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来宾,接下来我们将推出最后一件压轴拍品,请各位抓住这次机会。”

女子话音落下,轰隆一片热议四面起伏,所有人的眼光纷纷射向拍卖台!

紧接着女子一边拉开红布,一边介绍道:“这是一副神秘的符咒,至于用途还没有人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此话一出,一片辩论声顿时响起。

“符咒?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难不成这世界上还有鬼不成?”

“还是说是藏宝图?”

……

就在各种各样的声音彼此起伏之时,陆凡眉头一皱,底声道:“这符咒我们必须拿到。”

看见此符咒时,陆凡心里也不由的一愣,这东西它太清楚不过了,相比京都那些大势力涌入此地就是为了它吧。

孙药年眼神顿了顿,心里不知陆凡用意何在,但也没有反驳,他相信陆凡这样做是有道理的。

随后孙药年眼神一决,微微一笑道:“先生,放心吧,交给我就好。”

紧接着,陆凡又不知想起了什么,刚准备开口,女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符咒起拍价四十万!”

唰!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此物的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一变,心里那无尽的好奇心纷纷散去。

“四十万。”

孙药年毫不犹豫的第一个喊价。

果不其然,在孙药年话音落下之后,那些从未露过面的势力纷纷出手。

“四十五万!”

“五十万!”

“六十万!”

“八十万!”

……

无数大势力竞拍十分火热,但还是没有停顿的趋势,一路狂飙。

孙药年见此,毫不犹豫的继续报价。

“一百万!”

此话一出,场上便安静了许多,看来已经超出了一些势力的预算范围了。

“一百万一次!”

孙药药眸孔紧收,死死的盯着抬上的符咒。

“一百万两次!”

“一百万三……”

突然,女子的话被打断了。

“两百万!”

出价的正是宋凯,孙药年一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早就知道到这孙子会和他们死磕到底。

宋凯转头看向陆凡,冷笑道:“陆凡,我知道你看上这东西了,但是不好意思,今日它是我的!”

孙药年拍案而起,一怒之下,准备继续叫价,而陆凡却及时阻拦了他。

“区区两张废纸,宋大少喜欢拿去便是。”

看着陆凡无关痛痒的模样,宋凯气得脸色顿时黑了一个度。

“陆凡,这就是宋家的实力,别想着做哪些不自量力的事。”

说完,宋凯不在理会陆凡二人,转身坐了下来,等待拍卖师宣布结果。

可突然,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

“我出三百万。”

轰!

众人脸色顿时巨变,这又是哪位富家公子?三百万买张废纸?

随后众人定睛一看,下一秒目光不由呆滞无神。

那……那不就是魏金虎吗?

他出手还有谁还敢竞拍?那不是找死吗?在江州有一句话,有钱没钱有势没势万不可招惹魏金虎。

毕竟和他抢东西,有命拿没命享受。

此时哪怕是宋凯脸色也不由的难看起来,他没有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了一个魏金虎,他宋家要进军江州,魏家是要交好之一。

此时女子也识趣的没有在问是否有人加价,直接宣布拍卖结果,紧接着,魏金虎从拍卖席上缓缓站起,威严十足道:“三百万魏家稍后送达,这符咒请帮我送给路先生!”

女子一听,脸色一愣,很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脑海里不由的浮起一个念头。

谁是陆先生?

出于职业修养,女子立马回过神来,微笑问道:“魏老,冒昧问一下,谁是陆先生?”

看着魏金虎的眼神向自己的方向看来,宋凯脸色顿时大变。

魏金虎口里的陆先生不会就是陆凡吧?不可能!

宋凯在心里狂抓着,就在下一秒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无比!

只见魏金虎眼神落在陆凡身上,指了指道:“陆先生就是他!”

此话一出,全场炸开了锅,众人看向陆凡的眼神无不震惊,他们终于明白这一切,难怪他敢一人对对抗宋家,原来他身后站着的是魏家。

女子同样一脸震惊的看向叶尘!随后向李万贯点了点头之后,又恭敬道:“陆先生,还请你片刻之后领取符咒。”

“好。”

陆凡淡淡的回了一声,随后魏金虎一番对视示意之后才坐了下来。

“各位嘉宾,今日拍卖会到此结束,祝大家生活愉快。”

众人闻言,这才意犹未尽的退去,而魏金虎则带着魏雨萱向陆凡他们走来。

不远处的宋凯看着陆凡等人背影,双手紧握!

陆凡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将你踩死在脚下,每次也让你尝尝颜面扫地的滋味。

宋凯眼里漫溢着无尽的杀气,心里滋生出了一计。

“陆凡,你就等着吧。”说完,宋凯一声令下,带着众人便离开了此地。

魏金虎带着众人来到陆凡身边,立马笑着问候道:“陆先生,好久不见。”

“你若有时间就来我府上坐一坐,随便帮忙给小女调节一下。”

陆凡听此,也是微微一笑道:“好。”

一旁的魏雨萱见二者谈的开心,便开口道:“爸,你先回去吧,我找陆先生有事。”

魏金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女儿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与陆凡告别之后便带着手下纷纷离去。

下一刻,魏雨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陆凡一眼:“陆先生,我们边走边说。”

见魏雨萱愁眉紧锁的模样,陆凡也是眉头皱了皱,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陆凡也不多问,众人踏步而去,不知不觉的,陆凡和魏雨萱走入了一个小巷里,周围的环境瞬间安静了下来,是那种异常的安静。

对此,陆凡心里默默提起了警惕,身旁的魏雨萱也依旧如此,脸色低沉下来,跟着父亲混迹地下势力多年的她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嗯?

陆凡眉头微微一皱,停下脚步伸手拉住魏雨萱。

“等等,有人,来者不善!”

陆凡眼神凝视前方,低声冷语道:“来了就出来吧,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