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什么意思?你还有理了是吧?你觉得一个乞丐能够付款吗?我说老陈你也不管管你的员工。”

中年人不高兴了,他看着身边的老臣竟然无动于衷的更是勇气,有一股怒意。

他碰了碰到老陈,直到老陈回过神来之后,他才重复了一遍。

老陈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放在了杨浩的身上。

他也没有去看售楼经理,直接走到了杨浩的面前,他的目光看着杨浩的戒指,随后在看到杨浩的时候,眼里闪着一抹激动的光芒。

“殿主,是你吗?”

杨浩挑了挑眉,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人。

照理来说帝君殿的人都是高手,难道眼前这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也是高手吗?这倒是弄得他诧异了。

“你也是帝君殿的人?”

听到帝君殿这三个字,老陈连忙点了点头,他对着杨浩恭敬地行了个礼。

要知道帝君殿的殿主可不是常人能够做的,而眼前竟然是殿主,那就代表着他有这个实力。

没想到殿主竟然在他的地盘上便能欺负了,这怎么可以要是被帝君殿里的其他人知道的话,恐怕他老陈可就要被他们的唾沫给淹死了。

“殿主,这里交给我好了。”

老陈在说完之后,转过头看向了那中年人以及售楼经理。

“你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一遍。”

售楼经理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连忙捡了点头,把刚才发生的事再次说了一下。

没有任何的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这售楼部里只有售楼经理的声音。

中年人在听到售楼经理的话,以及看着老陈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咯噔了一下。

他总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刚才老陈的样子是不是认识那个乞丐?

该不会这几个来历不简单吧,这怎么可能这不是一个乞丐吗?

他看见了那女人,让女人快速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再次向他保证了期待,这才让着他心里安心一些。

在售楼经理把事情经过都说完之后,老陈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中年人,随后把目光放到了中年人旁边的女人身上,冷哼了一声。

石勇似乎是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连忙把那女人跟杨浩的恩怨简单的说了一下。

这话更是难得四周的人窃窃私语了起来,显然没有想到那女人竟然是这样子的人,甚至连带着老陈的脸色都极其的难看。

他们的殿主竟然被欺负了,而且还是一个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他们的殿主仁慈,不想跟一个女人计较,并不代表着他不会计较。

“我说你谁来着?你刚说谁是乞丐?”老陈看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愣了一下,指了指杨浩。

“我说老陈你没事吧,你还不赶紧把那乞丐给赶出去,别忘记了这里可是至尊别墅。”

“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一个乞丐走进了这里,这里可就得降价了,到时候还有谁敢来这里买别墅。”

中年人看着杨浩眼里有着恶意,甚至连带着石勇他都不高兴了起来。

毕竟刚才石勇可是当了这么多人的面说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高兴得了。

在他看来他的女人可是很善良很温柔的,怎么会是他嘴里那种泼妇,甚至是不讲理,一定都是这小子在污蔑。

“你说谁是乞丐来着,我年纪大了听不太清。”

老陈慢慢的朝着那中年人走去,中年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看着老陈眼里那不善的眼神,他就知道事情不对劲。

他看了看老陈的眼神,在看了一眼杨浩以及他身边的石勇,他指了指身边的女人。

“这女人跟我说的,他说那小子是个乞丐,而且钱来历不明。”

女人在听到这番话之后愣了一下,一脸不敢自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背叛了。

在察觉到无数的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女人心里紧张了起来,他看向了那老陈。

老陈就是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那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想起了之前在店里面那乞丐对自己露出的眼神。

那充满着一丝的杀意让着他整个人都害怕了起来,看你忙抓住了身边男人的手臂。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中年人在听到这话之后,直接甩开了那女人的手,看向了老陈对着他讪讪地笑了笑。

开玩笑,这时候他自然是要先保命。

而且老陈在想着他走来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气势。

如果自己跟着这女人的思路走,恐怕到时候惨的就是他了,为了一个女人就把自己的后路陪进去,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更不用说他本来就是听着这女人的话来的。

“现在才把事情转移到这女人的身上,你以为来得及吗?殿主也是你们能够污蔑得了的吗?你们简直是好大的胆子。”

老陈在说完之后,一股气势顿时笼罩着这中年人以及那女人。

这两人一时没有察觉,被这股气势给吓得摔倒在了地上,他们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们瞪大眼睛看着老陈,甚至那中年人连忙磕起了头。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再不求饶的话,恐怕下一秒他的命就不在了。

他能够看到眼前这老陈眼里那快速闪过的杀意。

这股杀意让得他紧张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种感觉。

只要那乞丐说要自己的命,那么老陈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命给夺了。

“我都是听信这女人的话才来这里找那小子的麻烦的,我不知道那小子是谁呀,我也不知道老陈你跟他认识啊,我都是听她的话,如果你要找麻烦的话,直接找这女人好了。”

中年人在心里把这女人给骂了无数遍,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也不会被老陈给逼到这种地步。

要知道四周可是有很多人在看着啊,这更是让着他后悔了起来。

他下定决心等离开了这里看一定要这女人好看。

到时候让这女的付出无数倍的代价。

女人在看着自己的男人竟然不够自己的安危,她眼里有着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