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极品公子 > 第121章多做实事

孙之恩领着海匪刚离开,南北牧便领着轻甲排将士入了城。

那些驻守城头的将士,本就是被孙之恩强行编入海匪的城里穷苦人家后生,南北牧在城下一番喊话,便让他们主动打开了城门。

“将军,你们是北府兵,还是会稽军?”

驻守将士中有曾经入过会稽军的,盯着南北牧等人身上战甲上下看,不是会稽军战甲,也不像是北府兵的。

“我们所穿战甲,是庐州府武凌军的,至于我们的身份,等下会跟你们说。你们先统计一下人数报上来,我看看能不能先安排你们吃顿饱饭。”

这些人的身份,南北牧早已知道,孙之恩的海匪,不可能把搜刮来的粮饷足额供应给这些人吃。

一听南北牧说能吃上一顿饱饭,这些人很自觉的在各自统领的率领下列成方阵报数。

足足三百多人,足以组建一个营。

“统领带队,在城里四处搜刮吃的,就地埋锅造饭,见到城中百姓,带上一起。”

“将军。”有统领站出来说道:“这样做,以后会不会被官府的人找麻烦?”

“有本侯在,谁敢找麻烦?”

“您,是侯爷?”

“京口东安侯南北牧,便是我。诸位,既然吴兴郡官府从上至下悉数溃逃,那么,吴兴郡城中所有,皆是诸位百姓所有,去,能吃到都给本侯找来。”

三百多人一窝蜂四散而去。

黑塔与李小白率领重甲排与斥候排赶到,南北牧已然着人在城头架起大锅煮吃的。

黑塔看到城墙下堆着不少粮食,并未有何惊讶,蹲那里与南北牧汇报伏击海匪的情况。

李小白却是有些担忧。

“侯爷,这些粮食,皆是海匪逃走之前从城中士族家中搜刮所得吧?”

“不是!”

南北牧回答的很干脆:“本侯在城中不曾见过一个士族,也不曾见过一个官府之人,本侯见的,只有这些从海匪手中夺来的战利品。”

指着仍然在四处搜刮有用之物往城墙下搬运的城中百姓说道:“还有这些俘虏。”

“侯爷……”

“本侯已然有决定,尔等,无需多言,遵令行事。”

“是!”

李小白虽然有些担忧,却也说不出来南北牧到底有没有做错,干脆也懒得去想,派出斥候往城外散,以免被北府兵或者会稽军当成海匪给围在城中。

黑塔蹲在那里用一块棉布搽拭他的开山斧,时不时与南北牧聊上几句。

“侯爷,海匪丢盔弃甲,不少战甲与兵器甚好,要不要全给收集起来?”

“当然要!”

“好。”黑塔起身就走。

“蹲下!”

“侯爷,不是让我率人去收集?”

“吃过饭,好好睡觉,明日卯时,一起出发。”

“哦!”

黑塔继续搽拭自个的开山斧,南北牧四处转悠一圈,收集起来的物资还是有不少的好东西。

“你们中间有木匠没有?”南北牧拉住一个统领问道。

“侯爷!”

那统领一个标致的行礼之后说道:“侯爷,应是有的,我问问。”

南北牧见着他的行礼有些像北府兵军礼。

“你入过北府兵?”

“回侯爷,是的,在北府兵营当过一年多的骑兵。”

“那你认识先锋营南将军吗?”

摇摇头,说道:“不是一个军的, 先锋营在我们北府兵,名气非常大,只是,可惜啊,南将军被敌人围住,寡不敌众,最终战死,唉,先锋营后来一直再也没有重新组建起来。”

“对于南将军,还知道一些其它的什么不?”

仍然是摇头。

“都是道听途说,嘿,北府兵一年多,并没有见过先锋营的将士。”

“那行,去问问看有没有木匠。”

“是!”

走出几步,南北牧又回过去问道:“你叫什么?卢子墨,扬州人。”

“扬州人?”

“扬州被北燕占领之后,随同北府兵南下,后来得知家人全部死于战乱,退伍之后,就来吴兴郡找我姑父,结果姑父早已去了别的地方,我就一直留在这边给大户人家做短工。”

“行,去吧。”

南北牧回到黑塔身边,有心想再问问黑塔,想想他肯定也不会说,找了一块空地坐下,在地上画着北府兵、会稽军与海匪之间的军力部署情况。

所有人吃过饭,除了值守城头的将士在城头上巡逻,其余人皆都就地睡觉休整。

卢子墨领了三个人过来,一个木匠,另外两个懂一些木匠活。

“卢子墨,着你率一什军士将城中那些勉强还能用的马车皆拖来此地。”

“是!”

卢子墨领命离去,南北牧交待三位木匠在原处等着,如有军士拖了马车过来,尽量想办法修缮。

四周都插着火把,三位木匠就着火把的照耀,忙碌了大半夜,终是修缮好十多辆马车。

卯时一到,天色未曾放亮,九十九位侍卫连将士,三百多“海匪”,再加上一百多吴兴郡百姓。

一百多吴兴郡百姓,多是年轻女子。

近六百人列阵于城门口,南北牧站在并不高大的城墙之上。

“诸位,本人,京口东安侯南北牧,北府兵曾经的先锋营南将军是本侯先父。

“如今,吴兴郡已然成为一座废城,诸位已无定居之所。

“愿意的,跟随本侯去京口城外江南村入户,不愿意的,本侯并不强求。”

南北牧指着堆积在城门口的粮食、废旧铁器等物说道:“愿意跟随本侯走的,立马动手装车,往京口进发。”

三百多海匪,一百多吴兴百姓,不愿意跟随南北牧去江南村的,不足百人。

余下的,装了满满十来辆马车的物资,在黑塔重甲营的带领下,北上京口城。

南北牧领了轻甲营,着卢子墨领一百“海匪”跟随,沿着孙之恩昨晚逃跑的路线一路往东捡拾海匪丢弃的战甲与兵器等物。

一路捡拾到頔塘码头,不止捡拾到数车物资,还收了数十匹战马。

“侯爷,这次收获颇丰啊。”李小白骑马与南北牧并行。

“运气好啊,遇上这么一处北府兵与会稽军皆未在意之吴兴郡,孙之恩却是在北府兵与会稽军之间腹地火中取栗,这才有我们这次以少胜多之大胜。”

“要我说,这次之所以能取胜,皆是因为侯爷用兵如有神助。”

“李小白,以后,不能如此吹捧,多做实事。”

南北牧拽紧缰绳调头,通知卢子墨,再往前行十公里,进了山区,便停下埋锅造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