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能召唤苦境 > 第五十六章:不入轮回‧魙天下

大衍造玄图内,天地元气倾聚,穆瑜静静站立,看着半空中的巨大毛笔源源不断的吸纳周遭元气,闪烁着迷人光彩。

下一刻,一笔挥斥造化开,竟是混沌演化,再演万象。

“嗯?这是?”

穆瑜的嘴唇有些干涩,注意力尽数集中于巨笔之上,只见一笔一墨,天地元气凝聚图上,空白地域,再现全新面孔。

蓦然!

穆瑜眼前场景一变,赫见万丈阶梯,千丈高台,只见一道华贵不凡的霸道身影,缓步而踏,欲登顶峰——

“那是……”穆瑜面露惊愕。

只闻,那人缓缓开口,话音回响天地,仿若雷震,直逼人心。

“朕,一路登跃,他人以为吾已在顶峰,但朕知道,吾还有一大段路须行,而朕的路,势必——”

“惊世骇俗!”

一瞬照眼,四目相较,穆瑜骤感无边压迫袭身,再回身,其身已重复大衍造玄图空间之中。

“别吧!”

穆瑜再看向空中那一支巨笔,大衍造玄图上,恰是勾勒最后图形,一道华贵、美艳、霸道绝伦之身影,跃然纸上,正是!

阎罗鬼狱之主,鬼中女帝,其名——

“人死为鬼,鬼死为魙,人之畏鬼,如鬼之畏魙,是谓!”

“魙天下!”

大衍造玄图空间之内,首现阴沉异状,伴随一声惊雷,女帝后魃,不如轮回‧魙天下于焉降世!

“嘶!”

穆瑜看着自大衍造玄图内凝现而出,一步一异变的身影,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中开始飞快闪过这位鬼中女帝的生平。

阎罗鬼狱女帝,人称“女帝后魃”,心机深沉,野心勃勃,行事不择手段。曾先后嫁于仙门之主九天玄尊和前任阎罗鬼狱之主天鬼‧暴君啸,并先后生下了仙门少主君奉天和鬼狱公主孤月。

而在暴君啸与一代剑宗长日锟铻大战,两败俱伤后,魙天下趁机弑夫夺权为帝,成为新一代鬼狱之主。后鬼狱在女帝的领导下,进军苦境失利后遭遇封印。

为求破封,鬼狱施行计谋,派出多人卧底渗透鬼狱,又在多名暗桩的协助下,逐步揭破封印,让鬼狱重现。

鬼狱重现人世后,野心勃勃的阎罗女帝,再次出征,喊出了“男人会的,女人也会;女人能的,男人也该能”的口号,暗中进行改造自然,颠倒乾坤的逆天大业,只为了证明女人更胜男人!

当然,自穆瑜的眼光来看,这个命题不具备论证的意义。

而在那个世界,阎罗鬼狱与其它的反派势力相同,也逃不过被一茬又一茬的势力损耗覆灭的结局。最终一代女帝,也在与穿越三世,取回圣力的佛门圣行者一战中落败,沉入鬼济河底,被恶鬼分食而亡。

但是问题是,现在穆瑜的方面,可是没有那位以单刷Boss为己任的佛门圣行者,面对魙天下这位极端的女权主义者,穆瑜心内一阵发毛。

长久以来的担心,如今也终于是化作了现实。

“汝,便是大衍造玄图,所说之人!”

其身未近,其声已至,魙天下朱唇轻张,穆瑜只感觉一股威压袭来,两股战战,几欲跪下。

“既然见朕,为何不跪!”

在一步,再一声,耳边恰似惊雷向,穆瑜骤感体内气血翻涌,心跳猛然加速,踉跄倒退数步,分明只是神识之海,缘何,缘何竟会有**才会发作的反应。

“还是说,你以为,有这一张图,朕便会任汝摆布,供汝驱使?”

“天真!”

大姐,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啊……

面对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压,穆瑜一退再退。

虽然一个成熟美人在这里说摆布、驱使什么的貌似很诱人,但是前提是要有这个性命啊。眼前这位,可是立志要让天下间的男人怀孕的一代女帝。若是在这个世界发起疯来,后果不堪设想。

甚至穆瑜已经开始想着,如果魙天下失控,凯旋侯从旁牵制,再加上玄凌苍的帝弓虹,能否将魙天下带走了。

这虽是极端之策,却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汝在思考,如何能杀了朕!”魙天下踏下大衍造玄图,与穆瑜对峙,眼神冰冷,脸庞却带着冷笑,更有几分轻蔑之色。

“汝认为,汝,能吗?!”

再一步,洪威倾泻,穆瑜甚至都无能去观察那有双做工精致的恨天高,便被这一道威压硬生生的给扫出的识海之境。

“不妙!”穆瑜意识初复,便立刻冲出了房间,喊出了自来到九州的第一次:“前辈,救命啊!”

“嗯?”凯旋侯皱眉。

此时,封狼山脉方圆百里,原本的晴日暖阳不复,顿现乌云盖顶,遮天掩日的不详预兆,一股恐怖威压,笼罩整个金光堡,同在金光堡的众人同时感应,纷纷赶往气息源头。

而在通逵镇,无数的视线亦再度投向金光堡的方向。

“那里是。”

“又是金光堡!”

“发生了什么?!”

……

此时,金光堡上空,风云翻涌之间,赫见滔天鬼气凝聚,万千邪力衍化,一道身姿傲挺,美艳中带着不世凶霸,长袍披身,脸覆面具,厉眼睨天,带着冷漠与孤傲的不世身影,一步步走出,降现世人眼前。

“此地,便是九州吗?”

“嗯?”

此时,一席黑袍入眼,器宇轩昂,不怒自威。

“男人,不差,通名。”

“火宅佛狱,凯旋侯。”

“火宅佛狱?四魌界?”魙天下闻言,一双凤目微微眯起,透露出危险的色彩。

在她的印象中,四魌界四方势力,其中有一方,极为的鄙夷女子。对于这样的势力,她自是厌恶至极,而连带着,对整个四魌界也欠缺好感。

“昨日黄花,而今也配在朕眼前叫嚣吗?”

魙天下冷然拂袖。

“让开,朕之目标,只在一人!”

“你!放肆!”

作为火宅佛狱三公,凯旋侯何曾被如此的轻视过,更兼对方针对火宅佛狱口出轻蔑之语,仅一瞬间,魙天下便激起了凯旋侯心内的怒火!

只闻魙天下缓缓抬手,“是你,在朕面前,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