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没想到这阿速军的战力如此强大,竟然分派出五百人出来追逐难民。

很难想象五百个人追逐一万多人的场景,今天他见识到了。

黑压压的人群如同绵羊一般被人用鞭子鞭打着,往城门方向渐渐靠近。

哭喊声和哀嚎声汇聚成乱糟糟的杂音,王鼎不知道张狼他们现在的状况,见到那五百阿速军士兵后,更是担心。

“君上,这城门开不开?不开的话估计再过一会儿,城外这些难民就会开始攻城了!”顾鸿儒望着城外成千上万的百姓,朝王鼎抱拳问道。

“不能开!君上,绝对不能开!”诸鹿山见王鼎刚想下命,急忙说道。

“君上,末将带领兄弟们出去挡住阿速军,但无论这些阿速军是否在,都不应该立马打开城门!”汤臣说道。

王鼎心中清楚,赵城在扩建之后,有不少百姓聚拢过来,但即使如此,城中上下也不过一万多人。

哪怕彭莹玉况普天等人带走了不少百姓,但一下子涌入这么多难民,也相当吃力。

更何况接收难民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些百姓难道真的没实力抵挡区区五百个阿速军士兵吗?

王鼎不觉得,一旦他们进入城中,没有得到控制,所造成的破坏甚至不比鞑子进城差多少。

“好!要是情况不妙,立刻退回城中!”王鼎准许了汤臣的请命,沉思片刻,他继续说道:“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阿速军!”

说完,他在汤臣身边轻轻念道。

汤臣眼前一亮,望着自家君上,抱拳道:“君上,妙计!末将必定完成任务!”

顾鸿儒诸鹿山好奇地望着自家他,两人面面相觑,一脸疑惑。

只见汤臣带领着一百名士兵,各自背着一杆颜色鲜艳的旗子,骑着快马朝城外奔去。

“杀鞑子!杀一人,赏钱!赏肉!”

“跟着我们杀鞑子!我们这有肉吃!”

“杀鞑子!有肉吃!”

谁也没想到,汤臣带人出去不是直接奔向阿速军,而是纵马绕着逃难百姓转了一圈。

他们像是汪洋中鲜艳的旗标,不停地奔走呼喊,更为诡异的是这些士兵每人都背着一大块熟肉!

他们时而呼喊,时而割下熟肉扔向人群。

城墙上,顾鸿儒和诸鹿山等人,望着这一幕,神情哭笑不得。而王鼎自己,脸色却是阴沉得厉害!

他能体会一群人饥饿到极点的状态,那种看见太阳都觉得想煎饼,想一口吞下,哪怕烫死都无所谓的心情!

他明白!

但这不是他能用这种近乎侮辱性方式来驱使百姓的理由。

汤臣可不知道自家君上的想法,此刻他心中对王鼎的敬仰更深了一层。

士兵们身后渐渐聚拢了一大群百姓,这些人一个个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紧紧地追随在他们身后。

“大人,兄弟们的肉快分完了!”士兵们朝汤臣这里会合。

汤臣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有千来人跟在后头,倘若他们速度放慢点,几乎立马被追上,到时说不定就被这些百姓生吞活剥了。

“留着一点!朝鞑子方向那里扔!现在咱们冲过去!”汤臣大吼,下命令道,“记住,一个鞑子都不要放过!”

“得令!”士兵们喊道。

此刻的阿木尔正一头雾水,他不知道那群突然冒出来的逆贼是要干什么,等他瞧见这些人朝着自己这里涌来时,气急而笑,道:“那个贼将真以为凭借一群两脚羊,就能将我们打败?咕噜姆,你带着这一队——”

他的话还没说完,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呐喊,“吃肉!杀鞑子!吃肉!”

紧跟着,就在他们身边的灌木丛中,跳出十来个有名手持木棍的百姓,他们叫喊着,直扑阿速军。

“给我杀光他们!”阿木尔大喊。

“是!”咕噜姆带着手下的骑兵,立刻将马头转向那些人。

这时又有一股人冒出来,叫喊着朝阿木尔冲去。

“保护大人!”阿木尔身边的亲兵队长大喊。

“鞑子主帅死了,鞑子主帅死了!!”渐渐逼近这里的汤臣,看到有百姓鼓足勇气杀向鞑子,心生一计,往后面大声大声嚷道。

“跟我一起喊,鞑子主帅死了!鞑子主帅死了!快喊,用最大力气喊!”

身后士兵听到后,立刻齐齐扯开了嗓子,“鞑子主帅死了,鞑子主帅死了!快看啊,鞑子主将死了!”

“胡说,这是胡说八道!”

阿木尔大声反驳,猛然间,他看到了紧跟在贼将身后的贼军,高举着手雷扑过来。

眼瞅着那冒着烟的特大号木头壳子手雷,从贼军手中扔了过来,阿木尔心中一跳。

不过预料中的爆炸没有发生,他刚想发号施令,结果阵前那几个手雷突然炸出了又湿又浓的黄烟。

“咳咳,咳咳,咳咳呜呜”

“唏唏唏——吁吁吁——奈奈——”

黄烟过处,响起一片人和马的悲鸣。加了巴豆、砒霜、花椒和茱萸的烟雾弹,味道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了的。眼泪,鼻涕和唾液,顺着被波及者的双目、鼻孔和嘴巴同时往外淌。

王鼎制造的天雷火药本就有限,原料不够,这就衍生出烟雾弹来。

在阿速军士兵被呛得来不及反应时,汤臣已经带着人冲上来。

如果没有这个缓冲时间,阿木尔一旦见势不妙,肯定会带着手下和汤臣进行纠缠。

最后甩开对方后,那些百姓没有跟上来时,再返身追击。

浓烟散去,阿木尔看见逼上前来的红巾军,先是愣了愣,正准备反击,看见他们身后紧跟着一群饿鬼,一个个双目呆滞,嘴中念叨着:“吃肉!杀鞑子!”

阿木尔顿时、时心生不妙,想开口下令,先避锋芒再图机会。

与此同时,一枚天雷砸到他们跟前,这次不是烟雾弹,直接炸开。

最前面的阿速军士兵来不及躲避,被炸得粉碎。

阿木尔脸色大变,马受惊,将他掀下来,他一把将冲过来保护自己的亲兵队长从马背上推落,翻身跳了上去,掉头边走,“阿卜、阿卜,掌心雷来了,快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