叶语薇的五。

叶语薇:

我屮艸芔茻——

顾总你没毛病?

我一个五你给我王炸?

顾爵玺冷笑,出了一串儿,手中还有7张牌。

这一串儿,谁也压不上。

文助理缺少一个q,萧姚静缺少一个j,叶语薇差的更多。

没人压,顾爵玺一连串出来还有张牌。

文助理欲哭无泪,萧姚静直接不想说话了,但是这个吧,叶语薇很欢快的压上了。

顾爵玺:

果然是亲媳妇儿。

叶子,出对儿,堵死他。萧姚静来了精神,大声开口。

叶语薇认真点头,连着出对儿,顾爵玺压在桌上的那张牌始终没动,叶语薇算了算,没算出来他剩下的那个牌是啥,可是她手里没对了,所以文助理接上了。

等到大家手里的对儿都没了,就看顾爵玺手中这会儿到底是什么了。

叶语薇算了一下刚刚的牌,顾爵玺手中不是2就是3,不是最大就是最小。

叶语薇试探着出了一个q,顾爵玺没要,文特助要出牌压得时候,灵光一现,好像看到总裁动了一下。

不要。

萧姚静切了一声,要出牌的时候被文特助踢了一脚,你干嘛。

你不要,你不要!文特助说着,压住了自己的媳妇儿的手,他不想白干一年啊,而且按照他的观察,总裁大概是不会截夫人的牌的,所以,按照总裁刚刚那个小动作,总裁手里应该是个2,最大牌。

不管他和萧姚静谁出牌,都能被他们总裁一张牌砍死。

但是夫人就不同了!

叶语薇大概也猜出来了,顾爵玺手中的那一张牌分分钟压死她手中的每张牌。

叶语薇微微靠近了顾爵玺,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搞小动作,我要是赢了,我洗一年的碗。

顾爵玺挑了挑眉,放在那张牌上的手收了回去。

叶语薇小心翼翼的出了一个三,最小牌,顾爵玺没动,叶语薇胆子大了一些,继续出,顾爵玺都没动。

在叶语薇剩下最后两张牌的时候,满意的打出了一个十,玉江卿突然开口说道:顾大,你们家的碗都是你洗的啊?

陆启川靠在谭晨筱肩头笑,玉江卿这招用的狠啊。

叶语薇见顾爵玺要动,猛然将最后一张牌甩了出去,我赢了。

顾爵玺似笑非笑的看着叶语薇,带着几分笑意开口:嗯,你赢。但是,他们输了。

顾爵玺慢条斯理的将那张牌翻了过来,淡淡开口:我老婆,和我是一组的。

众人:

玉江卿压在丁宁肩头笑的要抽过去了,他就知道会这样,果然——

你说你们一组就是你们一组?叶子同意了吗?萧姚静冷笑出声。

顾爵玺靠在椅背上看着叶语薇,不慌不忙的等着她的回答,文特助一年工资加年终奖有几千万。

顾总,我必须是我们家顾总的啊,是不是。叶语薇认真的开口说道。

萧姚静差点被叶语薇给气死,丢了牌就要揍她。

我,我,我,我分一半给你。叶语薇惊叫一声,急忙开口说道。

这还差不多。

文助理在一边捂脸,我的个亲媳妇儿哎,给了我那就全部都是你的啊,你怎么全部和一半分不清楚啊,智商都喂狗了吗?

顾爵玺始终看着叶语薇,看着她和萧姚静闹。

这个世界上,他顾爵玺不会真的输给任何人,却唯独,不会去赢叶语薇,也赢不了叶语薇,只要她想赢

他可以让她赢一辈子,只要,她还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