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娇妻出逃后,聂少火葬场了 > 第二十二章 温馨

姜慕薇心里犯恶心,不想吃饭,便让司机孙叔送她回姜母住的碧水豪庭。

弟弟已经放了暑假,姜母今天放假,两人都在家里。

两人看到姜慕薇回来,心里都非常高兴。

但是看到姜慕薇腿上打着石膏,又齐齐心里一凉。

“我没事,不小心从楼梯口摔下来了而已。”

姜慕薇眼眶瞬间红了,她在聂家做过保姆,知道有钱人是怎么糟蹋人的。

姜慕薇撅着嘴,仿佛还是原来在家撒娇的模样道:“妈妈,真没事,你看我气色多好?”

她出门前画了个淡妆,涂了个口红,此时确实看起来光彩照人,灵气十足。

“弟弟,你学习成绩怎么样?赶上了吗?”

姜慕迪乖巧道:“姐姐,我期末考考了第五名!”

姜慕薇摸摸他脑袋,十分欣慰。

母子三人说了会话,姜母便去厨房做饭,姜慕薇和弟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人一边吃薯片,一边看一档综艺,姜慕迪好久没见到姐姐,两人笑到脑袋挨着脑袋。

姜慕迪突然低声道:“姐姐,你等等我,等我有出息了,咱们家就不用看人脸色了。”

姜慕薇微微红了眼眶,她随即笑着捏弟弟的脸颊道:“你要是敢不努力学习,我第一个削你!”

这天中午,聂南浔提前从聂氏回来,听风苑竟然没人。

他打姜慕薇的电话,但被拉黑了。

聂南浔勾起唇角,这个女人,一天不作死,她就浑身不舒服。

李嫂忙出来对他道:“小姐说想回家看看,就让老孙送她出去了。”

聂南浔马不停蹄的来碧水豪庭,看到的就是姜慕薇和她弟弟在沙发上玩闹的样子。

他当然有这里的开门密码,姜家一家三口,又是炒菜声音,又是电视的声音,愣是没人发现他站在门口。

他皱着没有看这姐弟二人,姜家一家家庭氛围非常好,除开姜父赌博,姐弟两从小就相依为命,家里遭遇突变,更是让他们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只是姜慕迪已经初二了,跟抽柳条似的长个儿,现在已经和姜慕薇差不多高,都到一米七了,还和姜慕薇打闹,这哪里像是姐弟间的距离。

聂南浔寒声道:“姜慕薇!”

两人吓了一跳。

姜慕薇出门,是想瞒着聂南浔的,毕竟谁也不会闲着没事整天问她有没有出门。

而有司机孙叔,安全基本可以保障。

没想到刚好聂南浔今天提前下班。

姜慕薇平时在听风苑可以和聂南浔大战三百回合,但是在妈妈和弟弟面前,她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平时的处境。

于是她近乎哀求讨好的对聂南浔笑笑,声音有些发颤,道:“你怎么来了?”

说着就拿了拐杖,走到他身边,想挽他的手,聂南浔避开她的手,他可没忘记,早上这女人恶狠狠撞了他下巴,现在又偷偷出来,当他是死的。

姜慕薇低声道:“我跟你回去,别在妈妈和弟弟面前给我难堪。”

聂南浔垂着眼睛看她。

“求你。”姜慕薇咬着嘴唇,低头道。

“哼。”聂南浔转身出门,“给你三十秒。”

姜慕薇转头,对弟弟和从厨房出来的妈妈道:“嗯,我还得去医院拆石膏呢,这次先不吃饭了。”

妈妈和弟弟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目光殷切,泪光点点,一切都在不言中。

孙叔自己开车回了听风苑,姜慕薇上了聂南浔的车。

“怎么,刚刚不是挺高兴的?现在又一张死人脸?”

“我对着什么人,就是什么脸!”

“行!”聂南浔咬牙道:“我们现在回碧水豪庭,当着你妈妈和弟弟的面,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卑躬屈膝的!”

看他打方向盘这个疯样,姜慕薇屈辱的泪水跟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发狠道:“你敢回去,我就敢立刻去死!”

“好啊,那你死在他们面前,我也算成全你们一家人。”聂南浔气笑了。

“疯子!你这个疯子!”姜慕薇崩溃大哭。

车停在路边。

聂南浔点了根烟,面无表情。

等她哭够了,聂南浔开车拐进了一家会员制饭店门口。

姜慕薇还坐在车里,不出来,聂南浔打开她那一侧的车门,凉凉道:“你是不是非要惹我?”

姜慕薇迟疑了两秒,慢吞吞下了车。

聂南浔把她拐杖一把扔进车里,把车钥匙扔给泊车小弟,抱起她往店里走。

饭店高档,环境清幽。

她眼角还挂着泪珠,聂南浔垂着眼睛看了她一眼道:“你哭的样子丑死了。”

“你说话的样子也丑的要死!”姜慕薇反唇相讥。

聂南浔作势一松手,要把她扔下去,吓得她赶忙抱住他脖子。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聂南浔恶劣的笑道。

这是一家法国餐厅,姜慕薇完全看不懂菜单。

“你有病啊,我看都看不懂,让我点菜?”

聂南浔低声笑着,似乎看她吃瘪的样子很好笑,随手点了两个套餐,侍者下去了。

姜慕薇不太自在的看周围那些衣香鬓影的人们,只有她一个人穿着牛仔裤和T恤儿。

不过她很快就不管了,只要自己不尴尬,别人才没时间注意她呢。

“你弟弟上初二了吧?”

“关什么事?”

“他的学费我交的,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干嘛?”姜慕薇软了点声音道。

“我看干脆送他出国算了,反正你爸有案底,他以后也发展受限。”实际上是,他见不得他的玩具对别人笑靥如花,对自己冷冰冰的,就算是玩具的家人也不行。

姜慕薇微微愣神。

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放了自己,她是绝对不愿意做人小三的,现在沈佳佳和聂南浔还没结婚,等结婚了,她这个污点简直一辈子都洗不掉了!

如果妈妈和弟弟去了国外,自己就算再次逃跑,也能放得开手。

而且,她留在这里,按照沈佳佳和王茜的心狠手辣,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要是弟弟和妈妈也在这里,那他们也会有危险。

只是去国外,他们家根本没钱。

钱的问题,聂南浔或许会大发慈悲。再不济,可以先找康璟学长借。

她以后的人生还长,可以赚钱还清。

重要的是,不要在深渊中越陷越深。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姜慕薇微微冷笑,“你休想把我们一家人分开!你以为你是谁?能够轻易左右别人的命运?你想做什么我们就得配合你?你做梦!我们一家人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姜慕薇知道如果自己表现的很赞同,反而会引起聂南浔的疑心。她偏要反其道而行。

“你吃火药了?”聂南浔看着她,然后了然道:“哦,还是你又不满足了?”

“下流!”姜慕薇端起桌上的水就泼了他一脸。

聂南浔淡定的拿起餐布擦了擦脸上的水,似乎已经习惯了姜慕薇的发疯,他微微笑了一下:“你不喜欢?那我可就一定要做了。你知道的,我最喜欢折磨你。”

姜慕薇咬着唇,红着眼眶,哀求道:“你别送我弟弟出去,我只有我弟弟和妈妈了。”

“嗯,放心,我会把你妈妈也一起送出去的。”

侍者端来牛排,姜慕薇不会用刀叉,她怎么顺手怎么切,侍者在旁边看了,轻声提醒她正确用法,刀和盘子相碰,发出刺耳的噪音。

已经有客人望了过来。

聂南浔点头赞许道:“嗯,你现在不仅低贱,还是个土包子。”

姜慕薇浑然不理。

侍者提出帮她切好,姜慕薇直接拒绝,她就是不要聂南浔好过。

聂南浔受不了了,直接把她盘子端了过来,道:“不想吃就别吃。”

说着又优雅十足的把她那盘牛肉切成齐齐整整的小块,放她面前。

姜慕薇扔下刀叉:“我饱了。”

聂南浔拿起手机:“李嫂,你把家里所有食物都扔掉,然后佣人放假两天。”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就看着姜慕薇,姜慕薇撅着嘴道:“现在又有点饿了。”

侍者在旁边看着也是目瞪狗呆,吃个饭还能这么折腾,这他妈绝了。

“聂少?”一个怯生生的女声响起,姜慕薇抬头看,竟然是形容憔悴的王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