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笼中雀她渣了疯批皇帝 > 第六章 守夜

许之洐大张旗鼓离开长安前往燕国那日,姜姒也终于走出了燕王府。

路旁的桃花开的快要败了,如今已是四月底。她身子极虚,明明是惠风轻和,却还是阵阵发冷。

沿途是十里红妆,有喜乐敲敲打打,不知谁家在嫁女儿。若是父亲母亲还在,她也定会被好好疼爱。她也定会被珍视,也如这长安城的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嫁给一个真心待她的郎君。

“这是谁家娶亲,竟有两台喜轿?”有好奇的路人驻足张望。

“你竟不知?顾少府家的小姐和沈太傅家的小姐!”

“谁家公子这般好福气,这两位小姐家世相貌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好!”

“自然是当今太子殿下!”

句句扎心,姜姒怔在当场。大公子许诺等他回来,给她一个名分。如今她死里逃生,他却要一日之间娶两位名门贵女。

那人闻言啧啧点头,“放眼长安城,也只有太子殿下能娶顾小姐了。顾小姐是皇后娘娘的侄女,她自己又是有名的才女。”

“但听闻如今东宫已有太子妃了,太子妃的父亲护国大将军家,可在月前宫变中立了大功!”

“慎言!慎言!”

说话那人闻言低下声来,啧啧叹道,“真是命好!”

姜姒咬着唇,她的心口似是被人一刀一刀割开一般。可细想来,自己也不过是个孤儿,又已是残花败柳。便是没有这两位小姐,她也万万不敢肖想了。

恍恍惚惚地跟着迎亲队伍往前走,分明是洒酽春浓的时候,姜姒却觉得日光刺的她头晕,身子里却是极寒极虚的。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长姝真要气炸了。

那个碍眼的狐媚子姜姒凭空消失,她原以为是老天开眼。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她的夫君——如今的太子殿下许鹤仪竟然一日之内连娶两位贵女。偏偏两人位份还不低,顾少府家的小姐顾念念被封为良娣,沈太傅家的小姐沈襄浓被封为宝林。

长姝自然不悦。想来,她也刚嫁给许鹤仪不久,左不过三个月余。那些人见他做了太子,便急头巴脑地将自己家的小姐往东宫里送,当真不要脸。

只不过这两位家世贵重,尤其顾念念也算天潢贵胄。长姝虽心里恼火,却轻易不敢招惹。

也真是巧了,她的人竟然就将那姜姒找回来了。也不知这月余时间干什么去了,还把自己搞的形销骨立,不成人样。算她倒霉,长姝一肚子的火气,便总算能找到个出口。

是夜洞房花烛,长姝猜到许鹤仪必然要先去顾念念房里,便亲自带着姜姒去云光楼为太子和顾念念守夜。

云光楼内红烛高燃,鹅帐低垂,许鹤仪与顾念念方宽了衣衫。

“给太子殿下请安!”长姝笑着站在门外,声量不高不低。

帐中人动作一顿,沉声问道,“何事?”

“殿下莫怪,”长姝笑道,“今夜是殿下与顾良娣的大喜事,臣妾怕婢子们侍奉不好,便带了姜姒姑娘过来为殿下守夜。”

帐中人霍然坐起,“姜姒?”

他一向是渊渟岳峙沂水春风的人物,处事稳重,此时竟有这么大的反应。长姝捏起丝帕捂嘴笑道,“是呀!是姜姒姑娘!臣妾知道殿下寻她寻的苦,便为殿下找回来了!臣妾想呀,姜姑娘自小跟着殿下,惯会伺候人的,举手投足也最合殿下心意,便带了姜姑娘为殿下守夜!”

顾念念原是听说过姜姒的,此时扯住锦衾盖住身子,为难地看着许鹤仪,“殿下......”

殿内烛火摇曳,映着门外那垂着头瘦削的身影,那身影要比从前更加消瘦。许鹤仪蹙眉,片刻才道,“不必了,退下吧。”

“跪下!”长姝转头便冲着姜姒斥道。

“殿下与顾良娣不要你守夜,定是你偷懒耍滑,侍奉不力!今夜便罚你在门外跪着思过!不到辰时不许站起!”

姜姒小产才没几日,身子极虚乏。却又不敢违逆,闻言跪下,身子踉跄着,差点歪倒。

许鹤仪立起身,他只着了中衣,此时披了袍子赤着足缓缓开门。那清瘦的少女可可怜怜地跪在地上,见他出门,便伏在地上,“太子殿下万福。”

长姝笑着又屈身行了礼。

许鹤仪伸手扶起姜姒,见她面色苍白形容憔悴,心中一滞,眸中便带了几分怜惜。“孤找你许久了。”

姜姒抬起眸子看他,转盼流光间,盈盈欲泣。她忍住眼泪,她的大公子,心里终究是有她的。于是在许之洐那里受过的苦,便不再觉得苦。

她想扑进他的宽厚温暖的怀里,他的怀抱意味着山河岁月皆是安稳,若依偎在他怀里,便什么都不怕了。

长姝惯见不得他们二人这般缱绻的模样,当即沉下了脸,阴阳怪气道,“顾良娣只怕等急了,殿下早些歇息,漪兰殿里还有沈宝林等着殿下呢!”

说着又提醒道,“你若是不进殿,便谨守自己做婢子的本分。”

姜姒咬着唇,再看向许鹤仪的时候已经垂下泪来,“奴婢为殿下守夜吧!”

*

茜纱窗下,红绡帐暖。长姝要姜姒亲眼看着她的大公子与别的女子行床弟之事。

那一夜,姜姒不安又屈辱。

她跪坐在她的大公子榻侧,那红红的喜帐垂着,帐中的人却是顾念念。

他静静地坐在塌上,不知在想什么,顾念念却攀了上来。她的眼睛妩媚多情,此时面颊滚烫,附在他耳边娇羞道,“殿下,姑姑叮嘱了,明日一早要将喜帕送去宫里。”

可许鹤仪是君子,他不会做令姜姒难堪的事。

见许鹤仪阖目不语,顾念念放下自己的手,端坐了道,“殿下心疼姜妹妹,不如给她一个名分。念念初来东宫,看姜妹妹倒是欢喜的紧。若是有个伴儿,那才好呢。”

许鹤仪道,“你不必多想,她只是孤身边的侍婢。即便跟随孤多年,与旁人也没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