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斤的肉几乎都被桃夭夭一人活生生吞了下去。

吃完卓其华把她单手拎了起来,“吃了二十斤怎么也得一百斤了,怎么还是感觉没啥变化?”

他又顺手戳了戳她的小肚子,“这儿怎么鼓都不鼓?”

桃夭夭打了个饱嗝,“这本领还不好?狂吃不胖。”

卓其华忽而笑得魅惑,“桃桃,你上次跟小天贿赂了一分钟。”

桃夭夭一下子耳朵红了,“这个,这个,我还没准备好。况且,只有三十秒钟碰碰,我怕不够。”

“嗯?不够什么?你不会想歪了吧?”

“啊?”桃夭夭看着笑得暧昧的卓其华。

他忽而鼻尖靠在她的鼻尖上,深情望着。

“怎么?不会已经想好给我了吧?”

桃夭夭一下子羞得弹开,“我......是你上次提的要求,怎的还有脸说这些话?”

卓其华认真地摇了摇头,“桃桃,时间肯定是不够的。”

桃夭夭抓着他的衣袖扭捏道:“我的意思是,感觉一下就......就好。”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卓其华捏住她的下巴,笑得有些邪。

桃夭夭垂着眸子不敢正眼看他,“你装什么?明明什么都清楚。我上去等你,洗香香等你。”

卓其华却忽然站起身来,让其挂在自己身上。

“不用了,桌子待会儿再收拾,我等不及了。”

来到浴室,她把他放下,拿出自己的衬衫和毛巾。

“待会儿换上,记住了,里面不必换。我想亲手给你换。”

桃夭夭跺了跺脚,“换?换个屁!你是换空气吧!别让我拆穿你。”

简单洗漱后,卓其华见她扎上了哪吒头,顶着自己的衬衣出来了。

肤如凝脂的小脚丫上还挂着水珠,几根脚趾头还害羞地蜷缩着。

“轮到你去了......”

蚊子哼的声音说完后,她就小跑着进了被窝把自己盖严实了。

卓其华一下子笼罩住她,“还成天说我是狐狸精,那你呢?”

桃夭夭推搡着他去,“‘快点啊!我很着急的!”

卓其华却铁了心要打趣她,“着急什么?”

桃夭夭瞬间急了,大喊道:“着急变女人啊!你赶快去!别逼我发火!”

卓其华立马一下子弹起去了浴室,听着淋浴哗啦哗啦的声音,桃夭夭心跳不已。

虽然时间很紧迫,但应该还是可以实现的。

卓其华围着浴巾走出,随后侧靠在墙上勾唇笑着。

桃夭夭目不转睛看着,不断地咽着口水。

卓其华渐渐走近,弓着腰勾住她的下巴。

“桃桃,要不,我们就在这个地方结婚吧。”

桃夭夭听后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他。

卓其华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的意思是,我要负责的。”

“不要,这太便宜你了。求婚订婚结婚,去领结婚证,婚礼,一步都都不能少。”

桃夭夭抱住他的脖子喃喃道:“阿华,我准备好了。”

“嗯......”卓其华低闷一声。

他的喉咙略带嘶哑,“还跟上次一样,我数三二一。”

五十九秒的时候,他立即用被子盖住她,自己也霎那间盖上了浴巾。

桃夭夭红着脸、撅着嘴锤了捶被子,气急败坏道:“烦死了!烦死了!我还以为自己能变成真正的女人了!”

随后她愧疚地看着卓其华,“让你扫兴了。”

卓其华噗嗤一声笑了,轻声哄着她。

“桃桃,我也真的尽力了。时间实在紧迫,桃桃天生长得小巧。这不是桃桃的错。”

随后桃夭夭见他摊开手掌,手指头对着空气弯了弯。

“你干嘛呢?”

卓其华转头笑得得意,“我在回味着方才的感觉。”

随后他转了转眼珠子,“我觉得有一个成语非常适合桃桃。”

他暧昧地贴近她的耳朵,“叫,小巧玲珑。”

桃夭夭害羞地一下子把他推开,“臭不要脸!走开!”

卓其华不要脸般又凑上来,“方才怎么不叫我走开,还主动牵着我的手。”

桃夭夭隔着被子,呜咽着扑进他怀里,“你欺负人!”

卓其华连笑数声,“没欺负地成功,这次还是怪我没经验,下一次一定欺负你。”

桃夭夭撅着嘴抬起头,傲娇地哼了一声。

“鬼知道你是真没经验,还是装没经验。”

卓其华严肃地摇了摇头,“我敢保证我没有装。”

桃夭夭叹了口气,“算了,还是等下一回吧。宝贝儿,这次是我无福消受你。你别自责了,真的怪我。”

卓其华亲了亲她的脸颊,“好了,我去浴室换好衣服,你也穿好。待会儿在电视上一起看你爱看的宫斗剧吧。”

三分钟后,电视:

“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卓其华顿了顿,“这段滴血认亲,我跟着你都已经看第三遍了。”

桃夭夭耸了耸肩,“我都会背台词了。”

她抱着他,就这么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光。

两天后,桃夭夭出了虚拟世界回到了殡仪馆上班。

这时候,杨澄锦的别墅内。

蒋云馨被放出,放出间的刹那,杨澄锦一掌拍飞了她。

她捂着胸口,愤愤道:“你这是何意?!我明明是按照你的吩咐做事!”

杨澄锦眼眸冷冷地扫过她,咬牙切齿道:“我有叫你那般伤害她吗?!”

蒋云馨听后莫名笑了起来,“你就当真那么在乎她?每世借口都说是结为连理、攀上阎王爷那层关系。其实,你就是喜欢她是不是?!”

“是!怎么了?我喜欢她本来就不是秘密!是她一千年五百年前救了我,害得被玉帝贬下凡间。饱尝轮回之苦!”

杨澄锦不带一丝犹豫,表达着自己对桃夭夭的喜欢。

蒋云馨委屈中带着不屑,“可她每一世都喜欢那条狐狸精!你哪有机会?我跟着你五百年多年,这五百年来,你可曾管过多少你的幽魂部下?都是我在替你操心!”

“够了!蒋云馨,你只是我一个下属,你若不想管,我大可以换个幽魂!”

杨澄锦满是不服气,“这一次,我一定得到她!让她心甘情愿地嫁给我!届时,那阎王爷不得不认了我这个女婿。这样的话,地府我就能来去自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