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雷掌!”

随着心头轻喝,那缭绕着缕缕雷光的手掌猛地轰击在了对方胸口之上,骤然间,狂暴的雷霆之威爆发,激起空气炸裂之声。

卫庄刚一回神,便感觉一阵恐怖的剧痛袭来,仿佛整个上半身都要被撕裂,胸膛处一片焦黑,血肉溃烂。

只见起一口鲜血猛然喷出,紧接着身体就被直接轰飞了出去,重重砸落地面上掀起气浪滚滚。

遭遇五雷符的凶悍一击,只见鲜红血液自伤口处不断流淌,肋骨断裂,面色十分苍白,显然是受了重伤。

这便是符篆的威力,能量的高度压缩与释放,能够在瞬间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杀伤力。

也幸亏卫庄的身板还算结实,若是普通人正面挨上一下,恐怕直接就没了性命。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先前的横贯八方已经消耗了大量真气,如今又被重创,气息越发虚弱,战力更是大打折扣。

而夜殇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就在对方刚一落地的同时,一阵强烈的寒意席卷开来。

伴着银光闪烁,寒冰覆盖了周围地面,与此同时卫庄脚下也被瞬间冻结。双脚仿佛被禁锢了一般,难以移动分毫。

“不好!”

其心头一惊,连忙运行真气将寒冰震碎,而就在这时一枚巨大的火球却是自上方轰然落下,滚滚火浪笼罩开来。

“双重离火符!”

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炙热高温,卫庄不禁骇然,这是他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就在此存亡关头,一旁的盖聂却是毫不犹豫的将真气注入兵刃之中,随着一声轻喝便是猛地发力将其飞掷而出。

伴着撕裂空气的呼啸之声,正当火球即将轰落之时,缭绕着滚滚气劲的飞剑直射而来。

“轰”的一声巨响,二者猛然碰撞在了一处,强悍的纵横之气瞬间迸发,将熊熊烈焰荡平。火焰不断激荡四溢,逐渐泯灭。

卫庄也因此捡回了一条性命。

可与之相对的,失去了武器的盖聂已然无法再与黑白玄翦抗衡,剑光划过,后背之处被撕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紧接着,玄翦毫不留情的一记重脚踹出,正中其胸口。

遭到接连重击,盖聂直接倒飞了出去,不过在关键时刻却见其手掌猛地一拍地面,便是强行扭转了身体方向。

一个腾空翻转,竟是飞退到了卫庄身旁。

“走!”

话音落下,便见其猛然抓住对方手臂,二话不说直接施展轻功朝着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也顾不得太多,以最快的速度带师弟逃离此处。

见二人逃走,叶觞也未追击。鬼谷一脉还是有些门道的,对方若是一心要走确实很难将其留下……

击退了敌人,黑白玄翦的目光再次放到了魏雍的身上,紧握手中的黑剑,带着冰冷的杀意,一步步向着对方走去。

因为定身符的作用,此时的魏雍依旧无法动弹,看着对方步步逼近心中无比惊恐,身体更是不断颤抖着。

“不,不要,放过我,我是纤纤的父亲啊……”

在死亡面前,他已经崩溃了,前所唯有的巨大的恐惧充斥开来。可无论他怎样求饶,黑白玄翦的眼中都没有丝毫怜悯。

只见抬起手中黑剑,伴随凌厉剑光闪过,鲜红的血液迸射开来。

一剑封喉,干净利落,在无尽的惊恐与怨恨之中,魏雍的身躯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意识也彻底消散。

感受到对方气息断绝,玄翦眼中的杀意也随之敛去。将染血的利剑收回剑鞘,冷冷的道:“你我之间,恩怨皆散。”

话音落下,便见其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从一旁伸来,刚好将其扶住。掌心之中红色微光闪烁跳动,奇异的力量不断修复着他的伤势。

玄翦看向叶觞,淡淡的说了句:“谢谢。”

秉承着人道主义的关怀,叶觞使用双全手的能力为对方疗伤,不过片刻功夫,原本的重伤之躯就恢复了七八分。

黑白玄翦虽然经常看到许多伤病之人被前者冶愈,但只有自己亲身体会,才知道这种力量是多么的奇妙。

见对方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叶觞收回手掌,随后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座残破的房屋上,一柄利刃深深陷入墙壁中。

这正是先前盖聂所投出的飞剑,对方逃走时太过匆忙,就连兵器都没能取回。

只见叶觞抬起右手,五指微微弯曲真气便是涌动开来,顿时间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浮现,钉在墙上的飞剑不住颤动了起来。

紧接着,就从墙壁内猛然拔出,隔空摄入他的手中之中。

随意打量了一眼,就将长剑扔给了身旁的黑白玄翦,开口道:“这虽然不是剑谱之上的名剑,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利器了,先凑合着用吧。”

玄翦一把接过,眸光微微闪烁,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收下了长剑。

他的白剑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摧毁了,自身战力也因此打了折扣,如今再得到一把兵刃也算是一件好事。

叶觞伸展四肢活动了一下:“好,终于结束了,回吧。”

说着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别忘了回去前先换件衣服,否则被媳妇发现了又要闹别扭。还有,阴天记得照常上班哈。”

说完,便是直接离开了此处。

黑白玄翦打量下一眼手中的剑,又看了眼对方的背影,眸中那习惯性的冷漠缓缓散去。

如果说之前愿意为叶觞做事,只是单纯的信守承诺。那么现在,其心中便是真正多出了几分感激。

作为一名杀手,唯有手中的黑白双剑让让他毫无保留的信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直到遇见了纤纤,自己如今的妻子。。

那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了她自己可以放下杀人之剑,舍去守护之剑。

而如今却有人将另一柄剑交到自己手上,或许这便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除了守护纤纤,自己的生命或许还可以有更多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