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李输接到了格南的联络,和陈心玥一同赶过去后,把千海弥和阿帕农接到了家里。

餐桌上。

陈心玥:“盯……”

李输:“……”

千海弥:“^_^”

阿帕农:“……?”

李输一脸黑线看了眼陈心玥。

“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怎么这么警惕?”

“那当然了,现在身份不一样了!都说青梅打不过天降,必须要防着点才行!”

“……”

这就是她说的小心眼吗……

李输倒不觉得她有什么额外的想法,她现在的表现,就像不愿看见自己的好朋友和别人也玩得很开心那样。

意外的占有欲还挺强的。

这让他只能把话题转到阿帕农身上。

“你是怎么来到我们的世界的?”

“这个啊……”阿帕农回了回神,感觉气氛有点微妙,“千海弥姐姐和我解释过了。实际上,我当时正在进行时空狩猎,意外发现了一个新的坐标,那个坐标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考虑到最近频出的紊乱流,我毫不犹豫就带领族人进去,没想到竟然能见到大哥。”

时空狩猎……

紊乱流……

这都什么?

李输忍不住的想吐槽。

要不是有过一定了解,你穿着兽皮说出这段话实在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而且,

怎么就姐姐叫上了?

你一个两米高的大汉,在这里辈分反而最低?

李输凌乱了,说到底没能接受记忆里那个瘦巴巴的小正太一夜之间变成肌肉猛男的事实。

“简单来说,阿帕农所在的世界濒临崩溃,他需要通过这种方式维持根基的存在。”千海弥解释说道,“你可以理解为元宇宙会清除掉无用的数据,而与坐标建立联系,能证明数据自身的价值。”

好像懂了,但又好像完全没懂。

“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在你掌控之中?”

千海弥眨了眨眼,“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反倒你能这么轻易把事件解决,才让我感到惊讶。”

“……”

合着您根本完全没把握是吗,要不是有D-037的经历,阿帕农又刚好成为时空狩猎者,今天就是我躺在那啦?

李输隐隐动了动额头。

这间屋子里,就没有一个正常人类吗?

“关于这件事,让我来解释吧。”

一侧弹出了虚拟界面,格南的脸突然出现在那里。

“小咕咕?”陈心玥尝试喊了一声。

“不用试了,我黑进了虚拟空间系统,”格南面无表情说道,“要说的事情也和这个有关。”

什么时候黑进来的……

“那个叫赵原的人死得太仓促了,我在现场搜集了不少证据,又从相关渠道进行取证,基本可以确认各方势力都想要他死。”

各方势力。

赵原确实死得有点草率,李输不会觉得都是自己的功劳,暗处不知道有多少股力量促成了这个结果。

把一直掩盖的真相这样大张旗鼓张扬出来,会被灭口也是自然吧。

看来现实世界,也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平浪静。

“他背后到底是什么来头?”李输问道,随后又补了一句,“如果可以说的话。”

他没忘记格南说的,有些事情知道了就要承担责任。

“可以说,”格南点点头,“其中一个是现实世界的元宇宙黑客组织,名叫「黯色」。”

李输倒也听说过这个名字,虽然是地下组织,但行事一直都很高调,之前朱伊夜失踪、金峪贵死亡,黯色第一时间出来宣布对此事负责。

虽然没有特意向朱伊夜取证过,但大概率是吹的。

一群疯子。

“还有一个,是元宇宙里的组织,我从很久以前就调查过,只得到一串英文字母。”

“「C.H.A.O.S」,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名字。”

“混乱,或者紊乱?”陈心玥看了眼阿帕农,“会不会和你们那里的紊乱流有关?”

阿帕农和格南都摇了摇头。

“他们隐藏得很深,是否有关联目前很难下结论,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格南面无表情看着所有人说道,“他们在做元宇宙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实验。”

“所以,赵原就是实验品吗。”李输对赵原的死没什么个人情绪,但他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千海弥,“连你都不知道这个组织?”

千海弥摇了摇头。

“即便是我,元宇宙里也有很多地方无法涉足,通过阿帕农的事情我也才意识到,通关过后的虚土遗迹会逐渐崩溃,也许他们的世界正处在已知和未知的边界。”

通关过的遗迹会逐渐崩溃?

李输思考片刻,感觉确实很有可能。

从来没有遗迹重复开启过,那么已经通关的遗迹,对元宇宙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变成了“无用的数据”。

所以阿帕农所在的河谷大地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的是时空狩猎与坐标相连?

真让人不禁感慨。

通关了遗迹,原本以为会迎来美好的结局,实际迎来的却是终结。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李输大哥,”阿帕农真诚说道,“如果不是你当初所做出的努力,击退了巨龙一方,联合了分歧许久的两边势力,河谷氏族不会存续到现在。”

“这说明我们的选择还是很重要的,甚至会影响一方世界的存亡。”陈心玥补充道。

真是的,干嘛突然安慰我……

李输无奈摊了摊手,重新看向格南。

“最后怎么收场的?”

“我想你应该知道屋顶上的战斗,除了你知道的那个人,相同级别的选手到了不少,包括另一个人的师父。”

“……”

李输听出来这句话是在暗示他,除了朱伊夜以外,其他人恐怕也都是世界排名靠前的王者。那个人的师父,显然是指陈川祈的师父张泉让。

这样一起事件,竟然惊动了这么大佬,还是在现实当中。

也不知道哪些是站在朱伊夜这边的,幸好当时没有回去,否则何止是拖后腿啊,简直就是送人头。

“我认识的那个人,她没事吧?”

“据我所知,她得到想要的东西后顺利离开了。”

“???”陈心玥一头雾水,女人的直觉让她嗅到了警觉的味道。

格南没过多解释,淡淡说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毕竟决赛还没打完。”

“等等。”看到对方准备挂断,李输连忙叫住了他。

他看了一眼阿帕农和千海弥。

“他们怎么办?”

格南在虚拟面板里静静凝视了他两秒。

“你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

解决……

决……

看着熄掉的面板,李输转过头,两人同时对他笑了笑。

……

环轨城,三环地区,白橡树城高级小区。

399层,房间里的姜柠震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长出来了……它长出来了!”

一旁的独角兽静静卧在地毯上。

“你还是早点习惯吧,在你们的世界,带着翅膀出去恐怕会被抓去切片的。”

“切片!”

一声惊呼,姜柠全身发抖跪坐下去。

她的身后,两片洁白的天使羽翼慌乱的扑了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