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

小叔家。

“小枫,这是县城公认最好吃的一家白切鹅,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小枫,这个竹笋炒肉可是我的拿手好菜,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小枫,这是同事送我的腊肉,是她儿媳妇从川省那边的娘家带回来的,味道真的很不错,我跟你小叔都喜欢吃,你也尝尝看。”

“小枫,这是……”

在吃晚饭的时候,小婶非常热情的招呼着他,不断的用公筷给他挟菜,对他的态度比以前还要好不少。

当然,哪怕是以前小婶对他也是不差的,毕竟他从小学习成绩就优秀,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这学霸不仅仅在学校受老师的喜爱,在家里同样受家长喜爱,就连亲戚朋友都会高看一眼。

这一顿饭,自然是吃得亲情满满。

饭后,看到时间也差不多了,江枫才对小婶说道:“小婶,那我就先去办我的事了,等办完事我就直接回老家去了。”

小婶连忙挽留道:“小枫,你难得来县城一次,而且等你办完事也不知道多少点了,干脆就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也不迟啊!”

江枫笑着拒绝道:“不用了小婶,我今天接了六七个客户,都等着我安排相亲呢,反正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我还会再上来的。”

“这样啊,那过两天你上来了记得再来家里吃饭!”

“知道了,奶奶,小婶,那我就先走了!”

……

城南。

某个出租屋。

卫雨珊简单的吃完晚饭,再把碗筷一洗,便出门散步。

出了门,正准备往商业广场的方向走的时候,一个帅气青年却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笑着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卫雨珊吗?”

卫雨珊有些警惕的回道:“我是卫雨珊,你是谁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帅气青年自然就是江枫,他几乎是掐着时间来楼下等卫雨珊出门散步的,见状不由得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说道:“卫姐你好,我叫江枫,是一位职业媒人,不知道卫姐你方不方便跟我聊聊?”

卫雨珊惊讶的打量了他一番,说道:“你说你是职业媒人?”

江枫自然知道对方话中的意思,当即肯定的答道:“不错,卫姐你别看我年纪似乎不大,但我却是如假包换的职业媒人,目前已经成功撮合了六对夫妻,而且现在手上还接了七八个客户呢!”

卫雨珊看他说得这么诚恳(主要是人长得帅),便选择相信他道:“江媒人是吧,是谁介绍你来找我的?”

江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看到前面有家咖啡厅,我请你喝杯咖啡怎么样?”

卫雨珊点头说道:“可以!”

……

十分钟后。

两人出现在某家咖啡厅的包厢里。

带有包厢的咖啡厅,在百梁县还是比较常见的。

因为两人都才刚吃饭不久,所以只要了两杯咖啡以及一盘瓜子,其它吃的东西暂时就不点了。

等服务员把咖啡与瓜子送进来并离开后,两人才开始正式谈话。

江枫率先开口说道:“卫姐,我的来意你估计也明白了,就是想给你介绍个对象,不知道你近期有没有结婚的想法?”

卫雨珊喝了口咖啡,说道:“结婚的想法肯定是有的,毕竟我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江媒人你要介绍给我的对象是做什么的?哪里人?”

江枫抓起一把香瓜子,一边嗑一边说道:“我想介绍给你的是咱们村的一位兄长,名叫韦明杰,今年38岁,人长得挺精神的,跟他父亲一起在咱们乡镇那里当个小包工头,家境在农村还是非常不错的。”

卫雨珊眉头微微一皱,说道:“这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啊,他这是二婚吗?”

江枫摇头说道:“杰哥他至今连女朋友都还没谈过呢!”

卫雨珊明显有些不太相信,说道:“江媒人,你可别骗我啊,现在这个年代,都已经38岁了,还没交过女朋友?这怎么可能啊?”

江枫喝了口咖啡,说道:“我做媒是有原则的,实事求是,从不骗人,具体原因我等会再跟你说,反正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卫雨珊闻言沉默了一下,才问道:“有对方的生活照吗?”

“当然有。”江枫拿出手机,快速的把韦明杰的照片调出来,然后递给卫雨珊道:“这是他今天才拍下来的生活照。”

卫雨珊接过手机一看,发现照片里的人长得还蛮顺眼的,虽然没有眼前这位媒人这么帅气,但却给她一种舒服感。

江枫一边观察着她的神色变化,一边笑着问道:“怎么样卫姐,人长得还行吧?”

卫雨珊把手机递回给江枫,说道:“从照片上看确实还不错,就不知道真人跟照片的区别大不大?”

江枫说道:“真人跟照片的区别不大,你应该看得出来这照片并没有用美颜相机。”

卫雨珊点了点头,说道:“江媒人,按你的说法,他家境不错,人长得也还可以,在农村这样的条件已经很好了,可为什么他都38岁了却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

江枫沉默了片刻,才叹息道:“因为他有难言之隐!”

卫雨珊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问道:“什么难言之隐?”

江枫有些尴尬的说道:“就是他的小兄弟出了点问题。”

卫雨珊闻言脸刷的一红,哪怕她都已经32岁了,早就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但跟一个男人面对面谈论这种**问题,还是觉得挺尴尬的。

在尴尬过后,卫雨珊又神色古怪的瞥了江枫一眼,说道:“江媒人,他那个……出了问题,你竟然介绍给我?”

江枫咳嗽了几声,说道:“这是可以治好的,否则我也不可能把他介绍给你。”

卫雨珊有些脸烫的问道:“那他现在治好了吗?”

江枫摇头道:“没有,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根本没去看过医生。”

卫雨珊不解的问道:“既然他都没去看过医生,江媒人你又怎么知道他这个能治好?万一若是治不好……”

这话就有些不太好回答了,总不能说是从你们的婚姻匹配值中推算出来的吧?

所以,江枫只能编了个善意的谎言,说道:“他的这个问题,我咨询过专业医生,医生说能治好,具体的情况就不方便详述了,反正你只要相信我没有骗你就行。”

对这话卫雨珊还是相信的。

毕竟对方若真有心骗她,根本就没必要把这个难言之隐给说出来。

卫雨珊点头道:“你是我见过最诚实的媒人,我愿意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