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翊此番包场,就是冲着这盒铁矿图来的。

原来,所谓的铁矿图,并非世人所以为的寻常图纸,而是那邓高利用一百零八颗玉子拼凑而成,正因如此,才会不被世人发觉。

陆晚也是经历了上一世才知道这个秘密,可令她没想到的是,一直远离上京的李翊竟然也知道此事。

而李翊先前就询问过玲珑阁的掌柜,只因当时这盒玉料太过寻常,收进阁时经手的是他手下的伙计,所以掌柜并不知道有此物件在。

也亏得陆晚托吴济相寻,而当时那伙计收货时,吴济刚巧在旁,顺眼瞄了一下,有点印象,这才翻找了出来……

李翊冷冷睨着陆晚,声音冰冷,已然挟霜裹雪。

“知此图者,世间不会超过五人,你一个深居后宅的闺阁女子,是如何知道它的?”

李翊早已知道眼前的女子不简单,她的几次行径,都远超寻常女子所为,甚至某方面的荒涎,比风月女子都有过余。

但令他侧目的是,她竟连这等机密之事都知道,甚至还识得此物?!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身份?身上还藏着多少秘密?

陆晚全身直冒冷汗,面上镇定道:“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铁矿图。我寻它,不过是因为旧时结识过一个朋友,他托我寻的……”

“你那朋友姓甚名谁?如今人在哪里?”李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神情。

陆晚道:“我与他是在化缘路上认识的,不知道他姓氏,只知道大家都唤他‘涣之’,人早已经不在世上……他于困顿之时卖了此物,但一直对我说,这是他的传家宝,以后一定要寻回……”

邓涣之是邓高的嫡孙,邓家流放后,邓家子嗣几近亡绝,陆晚并不认识他,但前世听李睿提过此人,所以编排出来骗李翊。

此番解释倒说得通,单是她说出邓涣之的名,李翊就该信的——若不是真有此事,她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毕竟世上知道此人的人比知道铁矿图的更少。

但李翊却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慢慢转动着指间的血玉扳指,李翊意味深长道:“既是故友,想必你知道这玉石子的奥秘?”

只是一眼,李翊就瞧出这盒玉石子的不寻常,每一块都平平无奇,没有一点标识,想要将它们拼凑成完整的矿图,谈何容易?

陆晚勾唇嘲讽笑道:“我这副样子,那有心情为殿下解惑?”

李翊不觉笑了。

狡诈之人常有,但像她这般自小在清静痷堂里养大,心性还如此狡诈的女子,实属罕见。

天天吃斋念佛都度化不了她,想来天性如此。

他起身来到她身边,解了她的麻穴,语带威胁:“你若敢骗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陆晚配合的将身子害怕似的抖了抖。

她扶着门框站起身,拖着酸麻的身子来到桌前,盯着那盒玉子蹙眉道:“我曾见涣之像摆棋子般摆过,但过去这么多年,我得好好想想……”

“可要将玉子让你带回去慢慢研究?”李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还在试探她。

陆晚心里冷笑,面上坦然道:“我先前寻它,不过是为了圆故友夙愿。如今既然知道它不同寻常,岂敢再擅占?我对它并不存心思,殿下无需试探我。”

陆晚寻这铁矿图,为的是不让它落入李睿之手。

如今既然被李翊抢走,也算达成目的。

如此,这盒玉子于她而言,也无作用了。

但这矿图的拼凑之法,她绝不可能轻易告诉他。

“既无其他事,我先告辞了。”

陆晚再次告辞,这一次李翊并没有阻拦,由着她走出房门。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陆晚仿佛踏出了鬼门关,全身骤然一松。

李翊闭眸靠在靠椅上,修长手指慢条斯理的一下一下敲着桌面。

“一、二、三……”

刚敲第三下,房门被撞开,女子一脸惊慌的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