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软饭我吃定了 > 第三十八章、失传的手艺

“天一品居”只是万宝街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店面,规模也远远不及瓷宝斋。

但能够在万宝街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开一家店面,天一品居没想象那么简单,而且它似乎还跟瓷宝斋是竞争关系。

同行是冤家!

都是开古董店的,自然会有竞争,但天一品居不止一次跟瓷宝斋对着干,敌对的感觉十分明显。

原因不得而知!

据说天一品居背后的老板还是一个女人!

苏泰在瓷宝斋吃了亏,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天一品居了。

进了店里,一阵古色古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和瓷宝斋的奢华相比,这里充斥着祥和、宁静的气氛,心情也会跟着平静下来!

店里的工作人员听说苏泰拿来了一只白釉高足杯,立刻奉上好茶,并且将老板也请了过来。

天一品居的老板是一个三十来岁姓谷的女人,她的长相有一种古典的美,乍一看或许不是很惊艳,却越看越有味道,加上她身着藏青色的旗袍,凸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将女人的韵味发挥到了极致。

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沈易的心脏也忍不住狂跳了两下!

苏泰更是眼泛桃花,被封印了十几年的花花公子特性,在这一刻瞬间苏醒了。

可惜他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原本成熟大叔的魅力,此刻变得极为猥琐!

不管怎么说,谷雨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男性杀手,而且老少皆宜!

“听说苏老板有一只白釉高足杯要出手,能否让我掌掌眼?”谷雨的声音轻轻柔柔,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苏泰连连点头,却在拿出锦盒的时候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东西绝对是真品,但之前破损了,现在是修补回来的!”

谷雨闻言,面露一丝惋惜。

她之前就听说苏泰手里有一只白釉高足杯,却在瓷宝斋的时候摔碎了,如果是同一只的话,破损的白釉高足杯的价值将会大打折扣!

虽然感觉遗憾,但谷雨表现出了她的专业,还是将白釉高足杯请了出来。

“这是……”

当谷雨看到白釉高足杯的时候,平静的双眸猛地睁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白釉高足杯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细纹,即便修补好了之后,摸起来十分细腻,几乎感受不到裂纹的存在,但裂纹仿佛已经和白釉高足杯融为了一体,无法消除!

这已经不能说是一只白釉高足杯了,最多只能说曾经是一只白釉高足杯!

看都谷雨的表情,苏泰心中感叹,知道要不上高价格了。

沈易的补瓷手艺确实不错,但之前白釉高足杯碎的实在太厉害,无论怎么补救也于事无补。

可是谷雨接下来的话,彻底让苏泰惊呆了!

“600万,怎么样?”

600万?!

苏泰嘴唇颤抖,以为对方在跟自己开玩笑。

但谷雨的表情认真无比,甚至在摸白釉高足杯的时候,眼中带着一丝痴迷!

“谷老板,我没有听错吧?”

苏泰还是有些不确定,“600万买一只破损的白釉高足杯?!”

“当然!”谷雨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其实按照这白釉高足杯的成色,就算没有破损的,我也最多只能出到300万。虽然这些年白釉高足杯的成交价格是500万左右,但你这只的做工和材质无法跟人家比!”

苏泰更加不解了,“那您……”

“你这只白釉高足杯的价值在于补瓷的手法!”

谷雨脸上带着兴奋,“这种手法已经失传上千年了,即便是在古代,恐怕也没有哪个大家能将碎的如此彻底白釉高足杯补的这么完整!说句实话,光是这补瓷的手艺就价值500万了!!”

说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苏老板,不知道我有没有幸认识一下补瓷的高人?”

苏泰听到这话,内心狂颤,不由转头望向了在门口抽着烟,逗弄流浪狗的沈易。

他对沈易补瓷的手艺十分看好,但从谷雨的口中听到这话,依旧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惊。

难道这谷雨是沈易请来的托?!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沈易要是有请天一品居老板做托的能力,不至于混到给人做上门女婿的份儿。

唯一的解释就是,沈易真人不露相!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么出色吧!

不行,不能让别人看出沈易的价值,他简直就是一只金龟婿啊,绝不能让人把他拐跑了。

苏泰连忙收回了目光,生怕谷雨看出异样,“补瓷的是一位高人,如果下次他再来宁江的话,我一定介绍给谷老板认识!”

谷雨微微有些失望,但能买到这么一只白釉高足杯已经十分心满意足了。

转了账之后,苏泰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带着沈易离开。

就在两人刚走出天一品居,迎面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瓷宝斋的老板冯远。

如今白釉高足杯已经卖掉了,苏泰已经心满意足,并不想找回场子。

最关键的是,他不希望沈易受到一点伤害。

在苏泰眼里,现在的沈易可是国宝级的人物,手指甲劈了都是天大的罪过!

苏泰不想惹事儿,不代表冯远就愿意放过他。

“苏老板,听说你把那白釉高足杯卖给了谷雨那贱丫头?”冯远挡住了苏泰的去路。

苏泰面色铁青,对方的消息太灵通了,钱刚到自己的账户才两分钟,对方就已经知道了。

“你看不上,自然有人愿意买,这你都要过问,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你卖给谁我不管,但你既然是先给我们瓷宝斋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卖给别人?”冯远冷笑道。

明明是对方想要套路自己,自己没上当,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苏泰咬着牙道:“卖都卖了,你想要怎么样?”

“听说你卖了600万?”冯远扬起一条眉毛,“我要的不多,你拿出500万请我们喝茶,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怎么样?!”

这已经不是谈判了,而是**裸的敲诈!

500万啊!

拿去喝茶?

他也不怕喝死!!

苏泰气的浑身发抖,血压噌噌往上飙,恨不得上去咬对方两块肉下来。

呼——

苏泰还没动手,旁边的沈易一个闪身带起一股飓风,身形瞬间到了冯远跟前。

“奶奶的,张口就要500万,小爷灭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