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男主的恶毒后妈 > 第二十三章跳梁小丑

司昀长得很像老司总。

虽然那是个人渣,但那也是个不做人的人渣,尤其是在压服董事会的各位董事上,那人有一套雷霆手段。

以至于所有董事都没想到他会荒诞的死在女人肚皮上。

谁又呢想到呼风唤雨,压得整个董事会都抬不起头的老司总,是个色中饿鬼?

时间过得太久了,久到大家都忘了老司总心狠手辣的一面,只记得他是个死的荒唐的小丑。

就连司昀也顺带着不被看在眼里。

就在这一瞬间,张董长久未曾上涨的心率突然飞到200,几乎要破胸而出。

像,这个眼神太像了。

像极了十五年前那个脸上带血,坐在他家客厅的那个男人。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他就那么坐在客厅里,惊雷透过窗照在他脸上,带着血的笑诡异到恐怖。

“老张,你的儿子真不听话。”他一边擦血,一边慢条斯理把手帕扔到烟灰缸里,一把火烧的一干二净。

“所以我只好用点手段,让他学会闭嘴了。”

地上是在一滩血,血液中央,是他大儿子的舌头,还带着热气。

他吓得当晚就报了警,但第二天,给他报案回执的警察突然就人间蒸发,这件事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包括他的大儿子,也不止一次拦住他,不敢让他继续追究。

这段记忆从老司总死的那一刻起,就沉睡在脑海的最深处。

直到现在。

司昀脸上的笑和十五年前那个面上染血的男人一模一样!

张董忍不住咽下一口口水,压低声音:“你想干什么?”

目光落到他掌心,眼神颤抖。

司昀的手,和那个男人一样,一样的白,一样的惨败,一样的不带温度。

“张董。”司昀伸手在张董肩膀上轻弹一指,“肩膀上落了灰。”

他停下手,手掌离张董的脸很近。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恼羞成怒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他却收回手,转身走回到座位上,从头到尾都没为徐谦说一句话。

这是虚张声势,一定是虚张声势。

张董心有余悸,脸上得意的笑都很勉强。

“一点小事,不劳烦你过来,你还是先处理公司的事。”

“这个自然,只是希望张董对我的人客气点。”司昀接过徐谦递来的咖啡,朝他一摆手。

“客气?”张董脸上冷意狰狞,“你要是能弥补我的损失,我自然对你客气!”

“张董还需要我来弥补损失?”司昀似乎在听笑话。

窗帘缓缓关上,室内陷入黑暗。

“司昀,你搞什么!”

“司昀,你想趁乱逃走?”

“去吧大门关上,别让司昀跑了!”

手机灯亮起一盏,司昀的座位尚且温热。

“不能让他跑了,快找!”张董带头高喊一声,一脚揣在身旁的秘书身上,催他去开灯。

‘咔’一声。

荧幕亮起刺眼白光。

PPT下,司昀一半俊脸陷在黑暗之中,五官深邃的像是藏有秘密。

“张董,我要是你,刚刚就会趁黑趁乱跑路,而不是一直留到现在。”

张董冷言回击:“我跑什么,我又没导致股价大跌,害的各位董事都要破产!”

破产那两个字无疑就是在拱火,顿时就有不少董事议论起来。

这些窸窣的抱怨声自然盖不过司昀的一声咳嗽。

他不作答,只静静看着众人,似乎在看一场闹剧。

四周的吵闹声渐渐都归于平静,一直在暗中挑动情绪的季美琳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阵心慌,从方才司英韶自作主张开始就紧皱的眉头,此刻陷的更深。

她心跳的厉害。

总觉得,不会有好事发生。

司昀示意徐谦。

大屏幕的PPT整齐排版,是一张张清晰的收据,说明了汇款缘由,每一张收据旁都对应了图片,有的是房产,有的是贵金属,甚至还有两个年轻女人和一个漂亮婴儿。

“三年来挪用公款转移资产在海外购买住宅,甚至还一声不响的弄出私生子,更是分别在一个国家养了一个女人,张董,好本事啊。”

“你!”

张董面红耳赤。

房间暗的只足以看到微光下司昀似笑非笑的脸。

这就足以让张董陷入黑暗的脸烧的面红耳赤。

也幸亏房间够暗,不然他看到其他董事脸上嘲讽的表情,只会更无地自容。

“司昀,我就算弄出私生子来了又怎样,我可没闹得人尽皆知,没让公司股价下跌!”

他强词夺理,反将一军:“倒是你,闹得这么大,你以为把我拖下水就没事了吗?”

“是啊,司总。”黑暗中,司英韶扇阴风点鬼火,“张董就算私生活不检点,这也和您私生活不检点,被闹上媒体没有半分关系,这二者之间可不存在因果关系。”

“是没有因果关系。”

明明是在一片黑暗之中,司英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个男人冷冽的眼神似乎能刺穿黑暗,像刀似的把他凌迟。

“司总,怎么说?”他强装镇定。

司昀只是看了一眼,再不理会司英韶。

跳梁小丑而已。

“张董,你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解释挪用公款的事吧,该报的警,该上报税务局的档案,徐谦刚刚已经安排好了!”

“什么!”张董大惊!

仅仅只靠投影仪的一点微弱光芒,他见一个人影对他笑,一口白牙开开合合,大白鲨一般锋利。

他脸上还肿着,有一个五指分明的掌印。

张董心中‘咯噔’一声。

完了,全完了。

报警意味他要坐牢,上报税务局以为他在国内额资产全部会被收缴,国外资产他又小心眼的没转移给情妇,也会被全部冻结,逐步追回,他一无所有了!

颓然摔回座椅,张董背后发凉。

他不甘心,一拳砸在桌上。

“司昀,你也别想好过!”他似是疯了,“我提议现在就举行股东大会,解除司昀的职位!”

就算死,也要把司昀带走!

张董高高举起手。

司英韶还没来得及举手,耳边是司昀饱含笑意的嘲笑。

“张董,我会不会被解职,可轮不到你说话。”

原本一言不发的董事们突然有将近五分之三的人站起身,默默走到司昀的背后。

大屏幕上换成了直播间。

弹幕上的骂声是看一眼都会得病的肮脏。

这次,骂的人是秦璐璐和文若若。

“各位,看看股价吧。”

手机上,原本跌破两位数的顾家突然以飞速不断上涨。

怎么回事?

张董额头上冷汗直冒。

冷光灯突然亮起,他头上秃的反光。

股票指数停在145.36上,红字,还在不断上涨。

司昀的硬底皮鞋在地毯上都走出了触地可见的清脆声响。

‘咚‘咚’‘咚’。

由远及近。

张董抬起头,烟斗随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塞进他嘴里。

然后,退到一旁。

“徐谦!”

一直低着头,面带谦逊笑意的首席特助缓缓走到他面前,甚至还对他鞠了一躬,双手捧着取下他嘴里的烟斗。

司昀的手插进头发里,额前耷拉下几缕碎发,散碎的像是野兽。

“可以打了。”

四字一落,办公室里不断回响清脆的一声。

‘啪’!