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离筑基山,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噬灵宗,宗门大山的第五层,这里环绕着一个异常强大的阵法,即便是元婴想要攻破这个阵法也需要费一番手脚,元婴之下,想进入其中更是想都不要想。

而此地,正是噬灵宗宗主周守泰的闭关之所。

在这阵法中有一洞府,洞府中有一暗门,这暗门隔绝一切神识,暗门后是通道,通道上,同样有一个绝强阵法,结丹不可破,而在通道尽头才是周守泰真正闭关的密室,甚至,在这条密室之中,还有两条密道分别通往两处不同之地。

可以说,周守泰已将“后手”玩得淋漓尽致。

此刻就在这密室之中,周守泰的本体正盘坐在一蒲团上,并非是分身那般只有凝气修为,这是真正的结丹大圆满的气息,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刻画着一个诡异的血阵,忽然,那血阵亮了,血光将整个密室染红,血光照耀下,更有血液在凝聚,最终竟是凝聚出了一个人影,正是筑基山中的“周炳丁”,也是周守泰的本源神通。

血光很快散去,密室中的两人对视,而后都笑了,笑着笑着,周炳丁忽然张口一吸,那道回归的本源神通便立刻缩小被其吞下,这一刻,周炳丁眼中充满了兴奋,这种兴奋,他已经许多年未曾出现过。

周守泰,噬灵宗宗主,看似高高在上,但没人知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他本与孤小星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少年,他从村口说书人口中了解到了仙人,从此有了向往,在浑浑噩噩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目标。

长生!

他想像书中的仙人那样拥有无尽的寿命,能永远存活下去,凌驾万万人之上,于是他出村寻仙,可到头来仙人没寻到,却是在一处深山中寻到了一具棺椁,但在少年周守泰眼中,这就是仙棺,因为其不但会说话,更有仙家手段。

他想尽办法拜这仙棺为师,但仙棺无论如何都没有收他,说他资质太差,不过虽然没有成功拜师,却也从仙棺那里求得了修行之法,算是入了道。

而后,周守泰只身入世,在尔虞我诈的修真界中混迹了十数年,终于在达到凝气圆满的时候,他再次来到那片深山中求仙棺收他为徒。

可得到的答案却还是他资质太差,不过仙棺虽依然没有收他为徒,却也给了他一些赏赐。

靠着这些赏赐,周守泰成功筑基,只是筑凡基,而后再次出山,这个时候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刚从山中走出来的质朴少年,凭借着多年来学到的心机和手段,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后,他硬是一步步走到了筑基圆满。

而这时,也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

当他再次去到深山,仙棺依然在那里,没什么变化,但周守泰却已经从一个少年变成了老者,依旧求着想拜师。

这一次,仙棺给了他一次机会,若能结丹,便收他为徒。

为了结丹,周守泰再次下山,一般来说,筑凡基者基本上是不可能结丹,可周守泰不甘心,他翻遍了秘典古籍,还真被他找到了办法,虽然这个方法阴邪歹毒,但他能凭借平凡之资走到这一步,手段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结果。

长生!

之后为了这个结丹的方法,他去到了一座城池,在城池中又谋划了五十年,最终又用了十年,他成功结丹了,只不过在他离开城池之时,那城池中已无一人生还。

时隔一甲子,周守泰再次回到那片深山,终于如愿以偿,成功拜仙棺为师,而后更是在仙棺的支撑下,创立了噬灵宗。

但周守泰真正的愿望从来都不是什么拜仙棺为师,他想要的,只有长生,他深知自己终究只是筑凡基,能结丹已是奇迹,想要突破至元婴,基本不可能。结丹寿元,大限也不过千载,对于想长生的周守泰而言,这又算得了什么?

远远不够!

所以他又开始为自己的元婴谋划,他从师尊仙棺那里了解更多修行秘法,也学到了一门神通,同时私底下也在不断考究,更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一块龟甲残片,正是因为得到这片龟甲残片后,他寻到了方法。

这块龟甲残片纂刻了一道古秘法,名为本源神通,可凝聚出一道分身,这不是普通的分身,而是本源分身,甚至可以说这分身就是本体!

周守泰的方法便是以这道本源神通重新筑基,而后再与之融合,最终改天换命。

事实证明,他又成功了,他不再是筑凡基,甚至不是灵基、仙基,而是九域之中那些大势力才会考虑的道胎筑基!

“不枉我为这场造化筹谋了数十载……”周守泰微微一笑,接下来只需要他等待体内那道本源完成筑道胎,再将其炼化融合,那么他的资质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极有可能,一步踏入元婴!

“只是没想到,绊脚石竟然还活着……”周守泰微微皱眉,不过又很快摇头失笑,“已经没有足够的筑基灵液给他筑道胎,他也不可能出得了筑基山,这次总算再也见不到了吧……”

想想这位孤师弟,周守泰还真觉得有些难缠,“罢了,还是防一手……”

接下来,他需要闭关,虽然不知晓这场闭关需要多久,但肯定不会短,想了想,他走出了密室,走出了洞府,走出了噬灵宗……

此刻在筑基山的某一座修行洞府内,一口大锅摆在最中央,锅中烧着一条大鱼,小丫头正满眼欢喜地看着,似准备大快朵颐,而在小丫头旁边,一个丹炉正上下蹦跶,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气的……

而在宗门大山之上,辉煌宫殿之中,棺椁依旧,在棺椁的前方,燃道香青烟袅袅。

“主人,快了快了……”棺椁依然还在低声自语着,似比之前还要激动了几分。

除了这些,噬灵宗内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一切照旧……

筑基山,“黄”柱之中,圆形空洞内。

孤小星将自己的脑袋从岩石壁中拔出来,怔怔看着周守泰消失的地方,他才终于知晓对方为什么从没有担心过怎么出去的问题,又为什么在之前不收走他的储物法器,因为即便是收走那些储物法器,对方也带不走。

他怎么也没想到,周守泰的这道本源神通竟然可以如同传送一般离开筑基山,看着那空空的池子,孤小星陷入了呆滞。

怎么办?

孤小星无言,将目光投向了周守泰消失后留下的一些东西,其中有几张朱红色的符纸,以及一个储物袋,符纸是真火护身符,不过其威能已经耗尽,没什么用了,拿起储物袋,很快就被孤小星炼化。

果然如孤小星所料,对方既然知晓带不走,肯定不会留什么好东西在里面,唯一出奇的也就是那块用来开辟通道的奇石。

孤小星知晓有一种叫做避土神石的奇石,无论什么坚硬的岩石土壁遇见这种奇石都会自行避开,想来这块石头就是这种奇石。

但对孤小星而言却没什么用,他想要的是筑基灵液。

滴答……

安静的圆形空洞中忽然出现了有个滴水的声音。

孤小星一怔,看去时才发现原本空荡荡的池子中已经多出了一滴筑基灵液,抬头,他才想起来那一池子筑基灵液应该就是这一滴一滴日夜积蓄出来的,也就是说……

孤小星看着手中避土神石,心念微微转动,而后施展凌空术飞身上去,随着他的靠近,原本湿哒哒的洞顶石壁竟然缓缓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没有停顿,继续上升,通道也随之继续延伸。

渐渐,孤小星激动了,因为这些岩石壁上带着一股浓浓的筑基灵液异香,也就是说,上面有筑基灵液在往下面渗透!

了解到这些之后,他恨不得一下冲上去找到灵液的源泉,但石壁通道开辟的速度有限,他干着急也没用,只能耐心着不断上升。

随着不断上升,筑基灵液的香味就越发浓郁,孤小星就越发激动,可就在孤小星认为即将到达筑基灵液所在的源头时。

他碰壁了!

这个壁并非是岩石壁,似乎是一种特殊的金属,一块块拼接着连成一片,形成了一道金属壁,总之避土神石对它无用。

筑基灵液便是从那金属拼接的细小裂缝中丝丝缕缕流淌出来。

“这么一点点流,什么时候才能凑够七万滴筑基灵液?”孤小星怒了,既然避土神石无用,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下一刻,一把开山大斧就出现在他手中,卯足了力一斧子抡过去,“铿锵”一声,直接就在那层金属壁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但也仅此而已……

孤小星瞪大了眼睛,不信邪般又连续挥舞了数百斧,每一斧都是全力,才终于是劈出了一个大半个人那么深的通道。

孤小星气喘吁吁,立时就苦起了脸,不禁回想起了曾经在柴院劈柴的日子,但相比于那些黑木,这些黑幽幽的金属除了颜色差不多,坚硬程度却不知要强上了多少倍!

但孤小星别无他法,为了活命,他必须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