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山鬼听 > 046 睡吧,晚安。

敖珠?

东海龙王七公主?

听到那声音的回答,陆沉不禁也是微微一愣。

他本以为,这海螺里的声音,是什么妖精怪物或是游魂野鬼之类的可能性更大,结果没想到,居然是一位龙族公主!

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东海距此,少说也有万里之遥。

来自东海的海螺,怎会出现在这山中水潭里,难道这潭底之下,竟能勾连万里之外的江河海域?

堂堂龙王千金,又怎会整天没事玩海螺?

陆沉心中充满疑惑,并未轻信对方的话,这时候,海螺里又有声音传来:“对了,还未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又是何方人氏?”

“我叫……大山,嗯,是太行山下太原府人氏。”

陆沉现在还不敢确信对方身份,当然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名。

因为在山河志中就记载过这样一件奇事,有修巫蛊之术的巫师,得人真名,便可以此发动咒术,使人厄运缠身或是生病暴毙,诸如此类法术,陆沉当然要有所防备。

所以,干脆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

“大山?”

这位“七公主”听到名字后,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可能是她并不曾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因此觉得可能外面的人都是这样的名字,所以并未追问,反而是对陆沉所说的地名很感兴趣。

“太行山吗?我知道这个地方。很多年前,父王提到过,还曾和四海龙王至此会饮……”

四海龙王曾至太行山会饮?

陆沉听到这话,忍不住有些惊讶。

四海龙神,主宰一方海域以及天下水族,其神位权柄,不比太行府君低,山与海,本是风马牛不相及,怎会不远万里汇聚于此,难道说,是应当初太行府君之邀?

那这位太行府君,脸面也太大了些。

陆沉心中惊奇,心中倒也对这位“七公主”的身份,确信了一分,于是又问道:“想不到你还知道太行山,那你可知,这太行山上的府君山神?”

他想尝试从这位七公主口中,多了解一些关于太行府君的事情。

之前他也和青花村的那几位长者聊过,但他们毕竟只是凡人,寿数有限,而原本的太行府君已经消失无数岁月了,即便是他们也只能从先辈口中得知一鳞半爪的传闻而已,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如果这位七公主真是龙神之女,或许会知道更多的信息吧?

“太行府君吗?很抱歉,没有听过。”

然而敖珠的回答,却让陆沉更觉迷惑。

敖珠既知道四海龙王曾会饮于太行山,又怎会没有听说过太行府君之名,难道他们来此,并不是受府君之邀,又或是,四海龙王来此,根本不是会饮聚会,而是奉命灭杀昔日的府君,所以从未在后人面前提及祂的神名?

陆沉心中生出了种种猜测想法。

但可惜,都无法得到证实。

正这么想着,却听到敖珠又道:“大山,大山,你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吧,就先说说你的太行山,它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一块很大的珊瑚礁?”

“就是一座大一点的山啊……”

陆沉有些无语,我该怎么给你解释什么叫山?

忽然他觉得,这个龙女似乎有点笨笨的,于是皱眉问道:“你不会从来没有出过海吧?”

那边的声音很快低沉了一会儿。

良久之后才道:“我从小身体不好,必须呆在水晶宫里才能生存,我甚至连宫外都没有去过,能看到的只有窗外的珊瑚礁。娘很早就不在了,父王和哥哥们又很忙,很少来看我,能陪着我的只有海螺,我做了很多这样的海螺,每天都放出去一只,但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她显然不常与人交谈,因此语言逻辑比较混乱,但又有很强烈的倾诉**,因此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自言自语。

一开始,陆沉还有点不耐烦。

但听完她的话之后,莫名却是觉得有些可怜起来。

从小就被迫困在宫殿里的方寸之地,即便贵为公主,又如何?

与囚徒无异。

这种孤独,陆沉其实也有几分感同身受。

想他当初被困在泥塑神像之中,若不是有些许机缘,恐怕也会和她一样吧?

当然,自己更幸运,有玉符,还遇到了金龙象和李开阳、林小凡等这些人,不至于让自己的世界空无孤寂。

而这位龙女,不知道已经独自一人多少岁月了。

那言语中流露出的孤单和渴望,是做不了假的,听到这里,陆沉其实已经开始相信了她的身份。

他没有插话,就先做一个倾听者,听着敖珠说着她小小世界里的鸡毛蒜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敖珠这才惊觉自己已经说了那么多,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你还在听吗?”

“我在的。”

陆沉温和地回应道。

“太好了。”

敖珠似乎松了口气,然后又道,“你是唯一一个能够激活海螺回应我的人,所以我有些激动,还请不要见怪。”

“无妨,我大约也能体会你的这些感受。”

陆沉笑着伸手,抚摸着海螺艳丽的表面,似乎在以此安慰万里之外的人。

“好在这些都过去了,不是吗?现在你有了我这个朋友,以后有什么话想说,都可以找我。”

“啊?”

那边的声音愣了一下。

或许是朋友这个词汇,让她有些陌生又惊喜,半晌之后,海螺中传来了她惊喜无比的欢呼声,清脆得像是珍珠落在玉盘。

“你是说,我也有朋友了吗?你是说,我以后都还可以找你说话吗?”

“当然,如果你想的话。”

“太好了!”

敖珠兴奋无比,“那你快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吧,我想听。”

“好。”

陆沉没有拒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开始给她讲述太行山这边的情况,当然他其实对外面的世界也不是很了解,只能先从自己了解的地方说起,偶尔被问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只好用地球上的常识来解释了。

反正敖珠也没有去过外面,还是挺好忽悠的。

这一说,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陆沉忽然听到海螺中传来了哈欠声,紧接着,是女孩轻微的鼾声和呢喃:“大山,我也想尝尝你说的杨梅……”

这家伙,居然睡着了?

倒不是说陆沉的话有多催眠,而是维持海螺万里传音,是一件很耗费法力的事情。

龙女是主导传音的本体,因此几乎所有的法力耗损,都要她来承受,而陆沉只需要注入少量灵气即可。

如此一来,即便是以龙女的修为,维持数个时辰,也是极限了。

虽然她还很想继续聊下去。

但实在是体力不支,所以渐渐睡了过去,海螺中的浪潮声也慢慢低沉。

“睡吧,晚安。”

陆沉轻声说着,海螺彻底陷入静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