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孤勇大明 > 第111章 事情大条了

郭东今日很忙,午饭都没回来吃,香儿想到下午东哥也许会到书房画图,匆匆吃过午饭,便来到书房,清扫房间、整理书案,然后用一块湿巾一遍又一遍地擦拭桌面。

香儿看向窗外,外面下起了雨,雨点又细又密,前面的一排房屋离得远,在绵密的雨幕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香儿慢悠悠地干着活,心里却一直在想、早上郭东跟她说过的那句话。

香儿的终身大事终于有了着落!

这可是件大事,香儿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告诉爹娘,女儿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大小姐的意思是把她当成陪嫁丫头,就算跟郭东圆了房,也说不上有什么名分,可郭东是她欢喜的人,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算做个丫头,她也心满意足。

爹爹也曾做过官,据说官儿还挺大,若是爹爹没有冤死,出嫁时,香儿也会穿上漂亮的嫁衣,香儿闭上眼睛,想象她坐在花娇里,盖着盖头、身着嫁衣的模样,东哥会骑在高头大马上,迎亲的队伍很长,一眼都望不到头,那该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可爹爹被人当成罪官害死了,娘亲死的时候,真得很可怜,可怜到香儿平时都不敢去想,此时想起来,香儿依然小脸涨得通红,眼底不由闪过一点寒芒,她真是好恨啊。

哎...

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大小姐并没有把她当成普通丫头,东哥待她也很好,这就够了。

东哥还是没回来,香儿不禁走到窗前,外面斜风细雨,落在空地上,似有一阵一阵的白烟缭绕一般。

东哥说他要空地上起一座五层高楼,就用新做的那种叫‘水泥’的东西来造,用水泥起的楼可以千年不倒,东哥总是那么神奇,他说的话,香儿都信。

东哥总是很忙,只要他人在石庙,白天上午基本都呆在铁厂,下午则会在书房画图,或约人谈话,一直忙到吃晚饭时间,吃过晚饭,再次回到书房画一阵,也是常事。

东哥是干大事的男人,总给人以安稳的感觉,把终身托付给他,让人特别安心。

书案上,都是东哥画的图,香儿拿过一张纸头,上面都是用炭笔画的线条,香儿看得很认真,虽然不大看得懂,但郭东偶尔会写些字,看了字,再回头看图,至少能看明白郭东画的是什么。

比如,这一张,纸头上写的是‘飞剪船’,图就是一艘船,船身又细又长,船头尖尖的,后面起了几层高的楼,模样有些奇怪,跟香儿见过的船区别很大。香儿听郭东跟大小姐提过,他要造船,造很大的船,很多的船。

还有一张,上面写的是‘实验室’,图却是奇形怪状的,看起来都是些瓶瓶罐罐,傍边写着,试管、烧杯、量筒这些香儿从未听到的词儿,还有些架子,香儿不解地看着,实在想不出,它们都是干什么用的。

香儿在书房里等了很久,郭东终是没有回到书房画图,直到天黑,他才一身脏污地赶回家。

.......

天刚蒙蒙亮,雨停了,窗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

郭东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前屋,枕边人不是沈燕青,而是香儿。

香儿嘴角挂着笑,瓜子脸红扑扑的,睡得正香。

她的五官确实生得很好,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打着弯儿,鼻梁小巧挺直,位置和比例都恰到好处。

凑近了,还能看到鼻子之下、唇线交汇处之上、有一个可爱的小窝,笑的时候,显得整张脸十分生动俏皮,这是个新发现。

郭东不想惊醒她,便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便出了门。到了外面,才发现雨虽然停了,但路上湿滑,便决定不去爬山,寻个地方,耍了一趟长刀。

晨练归来,沈燕青端坐在桌前,见郭东回来,立刻起身相迎,还让香儿准备湿巾,给郭东擦手洗脸,然后招呼郭东坐下,俨然一副郭府女主人的模样,派头十足。

婚后,沈燕青新添了不少下人,也定下很多规矩,说起来,她的规矩和别人家相比,并没哟什么不同,郭东却很难适应。

比如,沈燕青让香儿侍候郭东穿衣,郭东自己有手脚,还穿得快,自然不肯接受。诸如此类的很多事情,郭东和沈燕青正暗自较劲呢。

早餐是米粥、油饼,还有一碟腌黄瓜。

“外面雨停了。”郭东坐下,说道。

“还好这回落的是雨,不是雪。”

沈燕青应了一句,视线在郭东脸上打转,眼神有些怪异。

郭东看向立在一边的香儿,香儿顿时羞臊难当,耳朵都红了,恨不能寻个地缝钻进去。

定是沈燕青问过香儿、昨晚他们在前屋做的一些事。

郭东顿时有些尴尬,赶紧插开话题道:“今日王长生从宁波接船回来,我要去一趟码头。”

沈燕青的声音说道“那姓韩的太监昨日傍晚来寻你,我猜他今日还会来纠缠,你可能脱不开身,码头那边,我代你去。”

郭东抬眼,不解地看着沈燕青。

“韩赞周昨日告知,新任漕运总督杨一鹏到了海州,指名要见你。”

“杨一鹏?”

郭东大惊,立刻在脑回路里搜索关于杨一鹏的生平,漕运总督是很大的官儿了,他的脑子里当然有他的信息。

首先,杨一鹏官声很好,人品似乎很不错,但他的下场却很悲催,1635年、今年是1629年、那就是6年以后,李自成攻克老朱家的老家凤阳,扒了老朱家的祖坟,因凤阳归属漕运总督治下,崇祯迁怒于他,以皇陵失守之罪,将杨一鹏斩首弃市。

主要时间对不上,杨一鹏此时不该是漕运总督,难不成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

如今,杨一鹏竟然指名要见郭东,这事儿...大条了。

郭东不禁责怪起沈燕青来,说道:“青儿,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不让你去,官府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

沈燕青横了郭东一眼,说道:“我可不想因为太监的一句话,坏了你和香儿昨晚的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