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吴泽咽了一下口水,太残暴了,太犀利了,太.....英姿飒爽了。

这女人身手这么恐怖的吗?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没招惹过对方,否则下场肯定好不到哪去。

“该你了”,唐雨汐眸子直视何经理。

“你想干吗?”何经理惊恐地连连后退,随后转身就想跑,口中同时喊道:“救命啊!打....”

后面话还没说完呢!唐雨汐一个疾步追了上去,飞速扣住对方后劲又给拉了回来,然后又是一记鞭腿。

何经理倒飞两米后,重重摔在了地上,人瞬间昏迷了过去。

吴泽整个人傻了,他感觉自己受惊了,这个女人不一般,不是随便练过那么简单。

出完气的唐雨汐总算舒坦了一点,内心的怒火也平息了少许,不过她这才想起来吴泽还在旁边呢!

唐雨汐俏脸微红,为刚才的行为做辩解:“我只是太生气了,平常不会跟人动手的。”

“能理解”,吴泽还能说什么,万一惹得这位姑奶奶不开心,把自己也揍了怎么办?

“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子很可怕,然后疏远我?”唐雨汐小心翼翼地问。

“不会,女生学点东西保护自己挺好的,至少很有安全感”,吴泽打趣道,同时感觉这丫头的态度怎么有点古古怪怪的。

“那就好,我朋友很少的”,唐雨汐开心说着。

“你这么漂亮,性格又好,朋友应该很多才对”,吴泽表示奇怪。

“因为他们接近我目的不纯啊!”唐雨汐解释道。

“原来如此”,吴泽内心一叹,看来长得太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就常常因为太过帅气而遭人嫉妒,比如李文杰和曹文俊。

“走吧!”唐雨汐说道:“说好请你吃饭的,没想到遇见这种事情。”

“那他们呢!”吴泽指着昏迷的两人,就这样把他们“暴尸荒野”了?

他倒不是心软,而是担心李文杰醒后会给唐雨汐带来不小的麻烦,以兴娱的势力和那帮人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

“放心吧!”唐雨汐哼哼道:“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谁不放过谁?吴泽发现自己的思维和对方不在一个频道上啊!难道她就一点都不担心?

虽然自己也肯定会迎来对方的打击,但和兴娱斗了这么久,他已经习惯了。

他现在主要是担心唐雨汐一个艺人怎么跟人家整个公司斗,大唐未必会在这件事上无条件维护她,从而跟兴娱彻底撕破脸皮。

“不用担心的,我们走吧!”唐雨汐仿佛丝毫不放在心上。

“那好吧!”对方都这样说了,吴泽还能怎样,他可不信唐雨汐不知道后果,既然动手了还毫不在意,必然有其原因。

跟着唐雨汐上了她的保姆车,她经纪人已经在上面着急等候多时。

一见到他两,陶淑芬便急切问道:“雨汐,你去哪了?怎么电话也不接?知不知道我差点报警。”

“陶姐,你知道我身手的”,唐雨汐笑着回应。

“那不一样”,陶淑芬瞥了吴泽一眼,“现在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

吴泽很想问你那什么眼神,我才是帮忙的人好吗?

“陶姐...”,唐雨汐不满地娇嗔一声,随后把李文杰跟那何经理的事情讲了一遍。

陶淑芬脸色大变,怒气冲冲道:“什么?李文杰那混蛋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我这就打电话给你小姨,我看兴娱是不想混下去了。”

“不用”,唐雨汐忽然说:“陶姐,你直接回公司跟他们说好了,我和吴泽还有事情要谈。”

说着,她早有准备般,从车上拿出一顶很大的女款遮阳帽,又戴上一副几乎遮住半边脸的太阳眼镜。

别说,这样一装扮下来,不注意细看,吴泽都差点认不出她来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陶淑芬现在非常不放心唐雨汐单独一人,尤其还跟一个男人一起。

“哎呀!真不用,吴泽,我们走”,她说完拉着吴泽就下了车。

“你开车来了吗?”唐雨汐边走边问,丝毫没注意自己一直拉着吴泽的手。

吴泽感受着对方柔荑传来的温度和细腻,不禁心神荡漾,他也没点破此事,回答道:“本来有开车来的,不过刚才让我助理开回去了。”

唐雨汐苦恼:“啊!那我们现在怎么过去?”

“打车呗”,吴泽说:“你想去哪?”

“诚天酒店”,唐雨汐说道:“他们家的菜很不错,而且环境很好,不用担心会被狗仔拍到。”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影视基地外,吴泽挥手叫来一辆在此地等客人的出租车。

而唐雨汐才发现她居然一直牵着吴泽的手没放,连忙松开后,她面红耳赤道:“刚才着急跑出来,你不许多想。”

听着她略带撒娇的语气,吴泽差点身子一软,心瞬间酥了。

“没事,上车吧!”他强制镇定,为对方拉开了车门。

由于方才的片刻旖旎,两人一路上气氛有些尴尬,吴泽估计继续这样下去,待会吃饭都没味儿。

于是找了个话题问道:“你学过功夫?感觉挺厉害的。”

“从小跟爷爷学的”,唐雨汐轻声应道:“不过我不喜欢,所以只练过一点点,现在纯当锻炼身体了。”

一点点?吴泽回想着李文杰一个大男人被一脚踹飞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可不像只会一点点的样子。

“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啊!”唐雨汐忽然笑道。

“真的?”吴泽还真挺有兴趣的,不由问道:“我现在这个年纪还可以学?要怎么练?”

唐雨汐想了一会,语气带着一丝狡黠:“我爷爷说,男孩子练武的话,要先学会挨打,所以你先让我打上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

吴泽感觉自己被调戏了,挨一个月的打?就像她揍李文杰那样?估计一星期不到,自己小命就先玩完了吧!

“还是算了吧!”吴泽讪讪一笑:“这种东西,还是看别人打比较有趣。”

开玩笑,他这么怕疼的一个人,万一到时候丢脸怎么办?

既然做不到保护女人,那就让女人来保护自己不就好了。

吴泽心想,以后一定要和唐雨汐加深关系,万一曹文俊也像李文杰一样来挑事,他就可以让对方将他也暴揍一顿。

反正唐雨汐看样子来历不凡,也不怕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