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江山易改王妃难追 > 第十八章 京城云家

要知道整个皇宫,谁不知道她苏风溪是对宫女太监最为和善的,从不打下人,薪水也比别人的高。

皇后说过很多次了,不可对奴才过于放纵,可是她从来都是表面上应了,背地里还是照做。

其他宫女都争着想来伺候呢。

最后,苏风溪是跟两个丫鬟撑着肚子回去的,没办法,实在是吃的太多了。

而且回去的时候还打包了好多点心,说是回去给父皇母尝尝。

估计也就是给他们尝尝吧。殊不知她自己的小心思一下子就被安清影看穿了。

即便如此,安清影还是给她又多包了几包点心。这下子,够她吃一阵子的了。

苏风溪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下次再出宫,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安清影无语,被她拉到了门外,这才挥挥手,给她送走。

总算是送走了这个小祖宗,安清影回头准备进屋子去。

一回头,就看见面前的男子正看着自己浅笑。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白衣男子如那天边的明月,又如春日里的微风,轻轻的吹向安清影。

“你…来了啊。”安清影尴尬的不知如何自处,欲转身离去。

此时,凤南一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女子的手小小的,如水一般柔软无骨。他的手很大,足以包裹住整个小手。

凤南低头,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清儿可是害羞了。”

安清影气急,抽出自己的手,“我没有。”

凤南轻轻一笑,眼底似乎蕴含着无限的温柔,人潮涌动,他的眼里却只有面前含羞带怯的姑娘一人。

“好了,我们是朋友,不是么。”他似乎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这样做把他的姑娘吓跑了可怎么办。

闻言安清影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般。

“哎呀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沉迷于本王妃的美貌了呢。”她确定,刚刚在凤南的眼睛里看到了爱意,可是,自己可是摄政王妃啊,再说了她可不愿谈情说爱,她可是要发展事业的。此时打哈哈,这件事就过去了,她可不想失去这么个朋友。

很快你就不是摄政王妃了。

凤南在心底慢慢说道。

安清影的蛋糕坊开的可是风生水起,连宫里都对里面的点心赞不绝口。即使是皇上,也不得不承认,连御膳房的厨子都做不出这么好吃的味道。

尤其是还会定期推出新品,更是让各家小姐们经常光顾。

而且安清影的顾客不光是贵族世家,平民百姓在蛋糕坊里也能买到自己心仪的点心。

其实用料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形状,包装上简单了一些。

不过,味道都是一样的。

好看的花样和包装世家贵公子贵小姐可是最喜欢的,不光是自己吃,拿来送人也是有面子的。

因为买的人太多,而人手又严重不足,所以安清影不得不决定每天限量出售,只做半天生意。

她琢磨着是不是要开家分店了。

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所以天香楼的肘子今日吃着都不香了。

“初月,你说我们蛋糕坊开个分店好不好。”安清影支着小脑袋望向初月。这两个月的时间蛋糕坊盈利情况真的是不错。

初月倒是不赞同,一个蛋糕坊都已经没人看了,再开个分店岂不是要累坏王妃。

“王妃,奴婢觉得还是不开了吧,咱们也没有人手啊。”

也是啊,人手不足是一个问题,虽说有凤南帮忙,可是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啊。总不能一有问题就找凤南吧,还不如自己去牙行买几个人呢。

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的,安清影不开心的冲门外走去。

门前不远处吵吵闹闹的,还围了几个人。只听的有女子的哭喊声。

安清影本就爱凑热闹,难道是光天化日抢抢民女?

作为一个新时代好青年,她也是有一个大侠梦的,她当然得去看看了。

她是不担心安全问题的,再不济,还有初月呢。

初月要是知道她的想法,都要哭死了。

我这什么三脚猫功夫啊。

就作死吧。

初月觉得自己跟着王妃就好像随时都要去赴死一样。她拦不住,说不听,索性也就认命了。

大不了到时候抬出摄政王的名号,狐假虎威吧。

“公子,求求您了,不要把我弟弟的腿打断,求求您了。”女子跪在一男子脚下,狠狠的在地上磕着头。

男子不耐烦的踢开了女子。“晦气。”

“只不过是一条腿而已,谁让他冲撞了本公子。”

云峰?

没错,冤家路窄。又是云峰那个臭男人,看来是又在仗势欺人了。

云峰的两个侍卫紧紧抓着一个**岁的男孩,男孩虽然被抓,可是没有求饶,一双眼睛红红的看着云峰,“是你,走路绊了一下,非说是我绊的,可是我离你还很远呢。今日之事本来就与他无关,那个人是自己左脚绊了右脚,怎么能怨自己。”

云峰狠狠的看了男孩一眼,“就是你冲撞本公子,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

“不。”地上跪着的女子大声哭喊着。“求求大人了,放过我弟弟吧,要打就打我吧。”

女子挣扎着跑到男孩面前,作势要护着男孩。

围观的人心有不忍,但是面前的男子一身贵气,而且敢当街行凶,自然非富即贵,他们想管,但是不敢管啊。于是纷纷别过头去。

就当侍卫要拿起棍子打向男孩的时候。

“住手!”清脆的声音传来。

安清影拉着初月走上前去。

“云公子好大的威风,竟然当街行凶。”安清影一看就又是仗势欺人的戏码,看来这云峰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被人打断云峰心里本就不爽,但是,阻止他的是个小姑娘,他倒是起了兴致。

面前的小姑娘年纪不大,略施粉黛的小脸精致的找不出一点瑕疵,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他见过貌美女子无数,如今略有稚气的小姑娘他倒是想带回府了。不过,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呢,不管了,抓回府玩玩吧。

看她身边也就跟了一个小丫鬟,便在心里合计估计是哪个小家族出来的,不足为惧。

于是他眯着眼睛,故作姿态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衫。

“这位小姐,不知可否与小生一同去小酌一杯啊。”

呸,安清影都要吐了好么。

“放肆。”初月喊道。

“我跟你们小姐说话,你个丫鬟插什么嘴。”云峰不悦,一个小家族的丫鬟也敢在他面前大喊大叫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云峰,你,放了他们,我当今日没见过你。”论身份,安清影可是没怕过谁,更何况,本身就不是她的错。

“哈哈哈,你们听见她说什么了么,整个北塚还没人敢这么跟本公子说话。”

哈哈哈,周围的侍卫跟着一阵哄笑。

“本公子邀请你那是给你脸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也就是看你有点姿色,不然你自荐枕席本公子都不稀的要。”什么女人他没见过,都是些给钱就能玩的。

噗嗤,安清影都要都笑了。

“都说云丞相治国有功,家教甚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是,我爹可是北塚的大功臣,皇上可是都念着咱们云家的功劳的,既然你知道本公子的身份,那还不老实的跟我走,不然本公子灭你满门。”

看来着云峰不光是嚣张跋扈,还是个没脑子的,听不出来安清影是说的反话么。

而且,灭人满门的话能随便说么。只有皇上才有权利灭人满门,说这话,云家祖宗的棺材板都要盖不住了。

初月在一旁憋着笑,这云家公子怎么瞅也像是个傻的。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没被打死的。

“我倒是不知道,区区一个丞相都能替皇上灭人满门了,难不成你云家要做皇帝?”

这一番大帽子扣下来,连云峰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你乱说什么,我们云家可是一门忠烈。”

要是他爹知道他又在外面惹事,非得打断他的腿不可。

“有没有人愿意去请京兆府尹过来,让他评判下这云公子可能随意灭人家一族。”

“我去。”哭着的女子喊道。

家人都不在了,只有弟弟与她相依为命,若是弟弟出了什么事,她也就不活了。

“不许去。”云峰慌了。京兆府尹他是不怕的,可是他怕他爹知道。

“好了好了,我们走。”

“云公子不喝酒了?”安清影问道。

“不喝了不喝了,算你们走运,本公子还有急事。

“你给我等着。”临走,还不忘记狠狠的瞪了一眼安清影。

安清影也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

谁怕谁?她身份还怕了一个丞相公子么?

“初月,带她们来蛋糕坊。”

她是不怕云峰和云丞相的,毕竟在这皇权至上的时代,她的身份足以可以让她在北琛横着走,不过这对姐弟不同,贫苦人家,在国都毫无根基,恐会遭到报复,毕竟那云家一家子都是小心眼。没惹到他们他们还得计较一番,何况今日与他们正面冲突了。

从云峰和云依就能看出来了。云家的人都毫不讲理。

既然她救了他们,就要救人救到底,怎么也得护着人。

“顺子,快跪下,给恩人磕头。”女子率先跪了下来。

今日若不是面前之人伸出援手,弟弟就真的没救了。弟弟若是不在了,那她怎么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恐怕就会随弟弟去了。

可是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竟然被贵人相救。

那个叫顺子的男孩也顺从的跪了下来。“多谢小姐。”救了他的小姐恐怕是这蛋糕坊的掌柜的,蛋糕坊他也听说过,是一家很火的点心铺子。

一直想给姐姐买些蛋糕,可是,买不起啊,姐弟两个温饱都是问题。更别谈有闲钱能给姐姐买点心吃了。

有的人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