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仙非仙 > 第四十七章:朱雀

喀嚓!

狂风呼啸,飞砂走石,有人悍然施展了法术,借来。

一个人有问题。

那么与他同队的那些人十有**也会有问题。

狂风吹拂而过,然而却有一只大手探出,撕裂狂风。

“慢着,我与他并无关系。”他随即遁出魂魄,那道魂魄与他形容相似。

但没有人理会他。

那最先出手之人手一扬,无中生有般有五条朱红色的火光从指尖飞出,在魂魄之上盘旋成一只巨大的朱雀神鸟,浑身赤红,没有一丝杂色,动用着长长的鸟喙,向小鸡啄米般,吞了那人的魂魄。

身躯倒下,众人哗然。

“是朱雀神族的朱轸太子,他出手,果真是又猛又烈。”遁玄开口说着。

朱雀振翅飞行,翅膀一拍,就有一阵青烟冒起,扭曲了光线,掀起两道热风,向着那人的其他两个同伙而去。

那两人见生路断绝,几乎是手段尽出。

但在朱雀之下,没有还手的余地。

朱雀重新回到朱轸太子身上,钻入他的五曜之中。

朱轸太子做完这些,便径直来到徐仲两人身边:“可以让我们加入吗?”

他的身后,是一个看起来怯生生的女孩。

“可以。”

徐仲在身后拉了拉遁玄的衣角,朱轸太子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可要验证魂魄?”朱轸太子望向遁玄。

“无需如此!”遁玄摇头:“我听闻朱雀神族,生下来便能在泥丸中点燃精气神,化作太阳真火,那些魇魔无魂无魄,只有一点不灭灵光,真要夺舍,反而会被太阳真火点燃。”

“只需取出太阳真火来看看”

“百目神族的人,的确见多识广,我泥丸中的确有一捧太阳真火!”说罢,便打开了泥丸,从中取出太阳真火。

宛如一轮小太阳悬浮于他的掌心之中,散发出极其浓郁的火行灵气,恍惚之间,仿佛点燃了周遭的空气,引发一阵阵热风涟漪。

“陵光!”他看向身边的女子。

那名为陵光的女子也取出一捧太阳真火。

两只朱雀!

徐仲心中嘀咕着。

“咦?”当朱轸太子与陵光靠近之后,遁玄便察觉到了一丝天象。

他抬头向上看去。

他的眼睛里,倒映出五十一颗星辰的倒影。

“是南方七宿?”遁玄心中一喜,随即看向朱轸太子:“四象之一的朱雀。”

朱轸太子不解其意。

遁玄急忙开口道:“我或许能够在此处,无中生有召来一只朱雀!”

随后,他转头看向徐仲:“一只,纯粹由星光凝聚而成的朱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徐仲问道。

“你有两种剑气,一种采大河炼就而成,而另一种,是以星光为主的。”

“你若是能引下星光,我就能操控天象,将之变成一只真正的朱雀。”

他言之凿凿,越说越激动。

“朱雀,是南方火神,一旦它降临于世,这被遮蔽的天象,就会回归正轨。”

徐仲觉得一头雾水。

“不过,你一人恐怕无法引下七宿的星光。”而后,他大声开口问道:“可有修行星河剑意的道友?”

他们说话的声音,分毫不差的落入在场众人耳中。

当下,就有一位炼气士走出。

“我修行的,也是星河剑意!”他释放了自己的剑意,脸皮,熠熠星光闪烁,无比耀眼夺目。

有了第一个,慢慢的,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遁玄召集到了连徐仲在内七个修行星河剑意的炼气士。

“人数够了!”他很是满意。

然后就拉着朱轸太子在阵法之中来观测星象,最终确定了七宿的位置。

他把七人安置在七宿的位置之后,就坐在最中间:“我会施展法术,让你们与我进行视角共享,如此,你们也能感应七宿的位置。”

他的身上,渐有神光涌动延伸,像是一条条锁链,将八个人串联在一起。

至于朱轸太子和陵光,则为八人护法。

徐仲感到眉心瘙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动来动去一样。

下一刻,眉心裂开一道口子,一只眼睛从中钻了出来。

而遁玄的眼睛,在这一刻,少了四只。

这只眼睛占据了所有的视线,它骨碌骨碌转动着,寻找方位,最后向上看去。

徐仲的眼睛里,映照出井宿的倒影。

井宿,以八星为主,其形似井,这井之一字也就出于此处。

井宿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在天空中闪烁,兜住了一片星光,那些星光隐约组成一座门户,横亘在天河之中。

“这就是南方七宿的门户,登天之门。”

四象,亦是四道门,拱卫天道。

推开门户,就能明见天道。

当然,这只是传说。

徐仲感悟剑道。

他的剑意向外释放,一瞬间就勾动了井宿之中的无尽星光。

这些星光源源不断地向下,横亘十八里,有如一道天河瀑布,从天向下,宽度逐渐缩小,最后彼此扭曲纠缠在一起,形成一口口剑气飞剑,这些飞剑环绕着徐仲飞行。

“他的剑道很强!”朱轸太子目光落在徐仲身上:“在我见过的炼气士中,可以排进前三。”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徐仲。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剑意横压十八里,能攫取十八里星光炼为剑气,为己所用。

这证明了他的剑道成就很高。

其他人的剑道不如他。

排面第二的,也不过是三里星光,余下寥寥。

徐仲的剑道之所以这么强大,与他的经历脱不了干系。

他初学剑,炼就剑道,剑意如溪流。

然而进入了深渊中,得了周荆的大河剑意,两相应证,剑道大涨。

最后又随鬼母纵览禹国万里河山。

他把这些都装进了心胸之中,心有十万大山,十万大河,剑道亦是如此。

而接下来,徐仲的剑道就以一种更加变态的速度扩张。

二十里,三十里……

每一个呼吸,他的剑意都增长了一番。

星光同时也在他身外衍化他的剑道。

“变化?”陵光开口说道。

徐仲的星光剑意充满了变化,或是阴阳,或是五行。

“造化?”朱轸看到的却是造化。

他看见徐仲的剑道,以阴阳五行为根基,暗合毁灭和创造之味,是谓造化。

他在脑海中以这一剑进行演武。

他接不住这一剑。

当剑光向他斩来之时,他最先感受到的不是死亡,而是生机。

一缕剑气,就是一缕生机。

他不是被剑道杀死的,是被这浓郁的生机杀死的。

最恐怖的是,这些生机都来自于他的体内。

“他到底见到过什么,才会有这么变态的感悟。”

他看向其他人,他们都从徐仲的剑道中看到了其中的意味,似乎这一剑,包含了许多东西。

朱轸当然不会知道徐仲见证了什么。

这一刻剑道修为的增长,是因为徐仲把这一路上见闻都变作一种思考,一种感悟,装进了他镜心之中。

他见过古越等人诛杀天道,更见过古越天道以一己之力,贯通八千年岁月,截出虚假中的一段历史,炼假成真……

这些,都在徐仲感悟剑道,接引星光之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展现。

铺天盖地地星光落在他的身上,把他围成一道白色的星光大茧,数之不尽的剑气在他身外涌现。

葫芦中的剑道烙印也在此刻苏醒,在源源不断地吸收星光。

更有甚者,开始坐在徐仲附近,蹭着星光修行。

葫芦中的剑气,累计成了一片星光汪洋,晃动葫芦,还能听到水声。

“天意,即民意!”

徐仲耳中,回荡着这样的一句话。

他继续感悟着天象。

耳中,似乎多出了些许呓语,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听得到声音,却难以理解。

“或许,这就是民意化成的天意?”徐仲在心中这样想着。

而下一刻,他的想法在这一个念头之下延伸出去。

“魇魔,是人的愚昧显化,沾着一点人的不灭灵光,所以能够占据人的身体。”

“施爻也只以一点不灭灵光而化身为尸妖。”

“强者的一点念头,能够弥留天地千年万年。”

“那照见了千百万年众生意志的天道,是否也会像施爻,像魇魔一样生出意志和智慧?”

“天道会不会像是雷祖化身成的易玄机一样,有着一具化身。”

他的思绪越来越多,越来越混乱。

他想的越多,越觉得恐怖。

当他再次看向天空时,看到的,已经不再是天空了。

而是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处在九天之上,冷漠地看着众生,对众生降劫。

下一刻,这双眼睛变得渐渐渺小,而天道也在慢慢显化出容貌来!

古越天道?

徐仲心中悚然。

他的心,在这一刻乱了。

剑道也停止了生长。

停在了三百六十里。

身外的剑气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一缕缕黑烟笼罩在他的眉间,像是一片乌云。

朱轸眉头一皱:“他似乎撞见了心魔?”

那片乌云,就是心魔对外的映照。

从那片乌云之中,不断渗透出一缕缕黑烟。

让那些蹭在他身边修行的炼气士脸色一边,避之若浼。

而这个时候,遁玄猛的睁开眼睛。

“足够了!”他怒喝一声。

他抓取无尽星光,糅合成一只庞大无比的朱雀。

这只朱雀站立于虚空之中,南方七宿撕破黑暗,萦绕在朱雀身后,规律的变化着。

朱雀引吭唳嘹。

南方天亮,驱逐黑暗。

徐仲眉间阴云就此溃散。

心魔隐遁,徐仲得以明心见性,勉强恢复正常。

那庞大的朱雀振动翅膀,漫天乌云向后不断倒退着。

而此刻,那双使得整个魇魔草海的眼睛,再度出现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