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黑光之从灵笼开始爆杀 > 10:压力来到张陨这边

“撒手!”

“我不!”

“快撒手!”

“我就不!”

走在土泥路上,张陨有些无语,夏豆这小妮子见面就扑了上来,要不是自己反应快,就被她挂身上了,不过这会,自己的手臂却难逃厄运。

“光天化日之下,男男女女,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板着脸,张陨试图挣脱这个特黏他的小妹妹。

“那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抱着你的,你咋不说呢!”

紧紧抱着少年的胳膊,夏豆撇撇嘴,就是不撒手。

“小时候和现在能一样吗?”

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一阵温软,张陨有些心虚,这个被他视作妹妹的小妮子也长大了啊。

“怎么不一样嘛!”

嘟了嘟嘴,夏豆有些不服。

“就是。。。那个。。。”

张了张嘴,张陨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奈一叹:“这哪哪都不一样啊。”

边上,一个躺在院子里的老人正拿着一副羊皮卷津津有味地看着,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便抬起头,打趣道:“哟,张子,又在欺负你妹妹呢?不是爷说你,作为大哥,有点男子气概行不,多让着点,不吃亏,再说了,夏豆小姑娘可招人稀罕了!”

“多谢刘爷爷夸奖!”

挥了挥手,夏豆对着老爷子笑了笑,开心极了。

“我。。。”

瞅了一眼看报的大爷,张陨没有办法,回了一句:“啊,对对对!”

“这孩子,真是。。。”

乐呵呵的摇了摇头,刘爷爷垂首,目光重新落回了报纸上。

白月魁走在前面,步伐平稳优雅,脸色也没有任何波动,其实很多时候,在基地里面,她都是这幅表情。

此时,听见身后传来的打闹声,白月魁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心里却是盘算着什么时候让这两人去戳破那层窗户纸。

走了一截路,被老多人调笑了一番,夏豆也不好意思继续抱着了,只能伸出小手,轻轻勾着张陨的手腕,眉眼带笑。

“诶,夏豆~”

低着头,张陨靠近了一些,在夏豆耳边悄悄问道:“我半夜溜出去这件事儿,现在有哪几个知道?”

“就我,老板和红寇姐。”

一股热风吹在耳边,像是带着魔力,让夏豆的心酥酥痒痒的。

“哦~那还好,不用挨个去解释了。”

“对了,陨哥,你昨晚干嘛去了?”

“你想知道?”

凑到夏豆耳边,张陨一脸坏笑。

“嗯嗯!”

缩了缩脖子,感觉到耳边的热风又浓烈了一些,夏豆脸色慢慢开始变红。

“嘿,我就不告诉你!”

趁夏豆不注意,张陨挣脱了她的手,撒了欢似的向前跑去。

夏豆愣了一下,然后小脸皱起,气呼呼地说道:“哼!臭陨哥,坏死了!”

说完,她就急急忙忙追了上去,一时间,一大一小,一个追一个逃,好不热闹。

白月魁也不着急,就这么慢悠悠地走着,顺便再视察一下基地的建设情况,毕竟再过不久,这就会来一批新人。

张陨的速度很快,片刻的功夫,便甩开了夏豆,冲到了白月魁日常工作的地方,也就是建造在墙体内的那个铁房子。

地面小队出任务的时候,一般都会在这里开一次会,制定一些计划和作战方案,当然,这种会议只有重要的大型任务才会有,一些小任务就完全没必要了。

“哟,红寇姐,又在这看书呢?”

一进门,在那个堆满了书籍的小角落中,张陨就发现了坐在地上看书的高马尾红发女人。

“是啊,长点知识,以后对付噬极兽说不定有用,总比某个半夜玩消失的叛逆少年来的稳当,你说是吧,张大队长。”

目光一直放在书上,红寇头都没抬,语气平静,只是那股阴阳怪气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

“唉,你们都不懂我。”

故作伤心,张陨话锋又一转,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其实,我这次出门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你知道是啥不?”

“有屁就放!”

红寇抬起头,虽然脸色不耐,但其实心里还是很好奇的。

“嘿,想知道啊,我就不告诉你!”

贱贱的笑了一声,张陨梅开二度,内心一阵暗爽。

“好你个臭小子,这一脸贱样,是一点没变啊!”

捏了捏小拳头,红寇气笑了。

“你的阴阳语也不输当年呐~”

张陨不甘示弱,继续怼了上去。

“小屁孩!”

无话可说,红寇破防了。

“臭屁姐!”

张陨格挡反击。

“你怎么没死在外面啊,狗东西!”

“区区噬极兽,那不是随便杀?”

“真臭屁!”

“你打我啊!”

“就等你这句话呢!”

飞速放下手里的书,红寇二话不说,眼冒精光,攥着拳头就冲了上来。

“卧槽,动口不动手啊!你别乱来!”

张陨自然不怕,笑嘻嘻的,轻松避开。

“有本事你别躲!”

“打不中你这怪谁啊!”

“气死我了!”

“诶,打不着,打不着!”

正洋洋得意,忽然,一个超级大比斗从身后袭来,打得他捂着脑袋叫唤一声。

“别玩了。”

带着夏豆,白月魁从门后进来,随手放下唐刀和身上的貂皮大衣,语气平静。

“嘿嘿,这不是没忍住嘛。”

贱贱的气质收敛一番,在白月魁面前,他一般还是比较乖的,而整个基地,能治他的,也就眼前这个白发女人了。

“早晚收拾你!”

瞪了张陨一眼,红寇嘀咕着,却是没有在回去看书,她知道,白月魁领着张陨回来,可能会有话要说,她得听听。

夏豆进门后就窜到了张陨身边,见他头上挨了一个大比斗,有些心疼,忍不住想去摸一摸。

“开会了,开会了,别闹。”

微微躲过,张陨瞥了瞥坐在沙发上的白月魁,示意夏豆别动。

“哦~”

悄悄回应一句,夏豆见气氛开始严肃,便收回了手,只是那双大眼睛时不时就瞅一下旁边的少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白月魁这架势,张陨知道,一番审问果然还是逃不掉,他正经起来,脑子里却在飞速转动,试图想一个完美的借口。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穿着白色小皮甲,白月魁露出一双圆润的手臂,翘着二郎腿,语调漠然。

红寇缩回图书角,幸灾乐祸,要是再来一把瓜子,妥妥一吃瓜群众。

后背微微发麻,压力瞬间来到张陨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