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盘古志异 > 初入盘古 第十五章 井卦

在一处山洞中,阿九把莫尚丽放在她拾回的一些干草堆上。

她看着莫尚丽苍白无血色的脸,探了探她的鼻息,几乎快没了。她摸了摸她的身体,很是冰凉。

“她需要气血填补脉轮。”斗战开口了。

阿九手叉腰,周围看了看这穴徒洞壁、空无一物。她只能出去给她搞点乌椹来。她生了把火,移了移莫尚丽的位置,让她能烤到火。她看着她的布置,满意的点点头。

接下来她得去搞点乌椹。

她想到刚才那烧毁的桑林子一大片,心又开始滴血了。

她本来想直接把莫尚丽带回村里,交给村长。或者直接就到莫氏去找大巫邀功。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离有人的地方多远,只能一直东行,去找她原本所在村子。

她御着小白跑了有一个时辰,突然天色昏暗,估计要下大雨。她虽然心想早点把莫尚丽过手给别人,但想到她此刻还光着个身子只剩一口气了。

万一等会她淋了雨凉透了……送一个死人给大巫,很可能她也得变成死人。

阿九只能先找了一处石缝洞穴避避雨,安置好莫尚丽。

她想,这一路上已经走出了乌椹林子的范围,周围的树木都是普通的桑树、梓树、柘树、楢树等。如果要找乌椹,估计又得原路折返回去。

真是让人头疼,她刚怎么不摘些乌椹备着呢?她懊恼。

斗战:“她手中的纳戒里有乌椹。”

经他提醒,她视线看向她的手指。

还真有一枚戒指!

她把戒指摘下来,坐在火堆旁,把戒指举在眼前照着火光自己观看。

这是一枚木头戒,什么木头做的她就不知道了。只看这木头呈褐红色,木纹细腻泛着光泽,还雕刻了精致的火云纹。

她不禁叹道:“这手工真好啊!”

斗战:“不然你以为你做个戒指这么简单。这算是很普通的尘品。那些真正巧夺天工的极品都是几世轮回修行的匠人所造。他们轮回几世所修之道,所制超凡圣品,都是绝世珍宝。有钱都买不到。”

阿九:“几世轮回?这怎么可能?这世间的人出生还会有前世的记忆吗?”

斗战:“凡胎修炼者若是前世为行有善果,灵魂便会得六道愿力,轮回再为人。

阿九:“六道愿力是什么?”

斗战:“在我教典籍中,世间众生因造作善不善诸业而有业报。此业报有六去处,被称为六道。六道分为三善道与三恶道。三善道是天神道、人间道、修罗道。三恶道为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众生在这六道中不断轮回,谓之六道轮回。在恶神时期,众生色身死后灵无所归游荡于天地间,湿婆神以身祭奠天地亡魂,以愿力助众生投报业身。湿婆宗座下弟子诸佛菩萨皆观众生相善恶以报业。以生主前世所做善与恶将此灵投报于不同道中。此招魂归之力谓之六道愿力。”

阿九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斗战:“就专门有个部门,负责看人生前做了好事坏事,然后以此为据,把他们的灵魂投到不同的生物上。”

“噢……”阿九又问到,“你刚才说的这些人有几世的记忆。那么如果我这一世是新的一世,那为什么我前世没有再前一世的记忆?”

“我说的记忆,不是字面上的记忆。”斗战顿了顿,“嗯……你上辈子有没有做什么事情,觉得自己是特别得心应手的?”

阿九:“这还用问?你看我学什么东西是一学就会的,这还不叫得心应手。”

斗战:“这就是我说的‘记忆’。有些人好像天生就特别擅长做某些事物,或者在某方面天资特别高,那都是他们累世修行所得之果。他们前世特别执着于此道,或生前发了宏愿。他们死后会得愿力,重生时便得果。”

阿九叹道:“那我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一定学了非常多的东西。不然怎么会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斗战:“也可能是因为你已在轮回中经历千万世,但却一直未得佛果。”

阿九:“什么是佛果?”

斗战:“这不是我能说清楚的,要自己悟。”

阿九:“怕不是你自己也不知道吧?”

斗战沉默了一会,道:“或许真是如此。”

阿九点点头,觉得自己终于找到斗战一点正常的样子。

阿九:“那我们两个这样子算什么?我上辈子死于核爆炸,肯定是死透了。你是怎么死的?怎么会跟我一起生到这副身体内?而且还是这么大一孩子。我们不是应该生在……呃……怎么说?母亲的肚子里吗?”

斗战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不是湿婆宗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

阿九:“你不是湿婆宗,那你是什么宗?”

斗战:“我是毗湿奴宗的。”

阿九:“毗湿奴宗是干什么的?”

斗战:“我觉得你再问,那女的就要死了。”

阿九:“噢!差点给忘了。”

她回神看着手中的纳戒,问道:“我看她身上的物品除了还有那个锁一样的东西,就剩这个没有被烧毁了。这纳戒明明是木头,怎么竟然不怕火烧?”

斗战:“嗯。这戒指材质是普通的,但上面施加的御火术却功力不错,能御三昧真火,是个可造之材。”

阿九:“我要怎么打开这个东西?”

斗战:“纳戒这种结界类灵宝类物品一般都是会被所有之人契约,只有所有之主可打开。其他人想打开,只要上面的契约术不是什么厉害的法阵,一般滴上主人的血就可以打开。”

见阿九立刻起身走向莫尚丽,斗战又道:“我也可以试着教你一个特别的方法打开它。”

阿九:“不用那么麻烦了吧?”

斗战:“你学会后可以打开任何的此类结界类法宝。”

阿九犹豫,斗战说道:“你万一无意中在什么湖中山路边得了个此类的法宝,你找不到其主人又不会此法,你得了法宝也只能看,无法驱使。”

阿九想了想,刚想反驳,斗战又说道:“就算你找到法宝的主人,万一你打不过人,无法获得他的精血呢?”

阿九沉默片刻,说道:“行吧,我学。”

斗战:“好,你把戒指戴上。”

阿九把戒指戴到食指上,发现戒指太大了,只能戴到拇指上。

她的手、胳膊、腿甚至身上原本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疤。估计都是身主原来受到很多欺压留下的。前些日子修炼时,她的老被砍断胳膊腿,斗战用血丹给她练出新的后原来的伤疤都没了,茧子也没了。现在胳膊腿的皮肤变如玉糕凝脂。手戴上这戒指后被这暗红的戒指衬得更白皙如雪。她欢喜道:“这戒指是我的了。”

斗战:“……”

阿九:“拿个戒指抵她这条命,不算亏吧?”

斗战:“坐下,定神。”

阿九盘腿坐下后定息凝神,她现在已经能快速的进入状态了。

斗战:“现在把轮力调引到纳戒处。”

她把轮力尝试灌入纳戒,但发现纳戒的外层上好像有层‘壳’,把她的轮力隔挡在外。

斗战:“我教你这个,我自己是没有试过的,我只在卷子上看过。我们魂法师有自己魂灵根的法术,与冥法师的法术不是一个体系的。不过我个人认为大道至简、触类旁通,大致上一些基本原理应该是相通的。你且试试。现在你感觉是什么东西阻挡你的轮力进去这个纳戒?”

阿九:“我感觉这个戒指被一层‘壳’包着。”

“一层壳……一层壳……”斗战喃喃自语后,又转道:“你试着把这层壳铺开。”

铺开?

阿九困惑。

斗战:“把它想成,呃……就像一层大地一样铺开,你身在在片大地中。

见阿九皱起眉头久久不语,他也不去打扰她。

像大地一样铺开……身在这片大地中……

阿九久久思索这两句话。

大地……

斗战:“地有什么?”

地有什么?

阿九思索着,地有山、有河、有石、有土、有海……

斗战:“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因为有地壳运动形成了山……降水、雪山融化或者是地下水上涌形成的河……大岩体外脱落成石……岩石被风化作用形成土……海是因为水蒸气形成暴雨汇成海……水蒸气……火山喷发……地壳……地幔……引力……

引力!

地有有引力。

“很好,现在找天地两极。”

她将自己甚至于这片天地中,感受着引力处。不一会就找到了一个具有引力的地方。身于引力中为地,反之则为天。

斗战又喃喃自语:“三昧真火……君火、臣火、民火……”

“你现在要找到天地两极的两处阵眼在哪个卦位。你自己试试。”

阿九:“莫尚丽以火灵修秘术,这枚纳戒的御火术以克主为主,那么应该就是以坎水克火。身主为女,所以主卦在地,所以下卦为水,也对应了以水克火身。我不知道什么是三昧真火,但我认为身主的火灵秘术应该是极火,极火就应该以极水克之。我能想到的极水就是冰川之水,水遇风结之,所以上卦为巽。上巽下坎为井卦。对吗?“

斗战:“你可以试试。将轮力聚于这两个卦位。”

阿九试着将轮力聚于这两卦处。却没有任何动静。

阿九有些气馁:“错了吗……”

斗战:“其实你这个思路没错,应该说也不是不可以这样想。只是客主位理解错了。在阴阳中,阴为地,阳为天。在人中,天为魂主情志,地为魄主体肤。所以你原本理解主在天位,客在地位,是无错。但少了一层理解……就是造此物主。此物的造主位客在地,所以此物所主以天为客而居之。物主身在天主在地所以两极颠倒,天为客卦坎,地为主巽卦试试。”

阿九点点头,把轮力注入到这两个卦位中,果真感觉到此二处有个‘洞’,她可以把轮力灌入其中。

“成了吗!?”阿九喜道。

斗战道:“主卦为巽,寒风刺骨,象之消极。可挡可避力量巨大,也象实力强大、态度强硬。水往低处流亦为消极;可挡可容,能浮舟亦能沉舟,象征客方也是实力强大,但态度随和。客受主制约,但由于双方都象消极、处于被动,所以关系稳定,如同位置固定的井。然而井的位置虽不变,但也需要精心维护,才能有甘美的井水喝。所以主方虽制约了客方,但也要更多的主动与客方共同维护双方关系,多做对双方有利的事情。”

“井卦以穴下泉水取象。泉水有清洁养人、潺潺不断的特性。井中引泉也有对人的贪欲有进行匡正,施教人民礼仪规范、修自身践礼法的含义。君子修身养德要始终如一。就如这口井,不可迁移,不可懈怠,要源源不断地滋养成长。亦如井中之水,不可竭也不盈满,恒常德行。”

“此御火术应该是该族大巫所施,能看出其中蕴含了大巫对少巫的教诲。希望少巫以民为主,以身作则,以身养民,以身育民。有趣的是此二人间的关系也许也如同此卦的客主关系,甚是妙哉。”

阿九:“那大巫是客还是主?”

斗战:“客主关系不是恒常不变,时客时主皆可。但不变的是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稳定的。这是此卦之象,也是大巫所望。”

阿九:“那现在是怎么样?如果对了为什么好像没什么变化?”

斗战:“需要以火灵之轮力灌入才能解开结界。你没有火灵,所以你还是解不开。”

阿九:“那你不早说!”

斗战:“刚才主要目的是让你学习,解开结界是其次……所以说如果五灵根不全,很多法术不能施用,自然就不能往上突破了。现在你还是去取一点那女子的精血吧。”

阿九睁开眼,走到莫尚丽身旁蹲下,用骨镰割开她指尖,往戒指上沾了沾。

她将轮力注入纳戒中,神识随即来到一处山林中。在她前面是一院静雅的竹棚木屋。她往里走,看到竹棚下放了许多瓶瓶罐罐,还有一些草药和小山堆似的乌椹。她一手拿一个,想着等会自己也要吃一个。刚看戏看大半天,她真的是饿了。

她走到旁边的木屋内,木屋中倒是什么生活用品应有尽有,放了两柄枪和七七八八的其他武器,还有一些她叫不上名字的法宝,衣物、被子,炊火的厨具,堆满一屋子。

有纳戒还真是方便啊!就像个移动小城堡一样,随身带家伙事儿。去到哪儿都可以活。要吃什么野外打只鸟兽儿,晚上可以支起小帐篷,还住什么店?一分钱都不用花钱!

她甚是满意,又在桌上拿了个大木盆,把手上两乌椹放进去,又搞了一木碗和小勺子,到外面又拿了几个乌椹。她本来想去看看那些瓶瓶罐罐装的都是什么,但想想还是先救人,以后再看也不迟。

她回到洞里,又去查看了一下莫尚丽,身上还是很冰冷,就是还有一口气吊着。

她赶紧拿两乌椹在盘子里碾碎,她把汁压出来倒到碗里后,自己先把果肉吃了。俗话说得好,吃饱了才有力气救人嘛。

她拿着碗果汁来到莫尚丽身边,舀了一勺往她嘴里灌,一开始只能灌进一点点,其他的都泄漏到地上。后来她耐下性子,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把果汁‘漏’进她嘴里。

大概灌了半碗以后,斗战说道:“够了。”

她把碗放到旁边,斗战:“现在教你给她运气输轮力。”

“者。”他控制她的双手结内八字印,然后双腿盘坐下来,双手又继续闪术结印。

此时的阿九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结印的顺序,因为他速度实在太快了,一个分心就会跟不上。前些日子他在教她的时候,一般就示范一遍,一开始如果她错了,他还会‘礼貌’地再示范一遍。后来他就不再装了,她要是看一遍不会,他就会开始阴阳怪气,要不就凡尔赛自己有多天才,要不就是直接骂她蠢。

她深知改变一个人讨人厌的性格几乎是不可能的。她能做到的只能改变自己,让自己足够优秀做到让他没有时间说话。

他用轮力聚起了风场,他的身体也就是阿九的身体和莫尚丽一起被风托起浮于空中。他操控着莫尚丽的身体,让她背对着他双腿盘起坐直了身。

阿九此刻努力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他是如何控制风场,如何调度轮力的。其实她觉得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就像做一道菜,别人控制自己身体先做了一遍,什么时候开火,什么时候调火,什么时候加盐,什么时候加糖。只要她够专心,看一遍就能完整复制。

而且这种自己看着自己动起来的感觉真的怪神奇的。

斗战一边运气拍于莫尚丽的背部各穴位,一边说道:“背为阳,腹为阴。背上主要都是阳脉为主,这条脊柱就是督脉,督脉为阳经之海,统摄一身之阳。脊柱两旁是足太阳膀胱经,各腑脏背俞穴均在这两条经上。这些经穴是运行血气,联络腑脏的通路。一般五行气境的修行者身体各路经络已通,已不需要我去梳理了。如果你对行医救人感兴趣,我以后可以慢慢教你。”

阿九:“暂时不太感兴趣。”

他双掌停在她的双肺后,将气源源不断的灌入她的背中:“现在我刺激了她的各经络,她的元气已经大为耗损,需要先给她聚宗气,然后再分营气行于各脉。你现在去感受自己的气如何行于她的血脉中。”

她此时有一种跟莫尚丽气脉相通的感觉,感受到她的心跳一次比一次跳得更有力,感受到她腑脏开始运作,正在消化吸收运化方才所汲取的乌椹汁。她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变暖,这些气慢慢从内向外充盈她的的身体,运行在她的全身血肉筋骨中,最后从她的皮肤汗孔中冲出!一股卫气萦绕她周身。

“现在给她聚元调轮。”

他开始将气聚于她的会阴,她感受到不断有新的气血从腑脏生出,流向她的海底轮。他开始缓缓输入轮力,使她的脐轮慢慢轮转起来。

她的脐轮随着时间的推移越转越快,开始有一点点的太阳轮气从脐轮中生出。此时阿九已满身是汗,她不但要给莫尚丽转脉轮,还同时自己调气转脉轮生轮力,不然哪来的轮力给她转。她觉得简直比自己炼轮力还累上一百倍。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感受到莫尚丽的太阳轮力开始盈满于腹腔,来到了胸腔。这时她感觉到莫尚丽的心脏突然跳动得异常有力。而且很热很热,热得她手心开始有点烫。

她睁开眼,看到莫尚丽的皮肤竟然开始外‘呼’出一股炎气营于她周身肤外。

“这是什么!?”阿九惊恐,欲收回双手,结果双手牢牢的贴在了她的背上,应该说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

斗战:“现在不能放,还差一点。”

她的双手越来越烫越来越烫,最后只感觉刺痛难忍,痛得她灵魂都开始颤抖,她尖叫着喊道:“快收回来!!!!!!”

她的手像是贴在了一块烙红的铁上,她开始闻到自己皮肤烧焦的味道,她看着着自己的手开始溃烂起泡,疼痛让她几欲晕厥。她惊恐的双目瞪圆因为斗战控制了她的身体不让她喊叫。她突然好绝望,她的灵魂在不断地绝望的尖叫着,因为她如此真切的感受着这痛苦的一切。

斗战:“这是……”

莫尚丽身上的炎气越来越浓,竟汇聚于她的手上。炎气从她的手掌,蔓延向她的手背。一点点、一寸寸的到手腕,手臂……她只能感受着这些比万千针刺千刀万剐还可怕的痛苦在她的身上蔓延开来。

她从来没有如此的痛苦过,她开始一遍遍苦苦的哀求斗战,能不能放过她,或者杀了她。

这时她的双手突然轰得一声,着起了火,双手的皮肤在火焰中被烬灭,之间筋肉燃于其中。她感觉自己已五内俱焚,能痛死她不知道已死过多少回了。

斗战将燃起的双手,来到胸前。莫尚丽随着他的手离开而落到了地上。

他将双手手指伸开形如杯状,又像举着一个球。双手上的火焰往双中间的区域聚合,最后过型成了一个红色的火球。而手上的火焰过渡到中间后,没了火焰的包裹,就剩两只没有了皮肤只有红肉的双手,还往外冒着烟。

他看着双手中间的这团火球,红色的火焰球中心开始有蓝色的火焰向外燃烧,覆盖于红色的火焰,最后整个红火球变成了蓝火球。

他不断输入巨大的轮力包裹着蓝火球,将蓝火球往内压缩。就在一个临界点,火球中心闪出了一点点刺目的星光。

他突然五指并拢,双手用力合向那点星光,合在一起。

轰!

就在他双手合十于胸前的瞬间,两股红火从他的手掌到手臂到身体,瞬间包裹他全身。

此刻阿九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五内俱焚。

她的视线在火焰内,看着自己的衣物和皮肤都皮肤都被燃尽,已经痛得她无法形容。她闭上眼只觉得有两股炎火‘钻’进她的骨头里,她的骨头要被烧熔。那两股炎火从她的小臂,到大臂,到胸口,最后汇聚于她的心脏。她的心脏在火焰中像是雷鼓般跳动着。每跳动一次,这些火焰就烧得越烈,烧着她的肺、喉咙,她能喷出火来……烧向她的肝,五脏六腑……她的双眼……她耳旁已分不清那尖刺声到底是自己一直的尖叫还是什么声音……最后她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与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