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秦淮茹早早的就把棒梗和小当哄睡了,贾张氏进牢房的事,显然对棒梗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对他有影响的,恐怕只有能不能吃到饭。然后没有等到十一点钟,听听外边没有人了,秦淮茹就早早的溜到了北屋。

她来的这么早,还把睡梦中的何雨柱吓了一跳。

“傻柱,我想好了,还是别让我婆婆回来了,就让她在里边多住一段日子吧。”

秦淮茹居高临下,喘着气对何雨柱说。

何雨柱一愣,吃惊的看着秦淮茹:“怎么回事?傍晚的时候不是还求着我把她放出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改了主意了?”

秦淮茹心想:我要是再不改主意,以后没饭吃了怎么办?

嘴上却说:“没啥,我就是觉得她老人家吃了一辈子的苦了,要是回来还得为我们这一大家子操心,还不如在里边什么心都不用操,吃喝不愁。”

何雨柱差点笑喷出来。

这女人,明明是怕她婆婆回来耽误她的好事,居然还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猛一听好像还是为贾张氏着想一样。

不过她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打算为贾张氏说情。

那个死老太婆,老白眼狼,自己早就想把她给解决了,怎么可能还会放她?

还有另外一个小白眼狼,那个贾梗,这段时间倒很安生,以至于自己差点都要把他忘了。

“行,就听你的,只要你高兴。”何雨柱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这个人情让秦淮茹很是高兴,这一高兴就格外卖力,让何雨柱不禁慨叹:“怪不得人人都想做曹贼,做曹贼就是舒服啊!”

事毕,秦淮茹还很乖巧的从床头枕头下摸出何雨柱的香烟,掏了一根送到他嘴里,然后划着火柴给他点上。

何雨柱一直有事后烟这个雅兴,不过秦淮茹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帮他点。

“柱子,姐问你点事。”秦淮茹小心的开了口。

“哦,什么事?”何雨柱有点意外,秦淮茹敢情这是有什么话要说,怪不得今天有点反常。

“就是……娄晓娥让你帮忙那事,你打算帮她吗?”秦淮茹试探着问。

何雨柱想都没想,就随口答道:“我本来没想帮她,毕竟都是一个院子里住着,要是让许大茂知道了,还以为我要绿他呢,是不是?”

秦淮茹心想:你那不就是绿人家吗!你以为帮人家媳妇生孩子,就真的是帮忙了?

何雨柱接着又说:“可是我这人心软啊,娄晓娥一个劲的求我,我也不忍心拒绝不是?”

秦淮茹心想: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恐怕高兴的都要晕过去了吧?还不忍心拒绝?

“唉!”何雨柱叹了一口气又说:“没办法,我想了,如果只是娄晓娥来求我,我是万万不能答应。但要是许大茂也来求我的话,到时候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人家好了。谁让大家都是一个院的邻居呢,是吧?秦淮茹。”

秦淮茹心想:这话说的,也忒无耻了吧?

敢情你要睡人家媳妇,还得人家男人跑来低三下四的求你不成?

心里想着,手上忍不住就在何雨柱身上拧了一把:“没良心的,你刚从我身上下来,就想着睡别的女人了?”

何雨柱一愣:“什么睡别的女人?我什么时候要睡别人了?”

秦淮茹急了,噌的一下就爬了起来:“这么快你就想不承认了?刚才你还自己说呢,要帮人娄晓娥生孩子的。”

何雨柱一脸雾水:“想什么呢?什么生孩子不生孩子的?我说的是帮娄晓娥看病。”

秦淮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不是说,娄晓娥让你帮她生孩子……”

何雨柱打断她的话:“她是让我帮她检查一下,你想哪里了?我就纳闷了,我这么高尚的一个人,怎么在你眼里就那么低级下流了?”

“再说了,我和许大茂一个院里住着,还是一个厂的,许大茂又比我大一岁,我还得管娄晓娥叫嫂子呢。你说,我能对嫂子做那种事吗?”

何雨柱这话说的义正辞严,秦淮茹哑口无言。

心说:那你咋对我下得去这手了呢?

敢情我不是嫂子?

不过她也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帮娄晓娥生孩子就行。

去掉了娄晓娥这个敌人,于海棠和秦京茹两个丫头片子她还没太放在心上。

她太了解傻柱了,他更喜欢成熟一点的女人,那两个丫头片子什么都不懂,根本形不成什么威胁。

去除了心病的秦淮茹松了一口气,穿上衣服下了床。

何雨柱躺在那里没有动:“桌子上有半个卤好的猪头,带回去给小当吃吧,没有了那个老婆子,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秦淮茹心里顿时美滋滋的,没有了那个老虔婆就是好,吃肉也不用再躲着藏着了。

说到底,傻柱还是心疼自己的,知道自己耗费了体力,所以给了这么多的肉让自己补补。

不过,秦淮茹有些奇怪,今天白天的时候,贾张氏和街道的同志不是都进来搜过,并没有发现屋里有肉啊。

这猪头是从哪里又冒出来的?

不过她也懒得想这个问题,反正有肉吃就好。

“傻柱,你真好。”秦淮茹高兴的在何雨柱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美滋滋的端着盛了猪头的盘子溜出了北屋。

没有了贾张氏的监管,秦淮茹感觉格外的轻松,整个人都像是飞起来了一样。

可是一进门,她就愣住了。

秦京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正坐在被窝里瞪着两只眼睛看着自己呢。

“姐,大半夜的你去哪里了?”秦京茹问。

秦淮茹吓了一跳,感觉后背的衣服都要被汗水浸湿了,连忙支吾道:“我肚子疼,拉肚子……”

话没说完,就发觉说错话了。

你拉肚子手里拿个猪头怎么解释?

是去公厕里捡了个猪头?

还是说你去傻柱的屋子里拉了?

秦京茹也敏锐的捕捉到了她话里的语病,皱着眉毛问:“拉肚子?那你这猪头是从哪里来的?”

秦淮茹汗。

脑子飞速旋转。

“你说这个猪头啊,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碰见傻柱,他给的。”

秦京茹顿时就高兴了:“是傻柱哥给的?我就知道傻柱哥最好了,这隔三差五的就给我们好吃的,可你婆婆真没良心,还要举报傻柱哥。现在她坐牢了,真是活该!”

秦淮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